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8)

时间:2019-09-2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5 下载

第三十八章  斗  气

第二天南梓通过养母的关系,找到了问州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我们轻而易举的就找了魏士海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

南梓心情比较激动,她把写着号码的纸片递给我,我拨通了魏士海的手机,里面是大学生魏士海补胎的彩铃,我就纳闷了,按他的这个年龄已经五十多岁了,怎么还是大学生魏士海啊,响了一阵后,对方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您是魏士海叔叔吗?”

“是啊,你是哪位?”

“魏叔叔,你认识钟慧雯阿姨吗,您失散多年的女儿来找你了,你方便接待吗?”

电话里是一阵沉默,稍后说道“你们现在哪里?”

“我们在金球万豪酒店,你看我们在哪里见面合适呢?要不要你女儿给你说两句。”

“不用了,这会儿我手头有活儿,下午五点钟在鹿城区的青少年宫见面,你们在那里等着就是了。”魏士海的声音是冰冷的。

这个魏士海,真有他的,就那么缺钱,连女儿都不急着见,见了面我真想扁他一顿。

我问南梓,“下午五点,青少年宫,去不去?”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成想她说道:“不去!”

南梓的脸色很难看,生父既然如此不稀罕,自己苦盼多年的热情,被兜头一盆冷水给浇透了,“既然来了,见见也好!”

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找到的爸爸是这个德性,连南建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南梓脸色阴沉她拉着我在导航上设立了目的地,不久车子停在了一家补胎店的门口,门口竖着一块牌子,“大学生魏士海补胎店”。

我情不自禁的说:“哎,这不是魏,”还没说完,南梓就拧了我胳膊一下,我就此打住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一个人背对着我们,蹲在地上,我们走到正面,看他带着老花镜,正沾着一条电动车的内胎,穿着沾满油污围裙的人应该就是魏士海。

“你好!师傅,帮忙检查一下轮胎,车子开着的时候感觉轮胎里有东西。”南梓说道。

魏士海头也不抬,“把车子开到地沟上,需要吊起来才能检查,事先说好,不管有没有东西,工时费就是一百,如果有东西,也不多给你们要钱。”

“师傅,能不能快一点儿,我们还有事儿?”我说道。

“快不了,事情要一件一件干,如果等不及就去别家。”哟,他的脾气还不小。

“啊哟,我老公讲话不好听的,你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哦,他就是实在人,你们进来喝茶,稍等一下,他干活很快的。”一个水蛇腰高颧骨,脸上擦着粉的女人一摇三摆的出来说道。

“我们家的补胎店可是问州的老牌子了,我老公以前是学设计的大学生,他认真务实,就喜欢脚踏实地,问州电视台还采访过他呢。他补的胎啊,最结实。许多人都愿意排队,也不愿意去别家。”

白发从魏士海的帽子里钻出来,她老婆拿着他的手机在翻,“老魏,杭城的电话找你什么事?”

“哦,没事儿,是老郑用他儿子的手机,让我五点去青少年宫踢毽子。”

编吧,编的真云啊!这老魏真能沉住气,这么多年居然连女儿都不找,女儿找到跟前了,还装作若无其事,这世界上还有这种狠心的人。

魏士海已经被时间打磨成了一个普通技术工人,可以看出来他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帅小伙。

南梓眼里都是怨恨,我装作打电话,偷拍了他的照片,车子检查完没有问题,我们就开走了。

酒店里有酒吧,我知道南梓只要心烦就会喝酒,她现在心里很矛盾。

“还是去谈谈吧!毕竟是亲生父亲!”我劝道。

“不去,没意思,我没有这样的父亲,认自己的女儿还偷偷摸摸,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

“或许他有什么苦衷呢,你看他老婆就像监狱看守,他的日子也不好过,你要搞清楚状况再下结论。”

“反正我是理解不了,也不想搞清。”

五点钟我的电话准时响了,是魏士海的号码,他在电话里说:“喂,你们在哪里,我已经到了,爱因斯坦塑像下面等你们!”

“他已经到了,去不去?”我问南梓。

“不去,如果他想见我,就让他等一夜,我等了他二十三年了,等一夜也不多!”

这可让我犯了难,我成了她们父女之间的传话筒,我为难的说道:“魏叔叔,你稍等一下啊,你女儿去卫生间了,她一会儿打给你!”

我夹在中间好尴尬,南梓立即拿过我的电话拨通了魏士海,“魏士海,你听着,我是你二十三年前扔到三苔道院的女儿,今天下午我已经见过你了,你如果想见我,就在青少年宫等一夜,我等你等了二十三年,你等我一夜也是应该的。”说到最后南梓哽咽了,电话里一直传来喂喂的声音,我接过电话说:“魏叔叔,现在南梓情绪很激动,等她冷静下来再说。”

“不是的,你们现在是不是在金球万豪,我过去找你们!”电话那头魏士海说道。

我对南梓说:“他要过来!”

“不行,他过来我就走!他必须在那里等!”

我无奈的对魏士海说:“魏叔叔,估计下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有事过不来,南梓有点儿生你的气,你还是在那儿等吧,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我果断挂掉了电话,捧着鸡尾酒百无聊赖的喝着,这对父女这次杠上了,如果魏士海不等的话,南梓以后绝对不会再理他。

喝完酒,吃完饭,找个代驾去商场购物,时间到了夜里九点,南梓让代驾把车子开到了青少年宫里面,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老远我就看到魏士海在爱因斯坦的塑像下正转圈跺着脚,南梓不下车,我也不敢下去,就从远处看着他。

“喂,你玩够了没有?四个小时了,你要冻死他啊!听我的下去吧!”

“吴桐,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你别管,是我和他的事情,你要多管闲事,以后我就不理你!”

“行,行,你厉害,我就等着,我可有点困了,你把空调开大点儿,我想睡一会儿。”

我偷偷把闹铃定到十二点,把座椅调得很低,拿了夹克盖在身上就睡了起来。

闹铃还没有响,我被吵架声惊醒了,一看是南梓还在我旁边坐着,吵架的是外面,魏士海和他老婆在大半夜吵了起来,还有十分钟就凌晨十二点了。

“你是傻了还是呆了?他们要是骗子你就真呆到天亮啊!快给我回去!”女人吵到,伸手要拉魏士海的手。

魏士海甩开女人的手,“你回去睡吧,我刚才让阿敏把我的军大衣拿过来,我今天非要等一夜,唉,都怪我,平常太在意你的感受了,伤了孩子的心。”

“你呀,从嫁给你第一天起,你就是死心眼儿,几十年了还是这德性,你早点儿对我说啊,养儿不如养女,你看我们的两个儿子,以后娶了媳妇一个都指望不上,有个女儿也很好的!”女人说道。

“老婆,你真是这样想的!”魏士海像得到大赦一样。

女人点点头,有个小伙子骑着电动车拿来了军大衣,还递给他一条棍子,带着女人走了。

这是我在南方过的第一个冬天,现在室外是四度,我担心魏士海冻坏了,胳膊肘碰了碰南梓,她弹了弹烟灰无动于衷。

这女人心真狠起来很可怕,我这算是开了眼界!把亲爹都往死里整啊!

我终于支撑不住了又睡了第二觉,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魏士海和南梓两个人吵架,后来魏士海拿着棍子打南梓,一棍打到了我的头上,我嗷的一下就吓醒了,天已经亮了,南梓也一夜未眠,魏士海蜷缩在雕塑下正拿着二锅头往嘴里灌,然后站起来伸伸懒腰,拿出手机看了看,像找什么东西,应该是我的电话号码,他迟疑了一会儿没有给我打,他把手机装起来,搓着手,在原地跑步。

南梓拿出镜子和梳子收拾了一番,然后下了车,来到了魏士海面前,魏士海先是吃惊,然后是高兴,嘴张了几张,没有说出话,而南梓呆呆的站在那里。

魏士海突然上前抱着南梓嚎啕大哭,南梓也哭了起来,用手捶着生父的背脊,好像在埋怨这么多年的绝情绝义。

不知什么时候,魏士海的老婆走了过来,从棉袄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南梓,南梓看到是南建国拉着自己的手一家三口从小区出来的时候拍的,那个时候自己大概有十岁出头。

他老婆说:“十年前你爸爸已经找到你了,看着你过的很幸福,我们考虑再三,决定不能冒昧破坏你们的生活。如果真认了你,对你的养父养母也是一种伤害,原谅你爸爸吧,他有自己的苦衷,都是为了你好,他一想你,就会自己偷偷看这张照片。”

哭完后,魏士海帮南梓擦干眼泪,说道“不哭了,不哭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走,我们回家!”。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刚涉世事的我,深感这句话背后的信息量。

法海抓妖有自己的苦衷,许仙在紧急关头背叛有自己的苦衷,因为有苦衷,许多违背常理的事情就有了合理的外衣;因为有苦衷,许多罪恶的渊薮就蒙上了道德的遮羞布。这个苦衷,看来真是功能强大啊!

看来没有苦衷的只有白蛇和青蛇,虽然她们化为传说,我搜肠刮肚回忆了所有细节,发现没有苦衷的只有她们两个。

苦衷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男人和老妪 下一篇:魅影芳踪(37)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