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七章 :工棚下的农民工的夫妻生活

时间:2019-01-06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686 下载

夕阳惭惭下沉,他们一下午的奔波,一下午的快乐,李婷和徐梅劳累的瘫躺在床上,贺国强已经给她们打了一桶洗脚水,让这两个女人好好泡一下脚,何春光把房间里的生卫打扫干净后,也给李婷捶起了背。在他们这些农民工男人眼里,老婆就是家的精神之柱,就是家庭的中心,他们虽然不能给她们提供多少物质的享受,也许有时还会让他们的女人跟着他们风餐露宿,但他们愿意把他们最好的都留给他们的女人,这种朴实的爱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虽然他们很少用言语来表达它,但他们会处处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它的真实存在。

老贺夫妇也从菜市场寻宝回来了,这次老贺寻到了一个大宝,他带回来了一个猪头,贺大嫂手里还拎着一个猪大肠。

老贺来到房间,自豪的告诉大家,“大家快来看,我今天在菜市场淘到一个猪头和一个猪大肠,市场上那个卖肉的跟我熟,今天他家里有事,这个猪头三十元就给了我,猪大肠是白送的”。

徐梅见老贺带回来一个猪头,高兴的鼓起掌来,“太好了,今天终于有肉吃了,我们有而是多天没有吃肉了吧!我记得上次你带回来的两个猪蹄子,我还没有吃过瘾就没有了”。

老贺开完笑的说:“你还好意思说,上次就俩个猪蹄子,你自己就啃一个,国强就没有吃上一口,还说没有吃过瘾,放心把今天每个人都叫你们吃过瘾”。

老贺接着安排道:“春光,你去到工地附近拣点木材来,今天咱们用地锅炖它一锅,国强你也别闲着打点水来咱俩个把这猪头和大肠洗一下,徐梅和李婷你们两个今天累的也不轻就歇着等着吃你大嫂做的酱猪头肉吧!”。

李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们都忙着,让我们闲着有点不大好吧!”。

老贺憨厚的说:“啥,好不好的,让你们歇着你们就歇着,让他们两个多干点活没有啥,年轻人就得多疼点自己的媳妇”。

这时,贺大嫂有意见了,“哎!我说你老贺,你让年轻人多疼一下自己的媳妇,那老了就不疼了,你啥时候也疼疼我”。

老贺前去陪笑道:“哎呦!老伴...我什么时候不疼你了”。

贺大嫂没有好气的说:“我天天做着你吃,给你洗衣服,给你生孩子,那样不是我做,你又做些啥”。

老贺还是陪笑道:“这生孩子的事,是你们女人的事,我想生也生不出来啊!”,老贺这一下把大家逗乐了。

这时徐梅跟贺大嫂开玩笑的说:“婶,你说这就不对了,你生孩子的事也得有贺叔的功劳,他不给你种你也生不出来呀!”,这一说引起大家的哄堂大笑,李婷笑的都抱着肚子直不起腰。

贺大嫂也没有生气,还是继续干她活,老贺接茬说:“对...对对,徐梅说的太对了,生孩子我也有功劳,我得给你播种啊!哈哈......”。

贺大嫂还是跟他斗嘴道:“你只知道种不知道管理,地不还是样慌”。

老贺不服气的说:“那你说的就不对了,我不天天又给田里施肥、浇水、除草,那天不把天的管理的肥肥的”。

贺大嫂接着说道:“还不是我天天催着你,你才干吗?你那天主动下过地”。

老贺一看说不过贺大嫂,找话开溜了,“哎呦!国强猪头还是我收拾吧!你没有我收拾的干净”,他抢着跟贺国强洗猪头去了。

徐梅伸着大母子称赞道:“婶,还是你厉害......”。

李婷听着他们说生孩子的事,怎么一会说到种地的事了,李婷这么一问把他们都逗乐了,贺大嫂忍着笑对徐梅说:“徐梅...婷婷刚来这里可能还不懂,还是你跟她讲讲吧!”

徐梅强忍着笑对李婷说:“婷婷姐,你是真听不懂,还是找乐”。

李婷摇摇头表示真不懂,这时,徐梅也看出李婷真的没有听懂,她就给她解释道:“贺叔和婶子说的种地并是种咱们家里的那个田地,而是婶身上的那块地,他们说的意思就是,他们每次做爱都是婶主动找贺叔,贺叔这才开溜的”。

李婷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他们说了半天是谈论的性生活,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没有想到他们对性生活的讨论是那要的坦荡自然。

李婷从床上跳下来,跑到贺大嫂跟前说:“贺大嫂,我来帮你做饭吧!”。

贺大嫂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有他们三个帮忙就够了,这里也用不上这么多人,你和徐梅就歇着,等着吃吧!”

他们通过一番忙碌,终于一锅香喷喷猪头肉呈现在大家面前,老贺还从床下找半瓶白酒,给何春光、贺国强一人倒上一杯,三个人吃着猪头肉,在咪上一口白酒,是他们最美地的享受。

徐梅用筷子给李婷插了一大块猪头肉,“婷婷姐,这块给你看这多肥”。

李婷连忙摇摇手说:“你吃...你吃,这个...这个我真吃不了”。

徐梅傻笑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她夹起一块足足有半斤的肥猪头肉上去咬了一大口,嘴角里还流着油,夸赞着:“好吃...好吃......”,说完又连续咬了几大口,一块半斤多重的猪头肉被她三下五除二的不到一分钟就吃完了。

徐梅别看身体小,但吃起饭来可不少,每顿饭都要吃上四五个馒头,这也许是她整日的剧烈高强的劳动所制吧!他又连续吃了三四块猪头肉,喝了一大碗白开水,打了两个咯,她这才算吃饱了,她这一次足足吃了有二斤多猪头肉,她站起来满足的伸伸腰,说道:“吃饱了,今天吃的真过瘾,好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过瘾了”。而李婷只是选了一小块,吃了两口就给了何春光。

贺大嫂也吃饱了,她对徐梅说:“徐梅,李婷刚来要不咱们遛弯去”。

徐梅爽快的答应道:“那是当然,婷婷姐没有来时,天天不都是春光哥遛弯吗?就是轮也该轮到咱们遛弯去了”。

李婷疑惑的问:“咱们今天下午不是刚出去玩过吗?晚上你们还出去遛弯”。

大家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这让李婷更摸清头脑,不解的再次反问道:“你们都笑什么,我说错吗?”。

这时,大家笑的更利害了,贺大嫂还笑出了眼泪,她强忍着笑对徐梅,“徐梅还是你告诉她吧!她应该真不明白”。

徐梅也停止了笑,“婷婷姐,是这样的,不是咱们六个人住在这一个屋里,虽然咱们的床都用雨布围着,但在里面发出一点声音外面都能听见,你刚来吗?让你和春光哥好好亲热一下,我们遛个弯去,你们完事了我们再回来”。

李婷有羞哒的说:“这…这样不好吧!让你们出去,我们……”。

“哎!这有啥不好意思的,谁还能没有点性欲,老贺叔还隔三差五的让我们出去遛弯呢!”。

老贺也憨厚的笑了一下,“天天跟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我也变年轻了”。

徐梅继续说:“这没有啥不好意思的,以前都是我们让他们遛弯的次数最多,只有你有需求就说一声,没有啥,咱们都一样,以后我还得让你们遛弯去呢!”。

贺大嫂最后决定,“好了,就这样定了,快吃,吃完收拾一下,徐梅咱们遛弯去”。

房间里剩下何春光和李婷两个人时,何春光对李婷说:“婷婷,在这里就是这样,咱们快点上床吧!别让他们等太长时间了”。

李婷对他们的做法有点感动,她点点头到床上跟何春光去享受夫妻之欢。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易,就连夫妻做爱还得得到别人的谅解和帮助才能完成,但他们到处都充满包容和谅解。虽然在这里生活到处都不易,但他们之间处处都充满着温馨和幸福。

他们单短的享受一番,李婷躺在床上对何春光说:“春光,给他们打电话吧!让他们回来吧!他们明天还得上工”。

李婷又对何春光说:“春光,你能不能明天跟你们领工的说一声,也给我在你们工地上找个活干吧!”。

何春光一听李婷也要在工地上干活,连忙说:“不不…不行,你不适合干这个”。

李婷突然坐了起来,坚定说:“徐梅都能,我什么不能……”。

何春光见李婷这么坚决,安慰她道:“好好,我明天就跟我们领工的说一说,在这个这个工地上给你找个活,那也得先睡觉,干活的事明天再说”,何春光答应了给她在工地上找个活,李婷这才安心的睡下。

徐梅他们遛弯也回来了,大家也都无言而各自进入雨布围帐里入睡了。一会儿老贺的酣睡声起来了,李婷迟迟不能入睡,她对这里的许多事情不理解,对这里的人感到可亲又感到陌生,他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现实,他们的生命力是顽强的,只要有一丝可以生存的空间,他们都能顽强的生存下来。

突然,李婷听到了徐梅微微的呻吟声,她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唯恐惊扰到他们。就在这时何春光爬到了她的身上,李婷惊讶的小声说道:“你想干什么,快下来”。

何春光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听徐梅他们都忙着呢!我也想......”。

李婷用力推何春光,让他从她身上下来,轻轻地说道:“你刚做吧!他们都在让他们听见了......”,她还没有说完,何春光猛的一用力钻了进去。

李婷一惊,“啊......”的叫了一声,她赶紧抱住何春光,怕他发出声音惊扰住大家。

就在这时徐梅突然问道:“婷婷姐,你也没有睡着呢!”

徐梅这么一问,更让李婷大吃一惊,连忙回答道:...是的,徐梅...何春光睡觉不老实压住我了,啊...乱动”。

徐梅也说道:“啊...你压疼我的胳膊了,啊...啊啊...这男人睡觉真不老实”。

李婷接着说道:“这床也太小了,一翻身乱响,啊...啊啊...春光你乱动,床别压断了,啊......”,何春光在李婷说话的时间快速运动几下。

徐梅也是埋怨道:“婷婷姐,这床就是太窄了,一翻身还乱响,国强...你别挤我,我快掉床下了,啊...啊啊...你往里点,啊...”。

突然,贺大嫂说道:“老何,啊...你压住我的头发了”。

李婷、徐梅一听贺大嫂也说话了,同时说道:“啊...啊啊...贺大嫂,你也没有睡着,啊...哈哈哈”。

贺大嫂连忙说:“老贺,睡觉太不老实了”。

李婷、徐梅打断她的话,同时替他说道:“老贺爱动,一翻身床就乱响,啊...啊啊...啊......”。

贺大嫂连忙说道:“对...对对...你们说的太对了,这破床一翻身叽叽乱响,啊...李婷...徐梅咱们都睡不着,要不咱们唱首歌吧!”

李婷、徐梅异口同声的说:“咱们就唱啊啊...歌,啊...啊啊...”。

贺大嫂也爽快的答应,“就唱啊啊...歌,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歌在这个工棚里的房间里欢快的唱着,最后以哈哈哈大笑而收场。工棚里渐渐地恢复了平静,酣睡的呼噜声代替了《啊啊...》歌的欢快声,今天也许他们唱《啊啊...》歌唱的得太欢快了,他们都睡得特别香甜,今天他们太幸福了,在睡梦中都露出了甜蜜的笑颜。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诗歌作品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麦子黄了》《爱哭的局长》等文学作品。

上一篇:拆迁 下一篇:第六章:农民工的乐观人生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