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小黄先

时间:2016-06-12   作者:谜石 录入:谜石  浏览量:779 下载

小黄先是河西神医黄先的侄子。黄先因当年给卜大集的首富刘鬼头治好了腿病,让黄先名气如日中天。因此,小黄先被人们冠以“小黄先”亦是沾了黄先的光。

小黄先卫校毕业做了乡村医生,治病的法子都是按照医书上学来的,按照他的话说,就是科学,有点自命不凡。小黄先在行内医术一般,人却敦厚,一副苦瓜脸,很尿急样子,不过小黄先看病,童叟无欺;而且,小黄先没架子,不管病人什么时候叫他,他都雷打不动,风雨无阻。

小黄先这样勤勤恳恳地奔波,并没有像其他先那样发达了,他依旧常年骑个破自行车,哗啦哗啦地穿梭在乡间的角角落落。因为,小黄先治的病人要么就是吃别的先漏的食,半夜三更的,很多先后不愿出诊,没办法才找他;要么就是家庭很困难的,觉得小黄先收费便宜,实在困难,药费还可以欠着。就是这样,小黄先还是招来不少病人的抱怨,又一次,有个寡妇小孩病了到小黄先那里看病,正好又赶上农忙,看了两三天,也没见好转。这寡妇一气就把孩子抱到阎先那里去了,结果,打两针就好了。平时,小黄先总踩阎先的地盘,这回阎先可出了口恶气,煽风点火说:小黄先想多赚你的钱,没下真药。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小黄先的生意冷清不少。

尽管这样,小黄先依然我行我素地像一头拉不动车老黄牛一样给人们看病。时间久了,就被人有了一个庸医印象,人们经常惋惜地说,黄先这么个神医,侄子怎么这么熊呀!这黄先也真是的,宁愿把绝活带到棺材去都愿意传授给他侄子,世事难料呀!其实不是黄先不愿意传授小黄先,黄先的儿子不愿学医,这绝技失传了多可惜呀,主要是黄先见小黄先书生气太重,怕传给他反倒害了他。最要命的是,他行医不讲当地习俗,不管是谁的地头,只要病人找他,他都风雨无阻。黄先多次劝他不听,反倒说黄先这样做没有遵循医德,黄先气得心口都痛。黄先担心果真应验了,一次,小黄先给远村的一个孩子看病,刚给那孩子打完针,没半个钟孩子就开始抽搐,送往县医院途中死掉了。后来法医死检是用药过量,小黄先说,冤枉呀!我用的量正常呀。原来,小黄先踩了当地阎先的地盘,阎先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早对小黄先耿耿于怀,故意在方子里漏写了药剂,导致小黄先重复打了药。反正人是死在小黄先手里,小黄先跳到黄河也说不清。小黄先被患儿家属抄了家,赔得血本无归,小黄先也因此坐了几年牢。

小先坐牢回来,想继续行医,可是谁不愿请他,连他的他妹妹的孩子病了,他去帮看病,他妹妹都一副担心的样子,小黄先一见这阵势,心里合计着这医生是没法做了,但自己一直行医,庄稼活也不会干,总不能喝西北风吧,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一索性,砸了药箱,去县城学兽医,回来给专门给牲口看病。

自从小黄先当了兽医,莫说,一直顺风顺水的,那真是男怕入错行,选对了行,站在风口,老母猪都能飞起来。自从小黄先给牲口看病,不用提心吊胆了,牲口不像人那么娇贵;再加上,兽医也是冷门,也没有什么地盘之说。小黄先还发现给牲口看病,牲口眼神里流露的只有感激,没有怨气,尤其是狗,最有灵性,好像知道自己有病,该打针的时候,静静趴在那里,打完针后,摇尾巴送他老远。不像人,脸翻的比翻书还快。治得好,唯唯诺诺,有一点闪失,就吹胡子瞪眼,甚至拳脚相加。

小黄先,就这么一直快乐地穿行家禽牲口之间,在给牲口看病的时候,有时他会自言自语地说:我一辈子还是与你们这些牲口有缘!但小黄先怎么也没想到没多久自己又重新做回了医生。

有一次,小黄先从县城采药回来,远远看到他姨妈拉着一个架子车,走进一看,老表躺架子车上,脸色蜡黄,肚子鼓囊囊的,一问才知,老表得了黄疸肝炎,现在是晚期,县城医院不愿收留了,要回去料理后事,姨妈说着就哭起来。小黄先平时和姨妈感情很深,也在一旁伤心落泪,哭着哭着,猛然,小黄先一拍大腿,对姨妈说:你慢慢往回家赶,等下拐个弯,到我家,回去配个药给你,说不定能治好老表的病!说着,急匆匆地蹬着自行车往家飞奔,刚上车,还一个劲地冲姨妈嚷嚷:一定来呀!一定来呀!

姨妈自然不相信,小黄先能有什么灵丹妙药,因回去正好要路过小黄先的家,再说也累了,顺便歇个脚。姨妈到了小黄先的家,小黄先已经配好了几张膏药,小黄先将膏药贴在老表的肚脐上。姨妈临走的时候,小黄先嘱咐:要是有效果,就来通知他下,我再配点药。

姨妈疑惑地拉着老表走了。可是没几天,姨妈兴冲冲地跑来说:侄儿呀!你老表病快好了,肚子消肿了,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小黄先治好了县医院都治不好的病,这新闻像一颗炸雷一样,传开了,事件很快被县报纸报道,又被市,省几家报纸转载,小黄先一下子火了!

记者采访他:这技术是这么研发的?

小黄先流着泪说:是他的亲叔叔黄先传授给他的。原来,小黄先坐牢那几年,黄先病倒了,在病危的时候,嘱咐家人等小黄先出来了,就把他整理的医学资料交给小黄先。黄先还说:这孩子人品好,就是太书生气,不过有这次教训,应该会好些。

记者还问:你这么好的医技,为什么埋没这么长时间,没被发现?

小黄先收起眼泪叹口气说:唉,现在很多孩子生病了,家长着急可以理解,但是药三分毒呀!特别是在落后的农村,医生乱用抗生素现象非常严重,作为一名医生,看着都心痛。很多人缺乏医学常识,以为好的快,就医术高…..最后,小黄先还幽默地说没办法他才只给牲口看病。

记者听着小黄先的回答,竟然动容地流出了眼泪。

从此,小黄先重新拾起以前的药箱子,继续给人看病,同时也给牲口看病。这在当地,成了一个神话。

上一篇:十世情殇 下一篇:孟连长(十二)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言为心声 对 立冬 的评论
犹恨岁月太匆匆, 转眼不觉又..
冗讯 对 清风 的评论
欲乘清风访明月, 却把歌舞醉..
言为心声 对 打工谣 的评论
打工苦,打工难, 打工之人餐..
致远 对 随笔 的评论
之前对孩子过于严格了,现在上..
言为心声 对 意醉 的评论
经年笔墨未成诗, 我为寻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