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二老爷(小小说三题)

时间:2016-05-28   作者:谜石 录入:谜石  浏览量:854 下载 入选文集

二老爷

二老爷是卜大集的“爷”,阎王爷老大他老二,人称二老爷。实际上二老爷是乞丐,但二老爷的乞讨与别的乞丐不同,二老爷乞讨是硬讨,逢人必讨,讨资固定,像征税员征税一样,多了不要,少了不行。但二老爷乞讨比征税员征税要容易多,卜大集有几个“钉子户”,征税员都不能奈何,但二老爷一到,便攻无不克。二老爷乞讨日久形成了规矩,凡卜大集谁家有红白喜事,都要给他下“乞贴”。

二老爷乞讨不靠打不靠骂也不靠凶,主要靠缠,靠那股门神又夹杂瘟神般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形貌和死猪不怕开水烫、啃不动咬不烂的牛板筋的赖。二老爷头大如斗,两眼珠外突,白里透着血丝,身不过四尺,大肚皮,罗盘腿,一副死猪皮脸,如同一个蛤蟆精。二老爷光棍一条,住在卜大集西街口那座近百年的大钟上。那大钟钟柱高十八米,基围十三米,钟柱并无阶梯,只是历经腐蚀,有些凸凹不平。二老爷就利用凸凹攀爬,钟柱由砖石堆砌,如鱼鳞浮雕、巨柱擎天、沟通神灵,整个卜大集就在脚下;钟刹赤如珠,玉宇琼楼,有栏杆、飞檐、瓦楞和垂滴,像一顶方型的帽子扣在钟柱上。二老爷在钟体背后的凹陷处缝补修整,俨然就了一居住的“世外桃源”了。二老爷每天像壁虎一样在这大钟上爬上爬下,练就了一身攀爬的好本领。二老爷住在大钟上更增添了人们对他的一份神秘和惧怕。这大钟据说是当地富豪刘鬼头家族出钱建的,是卜大集标志性建筑。据说有一年发大水,卜大集一片汪洋,大部分人都已经转移了,少部分来不及转移的人爬上大钟,获救了八十几人,从哪次大水之后,除二老爷外再没有看到有过人上过大钟。

二老爷在乞讨中曾也发生过不服软的,那就是卜大集打铁匠刘海。刘海外号刘大锤,长得凶神恶煞,胡子像钢针,有三个儿子,个个彪肥体壮,力大无穷,这刘海依仗自己“兵强马壮”,在卜大集黑白通吃,没人敢招惹。这天,二老爷和往常一样沿西街向东游弋,来到肉铺王掌柜的当口,王掌柜一脸堆笑:二老爷早呀,要前腿肉还是后退肉?二老爷面无表情,丝毫不觉,用手指弹掐腿肉,觉得肉质满意,就顺手操起扔到王掌柜面前,从喉咙地低出:喽——。王掌柜表示理解,手起刀落,一块腿骨肉被斩为两节。二老爷又奔豆腐铺马掌柜而去……还不到晌午,二老爷背的大口袋已经鼓鼓囊囊。二老爷正准备打道回府,看见刘海铺子围了很多人,便凑了过来。只见刘海正在和税务人员对峙,税务人员打着手势在刘海说着什么,而刘海只顾打铁,根本不理睬,打铁声一声高过一声,把两位税官的声音淹没。刘海赤裸的上身暴着青筋和肌肉,细汗渗出,油亮亮的,刘海不时用腰间搭布擦汗。税官乘机凑近刚要说话,刘海又抡起大锤,“当”地一声,火星子四溅,吓得税官连连后退。僵持约半小时,税官见毫无进展,便悻悻而走。围观的人群见没了看头,也都离去。二老爷个子低,刚才夹在人群里,围观的人群离去,二老爷像一尾浅搁的鱼暴露在刘海前。刘海抬起头正好和二老爷来个对眼,只见二老爷向前跨步到台阶,放下布袋子。平时刘海也懒得招惹二老爷,因二老爷讨要的很少,卖吃的给吃的,卖用品给现金,大铺一块,小铺五角,犯不上计较,可是今天刚赶走了税务人员,胜利的气焰还在熊熊燃烧。刘海看见二老爷并没有停,继续抡着锤子,炉火象饿狼的舌头,贪婪地舔着一把把铮红的铁什,火星子在二老爷里瞳孔里跳动着。二老爷见刘海不理睬,便走到风箱侧部,堵住刘海加碳的通口,火慢慢小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息……

“这个你要吗?!”刘海终于忍不住了,倏地一下拔出一条烧得红得耀眼的砍刀,横在二老爷面前。二老爷并不答话,也倏地拔出一条烧得通红的砍刀。刘海以为二老爷要决斗,倒退几步拿住架势。谁知二老爷却把刀贴在自己的胳膊上,“赤”地一声,顿时一股黑烟,人肉焦味叱鼻。

“啊——”刘海吓得呆若木鸡,砍刀掉在地上。从那以后,卜大集再没有人敢向二老爷挑战。

刘海自从败阵二老爷之后,对二老爷一直耿耿于怀。刘海有一次看到二老爷的背影顿发奇想,决定跟踪一下二老爷,刘海一直尾随二老爷到大钟下,看到二老爷捋一捋袖子,躬身抬脚像一只壁虎一样攀附在钟壁上,不一会就爬上大钟。刘海到钟下模仿二老爷的样子向上爬,可怎么也爬上去。刘海不甘心,折回铁铺,取出虎勾爪,这虎勾爪是刘海为唐泥匠打造的。刘海利用虎勾爪慢慢向上攀爬,爬到顶上,只见有一拱门,破帘子遮着,刘海轻轻挑起帘子往里一看,不禁惊呆了:整个地方被圈成一个半密封的房间,足有十多平方米,最靠里地上铺着破垫子,破垫上跪坐着大小三个孩子,二老爷侧背坐在地上,手里端着一个“毛八大碗”,正在喂三个孩子,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这三个孩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吃相狼吞虎咽。在这样一个隔离地面的一个静谧、低矮、四壁如洗的小屋,这样一个远离尘世的喧嚣的地方,这里确实是一个令人扪心自问,掏心掏肺的地方。二老爷的背影仿佛一尊佛祖透着神圣的庄重,一股热浪涌上刘海的心头。

“二老爷——”刘海颤巍巍低喊。

 二老爷转过身,一见是刘海,也有些吃惊,眼睛瞪得溜圆。

“这些孩子….”刘海疑惑地指着三个孩子问。

“捡的,都是捡的”二老爷淡淡地回答。

“呀!这个孩子——”刘海好象发现了什么,走近蹲下身说。

“一个是哑巴,一个是脑瘫,一个是瘸子,好孩子谁会扔呢?可他们也是几条命呀!”二老爷说。

“二老爷——”刘海哽咽了,“我,我不该那样对你……”

 二老爷和刘海后来拜了把兄弟,刘海被称为“三老爷”。

再后来,二老爷去世了,刘海家也多了三个孩子。


三老爷

刘海,人称三老爷,和二老爷拜过把子,在卜大集东街头开铁铺,刘海的铁铺可是老字号,打出来的家什厚实耐用,刀锋斧利,锤子、榔头质密硬实。刘海早年和二老爷一样做乞丐,因刘海长得的铁塔一样,浑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乞讨没有优势,没病没灾的,总受人嘲弄,特别是孩童,最喜欢拿刘海戏耍,见刘海来了,就对刘海汪——汪叫,撩恶狗咬刘海,刘海就用讨饭棍乱打一通,孩子们见狗败下阵来,就拾坷垃砸刘海,刘海经常一副狼狈的样子败逃。

 刘海感觉丐帮不好混,就依仗一把力气,在卜大集东街头才开了家铁铺。刘海还有三个儿子,个个也是身强体壮。刘海开了铁铺,日子真的就一点点好起来,刘海感觉每天轮着铁锤,砸得火星四溅的感觉很有派头,比做要饭神气多了。

一次,卜大集的首富刘鬼头得了一个怪病,右大腿肿得像腰那么粗,疼得刘鬼头哭爹喊娘,家人把方圆几十里的医生找遍了,也没诊断出个结果,家里人乱作一团,正在火烧眉毛时,街头来了一个道士,说能治刘鬼头的病,家人一听,好像遇到了活菩萨,急忙请到家里。那道士,一见刘鬼头的大腿,掐着指念念有词,然后,要来一张纸,在纸上画了个癞蛤蟆。家人不解其意,便问,道士微然一笑说:施主是癞蛤蟆精变的,被小人下了手脚,才得此怪病。家人不信。道士便叫人到弦河大桥下查看,家人便跑到弦河大桥找,果真看到一个石洞里有一个拳头大的癞蛤蟆,癞蛤蟆腿上插了一个竹签,肿得老高。这弦河大桥也是刘鬼头出钱建的。家人看到这般情形,自然深信不疑,一路小跑回来报告。家人连连对道士作揖,询问治方。那道士说要打造一个蛤蟆塔,罩住那个癞蛤蟆,不让它走掉,又要保护它。自然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刘海身上,刘海按照道士的描述做了一个蛤蟆塔,等做好了,道士一见很满意,就到大桥下,命人拔掉癞蛤蟆腿上的竹签,然后,用癞蛤蟆塔罩住癞蛤蟆,不出几天刘鬼头的腿病竟然神奇地好了。

自从刘海给刘鬼头打造了蛤蟆塔,一时间名声大噪,生意也是愈加红火了。 可好光景没有维持多久,自卫反击战那年,刘海因家里男丁多,大儿子就响应号召上了越南前线,可不久传来消息,大儿子在战场上牺牲了。

刘海的二儿子知道哥哥牺牲了,非要去为哥哥报仇,也报名去了前线,最后也没有回来。

刘海的三儿子作为烈士家属被安排在县棉纺厂上班,没了帮手,刘海的铁铺冷清下来,刘海一下子去了像没了魂似的,打铁打的家什总是半生不熟的,欠火候,刀口钝,柄易折,刘海的生意日渐衰落,铁铺门可罗雀,天冷没生意时刘海经常把炉火偃的很小,刘海坐在炉火旁打盹取暖,这生意一冷清,加上经常思念儿子,容易走神,一次在给一个木匠打家什时,一不小心砸断了左手三根指头。

刘海的铁铺没法开了,刘海还要抚养收留三老爷的三个孩子,没办法刘海又开始想着讨饭,刘海准备好了讨饭家什,来到二老爷坟前,流着泪默默地说:二老爷呀,我还是要饭的命呀!

 之后,人们经常看到刘海带着三个孩子在卜大集方圆百里流浪乞讨,自从刘海重新拿起讨饭棍,人们见了刘海,都改叫刘海三老爷,孩童们也不再戏耍他。

  

 黄先

 能在卜大集支摊行医的,黄先是河西少有的几个,在豫南,人们称乡村医生为先。黄先能在卜大集支摊行医,让附近的同行煞是羡慕。因弦河自西北向东南将大别山西北这块洼地分为两块,弦河亦为两县的界线,人们习惯称东南边的为河东,西北边的为河西,这河西的先到河东的地界去支摊是不多见的,不用工商税务找茬,光是卜大集街上的地痞无赖、流民乞者就够你受的,如果医坏了人,那更是了得,赔上老本也脱不了干系。所以,河西的先敢到卜大集行医的,寥寥无几,黄先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多年来黄先在卜大集行医不但没有人滋扰,就连口角也很少发生过,就连卜大集当地的先也瞠乎其后。黄先自然也成了卜大集的响当当的一面招牌。

黄先的医技也确实了得,黄先行医最擅长医毒疮,无论是痤疮、黄水疮、疥疮还是要命的天花,经黄先医治,药到病除。但光是医术高,能在卜大集站住脚,是不行的,那些惹是生非的主可不管你有多好医术,他们只认银子。而且在乡村看病,有个习俗,每个先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同行一般不得越界,我不到你的地头看病,你也不得到我的地头,有一次,黄先的女儿得一一个怪疮,女婿来请黄先去看病,因女儿嫁的比较远,不属于黄先的地头,黄先也不能看着女儿病痛不管,只得半夜偷偷摸摸去医治。黄先能像常青树一样,在卜大集街头支摊行医几十年,一直是行内的一个迷。

据说黄先医毒疮有个绝门方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可惜,这个绝活没有传下来,只因黄先的儿子不愿学医,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传男不传女,黄先有个侄子也做医生,人们叫他小黄先,本来黄先准备将绝活传给小黄先的,可是黄先发现小黄先太书生气,怕传授给他医术,反倒害了他,小黄先卫校毕业做了乡村医生,治病的法子都是按照医书上来的,按照他的话说,就是科学,有点自命不凡,他不太相信黄先那一套医术,最要命的是,他行医不讲当地习俗,不管是谁的地头,只要病人找他,他风雨无阻。黄先多次劝他不听,反倒说黄先这样做没有遵循医德,黄先气得自然不会将绝活传给小黄先。黄先担心好像也有些道理,终于有一天悲剧发生了,一次小黄先,给远村的一个孩子看病,刚给孩子打完针,没半个钟孩子就开始抽搐,送往县医院途中死掉了。后来法医死检是用药过量,小黄先说,冤枉呀!说我用的量正常呀。原来,小黄先踩了当地阎先的地盘,阎先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故意在方子里漏写了药剂,导致小黄先重复打了药。反正人是死在小黄先手里,小黄先跳到黄河也说不清。小黄先被患儿家属抄了家,赔得血本无归,小黄先也因此坐了几年牢。

黄先继续在卜大集支摊行医,一直到老死。他死的时候,卜大集的首富刘鬼头的儿子居然来送棺,还送了厚礼。在葬礼上,刘鬼头的儿子对着黄先的坟磕头。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当年刘鬼头的腿病是黄先治好的,黄先之所以在卜大集一直风平浪尽的行医,原来是刘鬼头这棵大树撑着呢。

原来,当年刘鬼头得了腿病,请遍了各方医生都不奏效,才慕名差人来请黄先,黄先不敢越界去行医,怕同行背后诟病和记恨,况且是这么大一个名人,刘鬼头为了保护黄先,才请了个道士,那道士原来是刘鬼头请的道具!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