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三月缘曲未了

时间:2017-04-15   作者:叶伟 录入:辟谷士  浏览量:1255 下载

    三月初始,绚丽多姿的春魂,让人心怀美丽,而三月的春风也会彻骨寒冷。萧伯纳曾说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踌躇满志。我很遗憾,我和后一种从来无缘。而前一种,伴随着划过寂静的夜空的三月风雨,便是那春风春雨愁煞人,我的人生在三月里被定格在万念俱灰的悲剧中,一度不能挣脱。

    刚考上大学那一年,老父亲被宣告胆囊癌晚期,为了确诊,我们跑了几家医院,最后给我们的答案都一样。我们带着父亲回去,直到现在,老父亲身子骨依然硬朗……没想到,18年后,我遭遇同样的事情。

    今年进入3月,我右上腹、心窝时常疼痛,半夜会辐射到右肩下背部,阵痛难忍。一直忍到一发病就会呕吐我才去做了检查。3月的最后几天,我被通知去取报告单,医生见到我,第一句便冷冰冰地问我的家属怎么没跟着来。我说我自己来就行。医生说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是有关于你的病情,应该让你的家属知情。我坚持说我自己可以的,是什么情况直接告诉我就行。于是医生拿出那份报告单,说可以进行手术的。我历来觉得医院的报告单并不易懂,加上这次感觉有些不妙,就让医生详细给我解释。后来医生说些什么,我没全听进去,只记得什么胆囊癌Ⅰ期癌组织就是原位癌,只是在粘膜内,Ⅱ期是已侵及肌层,Ⅲ期侵及胆囊壁全层,Ⅳ期是已经周围淋巴转移……我的就是Ⅳ期。说实话,我没法假装淡定。我是如何走出那道门走出那家医院,如何开的车,穿行于哪些街道,如何走到女儿的学校门口,完全没有了记忆。

     ……

“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

    “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真的很感谢塞内加的这个名句,通俗、深刻。我很早以前就读懂。所以对于死亡(或许我这里用这词儿的口吻过于重了,但从接到报告单那刻开始,我就觉它离我并不远),我应该属于早有准备的群体,不是说自己体弱多病也不是说已经活到差不多的岁数,生与死只不过是人生起始的两个端点。我们来了,必然就会走。很多未发生的事情,如果注定要来,那它很早就一直在路上了,慢慢地一点一点的靠近你,只是很多情况下,你一直都没做好准备,所以一旦来了你才会不知所措,会去怨天不公命运不眷顾。死亡也正是如此,从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它便开始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每天都在向我们靠近。所以,当我从医生手里接过报告单时,我没太多恐惧。我只想着女儿还那么小,我走了她怎么办……我病倒了,能好就尽快,不能好也希望事情能够干净利落。我还不放心把宝贝女儿交给任何人,更难以面对手术之后病床上会奄奄一息的自己……

    那天从医院回到家里,我努力理清自己的思路,复诊是必须的,但万一结果一样,那我从此就开始奔波在治疗的路上。于是我放弃近期复诊的计划,抱着很晚才做完作业的女儿,问她最近最想做什么,她说给我补过生日,让我告诉她哪家蛋糕店的蛋糕最好吃。我说我们先出去旅游,回来再补过生日怎么样。孩子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议。

    做过计划之后,我便预订了机票,接着跟往常一样,每天上下班,末了忙别的事情。如果要我对自己作出评价,那就是朋友常说的“善良却又硬心肠的女人”。我抹不去与生俱来的善良,但面对自己生活中出现的很多意外,我都怀着“硬心肠”挺过。就像我前面所说的,注定要来的,很早就已经在路上,我做再大的努力,怀再多的悲伤流再多的眼泪是无济于事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了那些没用的而错过我最应该做点别的有意义的事情的良机呢。

    那份报告单,从医院走出,就被我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没有再看,看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只初步做了计划,利用五一假期到省城一趟,做进一步检查,确切地说应该是确诊。

                                        “我好久没有喝香槟了”

    我不知道是我面对事情的心态较好还是因为想好做别的事情注意力被转移,跟女儿出门前后,我心窝、后背疼痛的情况逐渐减少。在外面那几天,也只是偶尔隐痛。那天在扬州跟朋友吃着晚饭,突然想起俄国短篇小说巨匠契诃夫临终留在世上的那最后一句话“我好久没有喝香槟了”,我虽然还没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我的医生也绝不会为我准备香槟,但我还是被感染了。于是我自己点了两瓶青岛啤酒一个人喝,朋友看我有兴致,就提议吃完饭去唱歌。我们到了一家朋友持着贵宾卡的KTV,我在那唱了几首歌就听朋友和女儿唱,接着又喝了几瓶啤酒。不是我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只是想着任何事情,是祸是福,总得有让人喘气的空隙。如果说明日就是我生命终结的末日,让我今日选择做些事情,我依然会去选择做能取悦自己又不让旁人很郁闷的事情。而喝酒这样的事,并不排除。

    跟女儿的这次旅程,我没想过是最后一次。我一路想着,这是我这次生命中很正常的旅行,跟我最亲的人。这个旅行,放在何时都不晚,只是如果我真的走了,那最让人悲痛的是有过这一段,因为它成为了我带不走的回忆。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徘徊在这样的阶段,都会难以掩饰、控制自己的一些负面情绪,我也不例外。夜深人静时我内心也会怀着丝丝的悲愤,为何有些事情来的如此早。但天一亮,所有不好的会通通被我努力赶走。跟孩子旅游回来之后,我每天把跟孩子的交流安排的满满的。在别人看来,或者说让几个月前的自己来看,都是些无用的事情,但对于那几日的我,是何等重要,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因为那都是我需要花很长时间来慢慢授于孩子的,此时此刻却可能只能利用或许几年或许几个月也或许几天时间来交代……我常常讲到一半就会开始语无伦次,懂得体察人心的女儿便会打断我,问我是不是有事瞒着她,为什么我总说很奇怪的话。

 

沉浸在祭奉自己的内心

     我从未感到孤独,但在“在美好的景色、悦耳的声音和扑鼻的芳香给我带来的愉快当中,我不会紧锁住自己感官的大门(《泰戈尔评传》)”。

    那几日,我打开记忆的大门,放飞自己的感官,追寻着我人生中曾停留过但不太久的过往美好景色、悦耳的声音及扑鼻的芳香。我悄悄走上祭奉自己内心的小巷。

    我回忆能回忆的人和事,回忆自己一路走来的痕迹。果真那么短,那我自己应该知足了,这辈子没浑浑噩噩走过,从作为一个女儿也好,一个事业上奋斗的女人也好,或者一个孩子的母亲,我都还不算那么差劲。我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树立了一位母亲自重自爱自立的良好形象,也给孩子树立了面对生活始终坚强、积极、乐观的榜样。最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我走前没拉下一个仇人,否则我可能还得花些时间去做和解的事方才安心。

    我想到了已暮景残光的父母,他们会因为我而痛苦不会亚于我的宝贝女儿,我愧疚自己做的太少。我想到我的兄长,我的姐姐,以及身边了解我的好朋友,他们会为我惋惜我的人生,但一切已经注定。而我,临走给他们带来及走后扔下的麻烦最多。

    我徘徊在成人感情的矛盾边缘,我想在我的“余生”走入末端的时刻狠狠地去爱一次,就冲着某个很普通但每次看到都可能会让我怦然心动的名字。但冷静下来,我意识到这是不负责任的,我不想这世上多一个会为我痛苦的人……随后我便告诫自己,一切感情上的美好就只属于那些健康的躯体。

    我罗列了很多我该去感谢的人,也想了很多曾让我不安心的事。我该安排些时间去见见那些跟我毫无血缘关系却从不图回馈给过我无私帮助的人,跟他们说:突然很想念,就来了。一些曾让我不安心的事也一一从我脑瓜里头蹦出来,其中直到现在都让我每天忐忑也很感激的事,是我家附近那家生意很火的酒店,我在他们地下停车场蹭停车位蹭了足足一年,每次走过那个大门我都会把车窗摇上,心惊胆战地钻进地下停车场。今天为止我都没听到“喂!停下!你不能在下面停车了!”……我很感激,我的尊严一次都没受到攻击。

    我觉得所有谎言甚至过错都是美好的善意的无意的。在扬州那家“丝界”专卖店试围巾老板娘听到我女儿呼唤我,睁大眼睛问我“你小孩都这么大了?”时,我愉快地接纳她的神色。换作过往,我会认为她只不过是想贿赂我钱袋里的人民币。景区被一个误把我背影当自己女朋友的男人搭肩,我轻轻把他的手给移开,微笑回应,其尴尬之情难以言表。换作以往,我会横眉瞪眼。街上开着车,一个酒后逆向驾驶摩托车的屌丝不斜不歪把自己贴到我的车头,我下车问他伤到哪里,没有第一时间拨打122……一切,原来都可以在不敌对的氛围中发生然后解决。

    我想起这阵子总有很多想表达的,更加偏爱写文章的荒谬胜过不写的荒谬。该说的不该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通通文字里表达,我为自己的“英明”叫绝,我把日后再也没机会表达的情感通通说了,同时也惊叹自己的“预感”那么妙那么准……只是,曾经怀有的遥远的梦想从此会随我一去不回,那是一间简单的木屋,我在里面消遣着余生,通过文字,身边是那个人,日子寂静心情优美人生很浪漫世界很美好。

    我想到了来世,那只不过是人心所愿,我从不信它。所以此生,一直都在努力以合理的方式对待身边人和事,一切过错被认为能在所谓的轮回所谓的来世得到弥补是无稽之谈。而对待此生的一切伤害及我生命中走过给我扔下人生包袱的人和事,我原谅了。我到最后还是选择辛波斯卡那句“我了解爱无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谅爱无法原谅的事物。”

……

笑纳狂暴又平静的人生

      “人生如同故事,重要的并不在有多长,而是在有多好。”也许我该用塞涅卡的这句话来给我这篇文章收尾。我不太喜欢冗长且没有味道的故事,所以我也一直拒绝给自己一个乏味的人生。如果不用回忆,那我宁愿没心没肺生活着,但生活却不允许,就像我不愿意在三月里祭奉自己的内心,却还是掠过了。4月的一天,就在我筹划着确诊的事情时,我再次“被传”到那家医院。医生说:你手里的报告单,病情不是你的,是别人的,敬请原谅我们医务人员的失误……被称为副院长的人、主治医师和两名医务人员并排站着,向我深深鞠躬致歉。

    那是一个错误…时常会发生的几乎没有温度的冰冷的错误。而历经这个错误之后也让我明白,对一个人来讲,虽生犹死才是人生最大的错误。

    如果说我们的生命是三月的天气,那就像爱默森所说的“可以在一小时内又狂暴又平静。”恰逢其时,我笑着迎接,只为世缘未了,生命之曲唱不绝。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言为心声 对 立冬 的评论
犹恨岁月太匆匆, 转眼不觉又..
冗讯 对 清风 的评论
欲乘清风访明月, 却把歌舞醉..
言为心声 对 打工谣 的评论
打工苦,打工难, 打工之人餐..
致远 对 随笔 的评论
之前对孩子过于严格了,现在上..
言为心声 对 意醉 的评论
经年笔墨未成诗, 我为寻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