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40)

时间:2019-09-23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6 下载

第四十章  对  阵

大白在我死活不饶的纠缠下,终于出马,准备和陈春霞谈判。

刚开始,陈春霞不屑一顾,在电话里质问“大白”,“大白”为了更准确把握信息,他打开了免提。

我和南梓都在一边听着,薛牧歌在沙发上翻看瑞丽杂志。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陈总,你好,我是华杭公司的老薛啊!”

“薛经理,钱不是都给你们清完了吗?”

“是的,这要谢谢陈总,你算是解了公司的大围啦!”

“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还有别的事吗,我很忙的。”

“陈总,是南梓的事情!”

“南梓什么事?”

“我是她妈妈,有事让她自己同我讲好了。”

“她现在就在我身边,如果你不想让你女儿再次离家出走,希望你抽出一点时间,我们坐下来认真谈谈,孩子心里苦着呢,你这当妈的,算了,见面再说吧,你看怎么样?”

电话那头,陈春霞思考了几秒,“好吧,后天下午5点你们来我公司吧。”

这次南梓没有来。大白带着我和薛牧歌作为全权代表。地点就在陈春霞的办公室,公司的前台是留着大波浪发型的美女,对我们貌似不感兴趣,她领着我们去会客室, 陈春霞的公司很气派,整层楼的装修豪华,这排场让我艳羡不已,比我表舅的公司强了百倍。

陈春霞还是派头很大,她的脸细白光滑,看不出是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到我们三个,她的脸色很阴沉。

陈春霞:“南南怎么没有来?”

薛牧歌:“她心情不好,无法面对这些事情?”

陈春霞:“我还心情不好呢?你们三个谁是代表,只有一个人和我谈就好了,其他闲杂人员先去前台等着。”

大白:“陈总,这是南梓的委托书。”

我把委托书拿出来递给陈春霞的秘书。

陈春霞看过后,脸色更加难看,“这个南南,真是要把我气死了,什么事情都对外人说?”

委托书是薛牧歌写的,签字是南梓签的,上面委托的是我们三个是并列全权代表,这个是大白的主意,他害怕对付不了陈春霞,故意拉上我们两个助阵。

陈春霞:“薛经理,你年纪最大,既然南南没有把你们当外人,我也不把你们当外人,你就先说说。”

大白:“陈总,听说你要把南南嫁给一个香港的人渣,你不是要害她一辈子吗?”

陈春霞:“你们怎么知道乔加成是人渣?那都是竞争对手的故意诋毁。况且有钱人的世界你们也理解不了的,在场面上混的,谁没有些风流韵事,你以为那些没有传闻的就干净了吗?”

大白:“陈总,你作为南梓的妈妈,当然可以给她的婚姻提出建议,但是你至少也要征求她爸爸的意见啊!”

陈春霞:“这是她教你说的吧?别提南建国,他现在泥菩萨过河,很多他的债主还隔三差五催我还债呢?”

大白知道陈春霞在转移话题,她也不敢在南建国面前提这个事情。

大白:“陈总,这里有一段录音,你可以听听。”

该我上场了,我打开音频,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阿霞,南南是我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你可不要一时糊涂,姓乔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把南南往火坑里推。南南绝对不可以嫁给乔加成,这个事情我不同意!你如果真要这么做,我就死给你看!”

陈春霞嘴角一撇,嘴里说道:“真有你们的,真是做足了功课。你们可以对南建国说,要死他赶紧死,少拿死来吓唬我,不是他当年和女大学生眉来眼去暗中勾搭,我们怎么会离婚?这就是对他的报应。”

大白:“陈总,你既然一意孤行,我就不便多说了,你和南建国的恩恩怨怨,为什么要南梓来买单,我看出来了,你是用这个来报复南建国。”

陈春霞:“你要对你的话负责,信不信我可以起诉你!”

大白:“陈总,对于法律我有过一些研究,你起诉不起诉我无所谓,但是粗暴干涉子女的婚姻自由,法律上是有明文规定的,身为大公司的老板,这种事一旦传出去,恐怕对你影响不好吧!”

陈春霞:“就你们几个,看看消息能传出石祥路吗?”

我打开抖音,“陈总,我现在的粉丝数量有二十三万,传播的问题只需要一个视频,这不会多困难。”

陈春霞:“哼,吊丝就是吊丝,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你们如果胡闹,我有绝对的把握让你们住班房。春晓,叫周律师进来!”

没有两分钟,叫春晓的秘书领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人进来,大概就是陈春霞说的周律师。

周知庭!杭城的头牌大律师,震惊杭城的聂氏叔侄冤案的辩护律师,电视里经常上镜。

周知庭没有说话,大白的额头就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薛先生你好,我是陈总的法律顾问周知庭,现在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陈总,从现在开始,你一句话都可以不说,我和这三个全权代表沟通。”

我的妈呀,这回完了!

扭脸看了薛牧歌,一向活泼泼辣的她现在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周知庭:“薛融华先生,据我所了解,十八年前你由于参与古墩菜市场非法集资,被公安机关拘留了十五天;2012年6月13日,你酒醉家暴,你的妻子郭秀珍报案,你被带到派出所训诫;2015年12月9日,你因为聚众赌博,被中山路派出所罚款5000元,拘留7日。还有——”

周知庭被大白打断,“大白”脸色像猪肝,“姓周的,你这一波黑料爆的似乎有些不厚道啊,那都是过去式了,和这件事有关吗?”

周知庭微微一笑,“当然有关了,南梓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如果知道你的这些事情,还会让你作为委托人吗?非亲非故,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委托你作为代表,难道你背后没有什么企图吗?我现在就可以控告你有诱拐女大学生的嫌疑!”

大白张口结舌,实力明显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大白又端起了水杯,“周大律师,我承认说不过你,不过你想控告我,现在就可以去,我可没有拉着你。对于你的问题,我可以不回答。闺女,看你的了!”

薛牧歌毕竟喝的墨水多一些,当她从父亲不堪的黑历史中回过神,对周知庭说:“周大律师,既然你把他的黑历史都爆料了,那也说说我的黑历史?让我听听呗!”

周知庭:“薛牧歌,浙大工商管理系大四学生,系学生会组织部长,高等数学挂科,信用卡有两次不良记录,职业生涯规划是立志做一名CEO。对于你,即将走上社会的莘莘学子来说,我不好说什么,但是要提醒你,你的前途是光明的,但是一定要堤防社会上的有些人,这个社会很复杂,包括自己的亲人,不要被叵测的人心毁了自己的前途!”

反间计,典型的反间计!这周律师够狠。

薛牧歌:“周大律师,不要挑拨是非,你知道吗?我父亲为了供我上学,有一段时间工资发完后全部给我,他半年吃饭都是白水煮面条,连一根青菜都不舍得吃,然后只撒一些盐,请问你,这样的父亲会坑害自己的女儿吗?”

周大律师沉默了,事实胜于雄辩,古有三英战吕布,今有三丝战律师!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