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7)

时间:2019-09-19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4 下载

第三十七章  桥  墩

杭城银泰三楼的烤鱼很好吃,南梓打电话约我来吃鱼。

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神采,今天显得特别高兴,她说她的同母异父妹妹要来这里找她。

我提醒她不要上当,“这次是真的,细节说的都很详细,就是沧南,妈妈就是在沧南,说是在桥墩水库那边住,沧南去橘溪的那条路上,我们经过的,问州人都吃的桥墩月饼就是那里的土特产。”

南梓的电话响了,一个鹦鹉颜色头发的女孩儿走过来,她穿着皮夹克,皮夹克上还有很多闪亮的钉子,鼻子上还带着一个环,典型古惑女一枚,“唉,你就是南梓,啊,大美女,比网红都漂亮。你好,我是陈冉,你的同母异父妹妹,唉,住的地方给我安排好了没有?里面有WIFI吗?”

听到同母异父,南梓显得很局促,我赶快摆手让她坐下,她毫不客气的坐在我身旁,“唉,你是我姐夫吧,这么帅,快上菜啊,可把我饿坏了。”

“你误会了,陈冉,我是南梓的朋友,你看你吃点什么?”

古惑女拿着菜单勾了十几个菜,南梓对她说道:“妈妈现在怎么样?”

“死了!”陈冉满不在乎的说。

“什么?”南梓惊呆了。

“死了就是死了,人都是会死的,这有什么吃惊的。”陈冉只管抓着碟子里的点心吃,头也不抬。

等她吃的回过神来,“唉,你们怎么不吃啊,吃过后,我就要回酒店休息了,我约了杭城的网友,晚上去K歌。”

“有没有她的照片?我想看看?”南梓问道。

“哦,给你,我就找了几张,我手机像素低,拍的不太清楚,姐啊,你能不能给我买个新手机,我回去把家里的照片都拍过来发给你?”

南梓把照片转入自己的微信,“陈冉,你家的地址在哪里?”

“姐啊,你是想送我回去吗?”

“我是想回去看看?看看妈妈的东西。”

“那要等我玩够了才行,你这当姐的也太小气了吧!”

“酒店只定了三天,三天后你自己要缴费,我还要上课,没有时间陪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切,大学生就了不起了,不陪就不陪,我自己找人玩儿,哪个男人会不让我住。”我的妈呀,这古惑的也太离谱了吧,我真怀疑是不是一个妈生的。

烤鱼上来了,南梓没有胃口,拉着我就要走,“唉,你这姐,装高冷,不吃算了,都是我一个人的。”

我用力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凡事必须忍,既然头都磕了,不差再作个揖。

三天后,我请假和南梓一块儿去桥墩,坐在南梓的车上,陈冉放着的士高,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才放低了音量,“姐啊,没想到你这么有钱,以后你可要罩着我这个妹妹哦,我可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对了,我让你给阿材买的药你买了没有?”

我在后座上提起一袋专门治抑郁症的药,“都在这里,放心吧。”

下午我们终于到了桥墩,车子停在一排旧房子前停住。

一个略显佝偻的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阿冉,这是你的朋友吗?”

我掏出烟给大伯点上,“大伯,南梓是阿冉的姐姐,钟阿姨的女儿!”

南梓的亲生母亲叫钟惠雯。

“哦,这是阿雯的女儿,好,好啊!她妈妈以前常念叨,死前要是能见到女儿就没有遗憾了。”

陈大伯把我们领到屋里,屋里光线有些暗,他开了灯,屋里还是水泥地面,墙角的躺椅上躺着一个人,喉咙里不时发出拉风箱的喘息声,身上盖着一床毯子,屋里全是霉味和药味,南梓害怕的躲在我背后,我拉住她冰冷的手,她的手抖的厉害。

“你们不要害怕,这是阿冉的哥哥阿材,脑子有些不管用,不过他挺好的,不咬人。”

我们踏上逼仄的楼梯,走上三楼,三楼的阳光充足一些,房间里好久没有人住过了,有一层尘土,钟阿姨的东西装在电视包装箱里,有很多照片刺绣,书籍,还有本子。

陈大伯说:“这都是阿雯的东西,你看看哪些有用,你就拿走,阿冉打小就学习不好,上完小学就混社会了,女儿大了,我也管不了,这些东西她也没用处。”

南梓在收拾妈妈的遗物的时候,我坐在凳子上,陈大伯给我们讲钟阿姨的事情。

“阿雯的命就是苦,那时候一个女的名声不好,再嫁好人家就难了,所以我捡了便宜。

她当时在的那个厂子在怀溪,难怪你们找不到,我们结婚第三年生了阿材,阿材从娘胎里就有病,脑子混混沌沌的,这些年一直是这样。

我这人没有什么本事,就指望给人家出个苦力,种点东西生活,日子过得艰难,我对阿雯说,要是能找到小魏,你就去找他,别跟着我受罪。”

南梓听到小魏两个字,顿时停住了,看着陈大伯。

“哦,小魏就是你亲生父亲,名字叫魏什么海,哦,魏士海,她认识我的时候,什么都对我说了。就我这条件,阿雯看上我已经不错了,我是不能挑人毛病的。

女人啊,跟了谁再生了孩子,就不会再想别的了,我让她走,她也不走,就进了一家皮带加工厂上班,阿雯手巧,工人里就她干活快,每天人家都下班了,她还加班,就是为了多挣些钱补贴家用。

到了前年,我们拿出了家里存的钱,在八月十五代销林家的月饼,赚了一些钱,阿雯很高兴,晚上我们一家人去饭店吃饭,把阿材也带上了,阿材很乖的。

吃完饭,我们一起走回去,路上阿雯突然倒下了,我害怕极了,我背着她送到了医院,医生说要到沧南大医院复查。

到了沧南,医生说是胃癌,我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病,阿雯死活不乐意,就从医院跑出来,我从县城一直追到家里,她就是不回去,她说,人的命都是老天爷算准的,该什么时候让你走,再折腾钱都没有用,孩子们也要钱,还是留给阿材和阿冉,要死就死在家里,和家里人一起心里踏实。”

陈大伯说到这里,眼圈也红了,他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

“就这样了,她还是去皮带厂上班,老板怕出事儿,她还写了保证书,老板才勉强同意她每天上半天班,胃疼了就吃止疼药,实在是不行了,就去村里的诊所挂瓶水,就这样,她熬到了去年秋天。

她走的时候,还念叨你,遗憾的是没有再见你一面,说是哪一天真是你回来了,要我好好待你。”

南梓把脸贴在妈妈的照片上泣不成声,陈大伯的眼角也湿润了。

“大伯,你有魏士海的消息吗?”我趁机问道。

陈大伯摇摇头,安慰南梓说:“不要太伤心,阿雯地下有知,会很高兴的,她的女儿来看她了。”

南梓祭拜过母亲后,给陈大伯留了银行卡,陈大伯执意不要,被陈冉一把抓过来,“你假客气什么?我姐开的车都二十多万,给你就要呗,你不要我要!”

气的陈大伯骂她不懂事,追着要打她,她飞快的跑开了。

不过陈冉还是有些懂事的,她去街上提回了两提“林淑盛”月饼放入后备箱,“姐,你可别忘了你这个妹妹,有空要来看我。”

陈大伯变得很高兴,对邻居说这是阿雯的女儿,阿冉的姐姐,过来看妹妹了,邻居们羡慕的看着这个从杭城过来的客人。

陈大伯挽留我们住下,南梓谢绝了他们的好意,我明白这些地方她是不会住的。

我们开车到问州的时候,已经该吃晚饭了,我们就找了一个干净的酒店住下。

南梓找到了妈妈,心情变得平静了,下一步她要去找魏士海,不知道那个家庭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38) 下一篇:魅影芳踪(36)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