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苇间风

时间:2019-09-04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37 下载

院子里的豪华布局,你根本无心观赏,只注意到廊下那株火红的石榴树,花朵开的那么魅惑,妖娆,像姑苏风情万种的美妇。历经昨夜风雨,一切都是那么清新。

你原本不想来,可是晓离的亲笔信让你还是放心不下,你决定来看看,同时也下决心做那件事,给公子光和伍子胥一个确切答复。

虽然你不愿看到公子光貌似端庄的眼神里,含着野心勃勃的光芒,想坦然离开这桩蓄谋已久的事情,心里放不下的仍是晓离。

作为公子光同父异母的妹妹,晓离没有丝毫的优越感,她的那次逃离,险些淹死在湖心,你看到风雨中的扁舟即将沉没,那时晓离已经没有了呼喊的力气,一只手死死扒着船舷,身体像太湖的萍草,在风雨中挣扎,随时有坠入湖底的危险。

你把她抱上岸,把芦苇踩倒一片,把晓离放到上面,雨后的阳光,霸道的洒在她瘦弱的身上,看着她的脸,你心里有说不出的痛。一地青翠的芦苇,一个清秀的女人,就像一幅画隽永而唯美。

俊秀清晰的面孔,把你仿佛带到前世,原来她就是你的梦中人,装作坚强、豪侠的内心,立刻被融化成一滩清水,你的呼吸变得没有章法,眼睛刻意不去看她的脸,可心里却抓耳挠腮。

晓离无意知悉了公子光的阴谋,公子光不愧是公子光,他用手段绑架了你的爱情,他慷慨的答应了王瞭,愿意把唯一的妹妹,代表吴国嫁给楚国的世子。

献媚楚国,是王瞭目前比较热衷的事情,献媚王瞭,是公子光目前比较热衷的事情。

想娶晓离么?除了刺杀王瞭,似乎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告密吧,公子光知道你是特爱面子的,如果告密,覆巢之下,大家都得死,包括公子光,晓离依然没有生路,反而还会连累旁人。

晓离从院子里走出来了,杏黄色的衣服让她的面色更为红润,眼睛红红的,好似刚刚哭过。

她就站在石榴树旁,那种娴静和火辣的石榴花形成鲜明反差。

她说,你来了!

你说,你还好吧?

不好,晓离说着就用袍袖遮了眼睛,你知道她又想哭,因为她冰雪聪明,你选择刺杀王瞭,在理论上是可以成功的,事实上必死无疑。

每次相见好似是诀别,晓离的泪水这一个月就没有干过,这是她生命中最后的梅雨季节。

在晓离的背后,公子光上前热情地握住你的手,但是,你感觉这手在三伏天却是冰凉寒冷,就像在手上缠着的一条蛇,顺着你的胳膊爬进你的心里,啃噬着你,纠缠着你,让你在面临美好的时刻,如夏花般凋落,让你拥抱爱人的黄昏,骤然死去。

换做谁,在艰难的取舍中能够泰然自若?你不能,但至少比一万个人都强,因为你能忍。

公子光背后站着目光阴鸷所谓的大哥,这个大哥就是伍子胥,虽然不到四十岁,却为了报仇满头白发,伍子胥衣着光鲜,如果没有这位大哥推波助澜,以公子光的脑瓜,成事很难,在整个事件中,伍子胥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

他和你不同,因为心中无爱,可以与天下人为敌;因为复仇,可以使尽所有手段;因为掌管权势,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让你想不到的是,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公子光要求你一个月内学做一道菜。

你就做一道鱼吧!他爱吃鱼。公子光说。他就是王瞭。

其实她也爱吃鱼,爱吃烤鱼,你是知道的,她吃的最好的鱼,就是第一次见面后,你来烤的,或许是饿的原因,她吃的津津有味,她说这是她吃过最好的菜。

你看了看晓离,公子光知道了你的意思,小妹,这一个月就劳烦你做专贤弟的助手,在“苇心晓月”修习厨艺。公子光说。

大哥送你一个好东西。伍子胥递过来一个长约尺余的锦盒,你接过后就走了。你知道里面是什么,那是个要命的东西。

对于你的沉默,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你不愿意多说话,你只想静静的爱一个人,淡淡渡过属于两个人的最后时光。

“苇心晓月”是公输班的后人公输勃所建,是公子光在太湖边上的一座豪华府邸!

府邸从远处看,就建在水上,除了水里的石柱外,水上部分都是纯木打造的,连一个石渣子都找不出来。

公输勃自太湖开了一道渠,把水引了出来,在半途造了一座闸,太湖水沿着水渠流到“苇心晓月”,匠人根据石柱的刻度,控制闸门,每天府邸早上会换水一次,府邸的水被排出去到农田后,新水换过来。

亭台楼阁交相成趣,走在上面,一眼就可以见到平整的水底和游鱼,这些鱼都是从太湖里游进来的,当天不吃的话,就又放回,以此来保持每天能吃到新鲜的活鱼。

如果遇到节日,闸口就会故意放置鱼饵,太湖鱼就会成群结队游入“苇心晓月”,场面很是欢腾,姑苏人以到此游玩为荣,但是,许多只是听过,没有看过,最多是在渠边看看而已。

这地方来的都是非富即贵,寻常人也只有想想。于是,姑苏人风传公子光是个贪玩的人,好享受,更知道如何玩的有趣。

你暂时抛却了做菜的烦恼,拉着晓离的手,沿着水渠,百无聊赖的拔拉着路边伸出来的蒲叶。

带我走吧!晓离说。

能去哪里?父母怎么办?你默不作声就是回答,晓离从来不嫌你闷。

一起相处就是一个字不说,你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懂你,你更懂她。

那你自己走吧!不能去!晓离是让你逃。

你依然沉默,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沿着湖边再走一炷香,你解开杨树上的缆绳,你和她划着小船去向湖心,小船行在湖面,只有浆板划乱水面的声音,周遭寂静的可以听得见心跳。

这里有你和她的桃源乐土,当年救晓离的湖心苇荡,你们亲手搭了一个亭子。

尽管晓离来的次数不多,你还是定期来打理。因为,这是你和她的小世界。

缆绳的绳套准确套在柳树桩上,你赤脚站在浅水,抱了她在怀里,她娇羞的闭上眼睛,上了岸,你换上鞋子,牵手进入苇荡,芦苇青翠的叶子,在晚风中沙沙作响,如一曲低沉的渔歌。

你拿出特制的熏香,点燃后插入香炉,这样蚊虫就不会惊扰她了。

月亮升起在湖面上,又圆又大,是一个难得的满月,她坐在蒲席上,双手抱膝,下巴支在膝盖上,静静看着天上。

你坐下来,她靠在你的肩膀上,就是这样,你们通常没有一句话,静静呼吸着湖心的风,细嗅着迷人的夜色。

你只想简简单单、认认真真的爱着晓离,一辈子太长,一个月足够,公子光和伍子胥已经牢牢抓住了你的弱点。

偶尔夜归的飞鸟,栖息在苇荡里,你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晓离应该也饿了,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你从船里拿出一尾鱼,足有五六斤,支起火堆开始烤鱼,晓离默契的从亭子里抱出一个坛子,拿出烤鱼的作料。

湖水轻轻拍打着湖岸,发出啵啵的声音,火光把周围照的亮堂堂的,晓离美丽的面容,在火光下更加妩媚。

东边的天空渐露出光亮,你一夜未眠,晓离从熟睡中睁开眼,看着你如山一样守候着,放心的翻了个身就又睡去了。

王瞭从来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他把每一个人都当作小人,包括公子光。

贪婪,豪迈,美食是他的喜好,身材肥胖,即使如此,他依然海吃海喝。

听说你的府邸落成了两个月了,啥时候也让我逛逛。王瞭说完政事,对毕恭毕敬的公子光说。

大王既然有雅兴,那就一个月后吧,那时鱼肥水美,也好让我精心准备一番。公子光说。

一个月太长了,不就是去你那里转转吗?不要搞的那么复杂。王瞭是个急性子。

大王你有所不知啊,我是等一个奇人啊!他一个月才能过来。

哦,什么鸟人,居然让本王和贤弟等一个月?公子光已经吊起了王瞭的胃口。

大王有所不知啊,我太湖鲤鱼有“铜头铁尾豆腐腰”的美誉,但是许多厨师都做不好,一鱼三段,每段都有不同的做法,所幸小臣物色到一个奇人,他的烹鱼厨艺已经超凡入化。公子光正一步一步把王瞭往自己的路上勾引。

贤弟夸大了吧!不就是做个鱼吗?都吃了几十年了,难道他能把鱼做成飞禽。

大王你还别不信,这人把鱼做成,是自己骑着马,手举托盘,快马上菜,盘内汁水一滴都洒不出来。

哦,居然有此等事,吹的太大了吧,你吃过?王瞭用眼睛挑了公子光一眼。

那厨子说了,如果汁水飞溅,愿意以性命作保,大王,技艺不到家,谁敢拿着性命开玩笑。小臣的确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菜,应该大王先享用,小臣才敢尝试。公子光说。

既然说的这么神,那本王就先等他一个月,到时候如果菜做毁了,我也不多说了,你那“苇心晓月”就给我得了,你再建一处,至于那个好吹牛的厨子,把他三族都给砍了,吹牛的毛病估计都是祖上养成的坏毛病。王瞭说。

大王,只恐怕不妥吧,我本来是请你吃饭,我弄不好损失就太大了。公子光用袍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

贤弟,跟我还有什么商量的?这事就这样说了。王瞭不容他分辩,站起来就走,给公子光留下一个硕大的背影。

初夏四月,天还不是多热,王瞭感觉“镗睨”甲穿在身上,勒得很不舒服,自己的肥肉挤压的从腰间冒出来。

王瞭怕死,费须给他找来的这个软甲穿在身上,可以不畏刀剑,所以他可以放心的出入许多场合。

费须,这公子光不会出阴招吧!王瞭把腰带向肚脐眼上提了提。

到处都是我们的人,一个厨师,还经不住大王一拳,大王,放心吧,他公子光翻不起大浪,他也没有这个胆子。费须说道。

那你就不会想个办法,让他翻一把?王瞭懒懒的说。

大王的意思是——,小人明白了一点点。费须其实已经明白了全部。

按吴国上一代的王位传续规律,王瞭现在的王位,应该是他的堂弟公子光的,结果王瞭按捺不住,和自己的悍将儿子庆忌一起,硬生生抢了王位。

虽然公子光热衷于吃喝玩乐,王瞭始终提防着他,这次最好让自己拿着把柄,就可以顺利干掉这个不软不硬的眼中钉。

王瞭心里想,最好让他们来刺杀自己,自己的“镗睨”甲已经验证过了,的确是刀枪不入,他最喜欢看着刺客刀子刺在自己胸膛上的惊愕眼神,然后自己一记重拳打爆对方的脑袋,那种刺激,在酒足饭饱之后,很是让他愉快。

费须从外面找来了一个刺客,等大王吃完鱼后,然后冒充公子光的手下刺杀王瞭,然后王瞭就一顿饭的功夫把公子光的党羽全部一网打尽。

公子光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听说王瞭对这次宴请非常在乎,已经邀请了元老重臣一起吃这个妙菜,姑苏都在把这事盛传,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心里有点儿紧张。

这天,天气好的很,姑苏通往太湖的路,重兵戒备,白云在天空翻来翻去,十分晴朗,是一个适合请客的好天气。

费须提前到了“苇心晓筑”,带着人把各个角落给搜了个遍,本来就是新府邸,也没有杂物,结果一无所获,让人非常放心,同时又特别失望。

当王瞭来到府门的时候,就看到台阶下的清水,他一步步走进大门,闻到了木材的香味。

这是什么木材?王瞭问。

回大王,这是西山的红桧。公子光说道。

姑苏的西山有珍奇木材两种,一曰红桧,材质缜密、细致,多用来盖房造屋;一曰扁柏,防虫,防蛀,是做棺材用的。而公子光的“苇心晓月”清一色都是扁柏,刷上了漆,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伍子胥从齐国请了方士,施了法咒,听从方士的建议,用扁柏建造的这处院落,就是一个死宅,专门为刺杀王瞭准备的。

随从们鱼贯而入,上游开始放闸,鱼儿游到选鱼池,王瞭指着一条遍体金黄的鱼说,我就吃这条,你们随便挑。

待到吃饭时分,费须看了看公子光,公子光谦卑的微笑示意。

王瞭特意坐在高凳子上,肚子太大,窝的难受,也会影响吃饭的心情。

士兵牵了白马,你从来没有见过刀兵陈列的阵仗,但是你没有慌,鱼已经做好了,这鱼做的时候,是秘制,外人不能看的。

只有上桌的时候,有人会试毒,你托着盘子,骑上了马,距离王瞭有百步之遥。王瞭身侧,十步有甲士防护。

你一提马缰,马开始奔跑,你稳稳骑在马背上,食盒像被吸在你手上,到了王瞭跟前,你勒住缰绳,从马上敏捷地跳下,单膝跪地,高举食盒放在王瞭面前。

王瞭打开器皿,心中大喜,玉盘中那条鱼栩栩如生,鱼眼睛还是睁着的,还能眨巴,香味从鱼身上飘出来,伴随着轻烟,想必旁人也能闻的到。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玉盘中是一滴汁水也没有,所谓的不会溅出一滴,原来是根本就没有,如何能洒出来,正发愁抓不住公子光的把柄,这欺君之罪,足够当诛。

王瞭开始高兴了,你看到他高兴的样子,你想到一头待宰的猪。

你中指猛一拉,一物从鱼腹内飞出,你准确抓在手里,王瞭看到了你手里的短剑,发生的太过突然,甲士们来不及阻拦,你已出手。

王瞭的手已经暗暗运劲,你一剑刺向他的胸膛,王瞭没有退缩,他对他的“镗睨”有绝对的信心。

剑尖已经触到了他的袍服,他没有避让!

剑尖已经刺入“镗睨”,他没有避让!

剑尖已经刺入胸膛,他惊愕了,你看到了他的惊愕,你感知了他的疼痛,他一拳击出,你没有避让,继续推进着你的短剑。

你飞出去的同时,你的剑已经刺入他的体内。

你的身体从空中坠落,落在甲士的矛上,几只长矛贯穿了你的身体,你听到了王瞭的怒号,你被长矛支在地上并没有倒下去,你努力低头看着捂着胸口的王瞭,热血从指缝涌出。

什么剑?王瞭问道,到死他仍然不相信,居然有利剑可以刺穿自己的宝甲。

鱼肠!

你是谁?

你只要一张嘴,血就会涌出来,你依然要告诉对方。

专诸!

你用尽最后的力气吐出这两个字,因为你不想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

于是到后来你就再说不出话来了,你脑子里此刻满是晓离,她就在你的面前,那么凄婉,那么安静,你的耳边是太湖啵啵的水声,还有,湖岸下系在柳树上来回晃荡的扁舟。

王瞭艰难的挥出右手指向你,周围的甲士向你涌来!

吴国夏四月二十七,你为了爱人能留在故国,你身中三十九处重创,王瞭当日卒!

第二天,大火把“苇心晓月”烧成废墟,公输勃知道后,大哭一场,发誓从此不再染指建造之事!

六月初三,晓离在远嫁楚国的路上失踪,从此,楚国和吴国交恶!

多年以后,有渔翁在太湖看到一女子,独坐小舟之上,满头白发,容颜美艳,神情黯然,任由小船在水上飘来荡去!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