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6)

时间:2019-09-18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2 下载

第三十六章  迷  乱   

老厂长叫刘禧泉,他儿子叫刘孟宾,老厂长的东西都放在四楼,我们打开布满灰尘的箱子,一个一个翻,终于翻出来了一个通讯录,和一张集体照片。

从厂长家出来,我也显得无精打采,一九九一年的时候,连手机都没有,联系的号码全是BB机,现在去哪里找啊!

南梓盯着那张合影看得眼睛都快瞎了,把财务上的工作人员都挨个记了一遍,那张照片上戴眼镜的女的她全记住了,一下子有好几个人,但是依然不能确定里面是否有自己的妈妈,看看这个也像,看看那个也像。

厂长的儿子一路上讲他父亲的光辉历史,如何如何把企业扭亏为盈,后来新上任的局长太贪婪,总想在厂子里捞好处,他父亲刚正不阿,结果厂子被折腾毁。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他,走到在分叉口他依然意犹未尽,他说要去找人打牌了,说往里走个一公里,还有个印刷机械厂,应该叫红星什么的,最好让我们也一道去看看,免得后悔。

许多事情巧合的几率是很小的,这个红星厂的确有几个退休的当地人,当我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是一问三不知,问他们厂长的住址,他们说不是本地人,厂长是瑞安的,如果按年龄推算应该已经七八十了,名字叫邱朝中,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这很难说。

坐在车上,南梓一言不发,青街这次是最后的希望,公交车上放着《爱拼才会赢》,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摇头晃脑的跟着唱。

我不得不佩服东南沿海的人,爱拼的人真的会赢吗,我们应该很能拼的,结果还是未知,甚至说是渺茫。

到了青街老民警戴着老花镜,接过南梓的那张纸,“哎呀,这么多人,很难找的?”

“大伯,你就帮帮忙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南梓央求道。

“好吧,那我们就一个一个查。”老民警叫过一个姓雷的女孩儿,她打开了存放户籍的电脑。

“蓝美荷,没有!”

“盘淑芬,没有!”

“雷允燕,没有!”

一共十一个人,有两个的户口是在畲族乡的,一个叫雷顺芝,家住在五组,一个叫蓝慧丽,就在那边开诊所。

老民警领着我们先去找雷顺芝,到了雷顺芝家里,南梓激动地脸色潮红,看到面前个头不高,身材瘦弱的女人,说不出话来。

我就把事情前前后后的都告诉了雷顺芝,雷顺芝听得很认真,听完后摇摇头,对我们说道:“我们那个厂也就人不多,如果真出了这事儿,想瞒是瞒不住的。我当时是在生产车间做统计员,会计小章害病,然后把我临时调了过去,这个小章是男的,我就在财务室呆了半年,那时候我已经结过婚了,小孩儿快两岁了。”

“阿姨,那你认识蓝慧丽吗?”这是最后一个线索。

“认识,她现在开诊所,她的确在财务室工作过,后来两千年的时候,企业破产清算,我们一起回来了。她一直都在厂子里上班,大姑娘怀孕了肚子那么大,不请长假怎么瞒过去。不过你们可以去问问她。”

雷顺芝的话像最后一盆冷水,把我和南梓从头浇到脚,老民警又把我们领到了蓝慧丽的诊所。

病人们看到了民警过来,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们,老民警笑着对大家说:“不要紧张,我们是来了解一个情况。”

蓝慧丽好久才从楼上下来,到水池前洗了手,拿毛巾擦干,“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这是一个干净讲究的女人,脖子里挂着听诊器,她的眼睛大大的,仔细一看还真和南梓的有点像。

她领着我们进入混杂着酒精气味的办公室,南梓这次主动向她介绍了情况。

她说道:“孩子,我们厂就那么大,财务室里就四个人,一个科长,两个会计,一个出纳,你找的人应该不在我们厂,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下岗工人老的老,死的死,人都散了,真的不好找了。刘孟宾他爸是厂长,厂子里有什么事儿,他们最清楚,如果连他都不知道,就真的没办法了。”

走出诊所,南梓的脸色很难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像触电一样趴在我肩膀哭了起来,等她哭够了,我乘车去沧南。

在外漂泊久了,看着异地的风土人情从稀奇变得麻木,浙江全是山,最为明显的就是蓝天,云朵,绿色的山脉。

因为我家世简单,绝对体会不到南梓的痛苦,或许她找亲生父母只是一种行为,真正的意义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真的找到了又会怎么样?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家叫光头的大排档喝了好多酒,说话的嗓门也越来越高,喝了红酒喝啤酒,桌子上的菜倒是还剩下很多。她是一会儿哭一会笑,最后看她实在是喝的不成人形,就剩下连老板一起我们三个人了,我也快不成人形了,我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扶回酒店,就像两个落荒而逃的士兵,在命运不定的沉浮下醉生梦死。

她仰面朝天躺在床上,我摇晃着去卫生间出酒,拿了盆子扔在床边,“哎呀,好舒服,你也吐一吐。”

“熊样,吴桐,你的酒,酒量,还不如我,我呢。”

“好,你牛,那你就睡吧,老子我不,不伺候了。”我晃着到门口,忽然听到她哇哇的吐,我的恻隐之心又泛滥了,转过来帮她收拾。

“吴桐,都说你们河南人是骗子,你跟我说,你到底是不是骗子。”她乌里哇啦的说道。

“睡球吧,喝这么多还那么多话,我们河南人都是骗子,那你爸欠我们那么多钱玩失踪,那他是什么玩意儿,他是连骗子都不如,算了,睡吧,我懒得跟你辩。”

我一觉睡到天亮,忽然想起南梓,急忙去敲门,结果她的门开着,里面都是出酒的呛人气味,她穿着夹趾拖鞋,还有白色的、宽大的T恤衫,长长的头发凌乱着,正在窗口吸烟,她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把烟吐出窗外,那烟雾在阳光下显出灰蓝色,慢慢向天上飘去。

她抽完了一支,我就走了进去,“好点儿没有?”

她点点头,“不找了,我今天就跟你走!”

我知道她还是不死心,苦于没有线索,因为她知道,在某一个遥远的地方,她的父亲或母亲依然存在,存在这个世界上,为了让她不那么痛苦,我建议她在网上发布信息,或许她的父母也正在找她。

没有亲生父母的人是没有根的,这是她昨天晚上对我说的。

我想到了根,又想到了我和小青埋在树下的信物,为了逗南梓开心,我就讲了我的穿越故事。

好奇,神秘,是吸引女孩子的法宝,她同意跟我去挖东西。这就好办了。

回到杭城,烂账终于清完了,表舅信誓旦旦的答应我要封我当经理,大白当时也在场,他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样我就和他平起平坐了。

我最后答应表舅自己资历还不够,最多做个副经理,表舅顺水推舟也同意了,再看大白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点儿。

“吴桐,你小子这次发了这么多提成,不得请我这师父吃一顿好的。”这南方人啊,有光不沾三分罪,我可不上这当。

“大白,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感恩啊,要不是我出生入死,欠你们的三个月工资会发到手,应该你请我。”

“好,你小子学的狡猾了。”

“那是,啥师父带出啥徒弟。”

大白做东,薛牧歌做陪,南梓作为嘉宾,我们在楼外楼吃了一顿。

席间南梓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吃过饭后,她单独告诉我,看到了网上的消息,有人给她打电话了,说是知道了她妈妈的消息,她很激动。

我劝她要冷静,许多人是骗子。明天要到对方的QQ号码,在网上把情况搞清楚。

第二天在网上经过核实,对方漏洞百出,就是骗子,我劝南梓要耐心,现在骗子太多了。

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安心上班了,也许我这人命就是贱,一摸到挖掘机的手柄就有种亲切感。

白天我不顾一切的挖呀挖呀,到了晚上无事可干,不是陪着大白喝酒,就是一个人逛街,总感觉这个世界不属于我的一样,我坐着出租车夜里也到过宋城,孤独的游荡在游人如织的路上,找回一点儿对蛇妖们的回忆。

我一次一次告诉自己,你就是普阳的“农三代”吴桐,南宋知府表弟沈燕北只是你寄寓过的一具皮囊,可是我如何也舍弃不了那浮世清欢,还有身姿绰约的美妙女子,她们牢牢镶嵌在我的生命里,像树干上砸入的钉子,让我有时喜悦,有时疼痛,有时又不可言表。

和南梓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她的美丽和纯真已经褪去神秘光环,变得朴实自然,也许明白了她的痛苦,她的苦衷,她的心事,所以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

偶尔也会在微信上聊几句,大多关于有人冒充知道她父母的线索来骗钱的事情,她说她去监狱看了南建国,南建国苍老了许多,走的时候爸爸告诉她以后要好好做人。

南梓说爸爸入狱后,妈妈一次也没有去看过,把钱看得太重了,就没有感情了。

穷人和富人,富贵和清贫,穷人累的挣个温饱钱,回到家倒头就睡,活个太平。富人搞不好就要被抓,富贵一阵子,平淡也是一辈子,这样到底值不值?

最近想的很多,有点哲学家的毛病,路灯下昏黄的光照在初冬的情侣身上,他们旁若无人的依偎在一起,女孩子把手放进男孩的胳肢窝,一辆电动车靠着电线杆歪着。

我匆匆走过,翻出手机,打开老爸给我发来的照片,水稻收割后的土地上还留着茬子,许多幼小的麦苗露出了头,北方的天空有些微蓝,机井房后的树枝上还挂着塑料袋。

老妈又给我发过来姨妈介绍的女孩儿,她的婴儿肥笑容让我想到美莲,老妈总是夸她,说她特懂事儿,星期天还去我家帮我妈干家务活儿,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

这让我想起了我二亮表哥,这是我大姑的儿子,他的媳妇可以去演戏了,在没有过门的时候,积极性比这个胖妞还要高,可是结了婚以后,真面目就露了出来,除了买买买,就是吃吃吃,他们村的人都叫她“森林小火车”,每天就是“逛-吃,逛-吃,”我姑只要提起这个媳妇,头摇的像拨浪鼓,会说“我这是哪辈子造的虐啊,摊上这样一个败家的玩意儿”

老爸接着又问我想家吗?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在外面呆久了,家是一个亲人的概念,没有亲人所谓的家都是虚无的,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我就想着什么时候也在杭城买个小房子,让爸妈也过来。可是一看每平方2万多的房价,立刻就打消了主意。

大白在杭城有一套小房子,五十多平方,我去过一次,被薛牧歌整理的很温馨。大白说这是留给女儿的嫁妆,他这辈子没有什么本事,不能给女儿什么东西,只有这套房子,我问他,以后他住哪里,他说养老院。我心想,就他那么多毛病,养老院要收他才出鬼呢。

这些问题好似离我很遥远,为什么我感觉心酸?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37) 下一篇:苦情 32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