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楚汉轶事:乌江的泪腺

时间:2019-10-16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9 下载

等到夜幕完全落下,你站在高岗上,看着远方灯火通明星罗棋布的大帐,内心却是对范增的想念。

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思念范增,得到的时候不知道,失去后吃了亏,才是割肉般的焦虑。

刘三儿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因为他有张良,所以一次次从你的手下逃脱,这次他再也不用逃了,你知道他这个流氓已经哄骗了六十万大军,准备给你致命一击,把你聚歼在垓下。

那些二货诸侯,你在心里鄙视他们,英布和彭越这些傻货,看来已经上了刘三儿的大当。

当你向一个人要什么就给你什么的时候,基本上这个人就是你最大的敌人,刘三儿就是这样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亲爹都敢出卖。

你手里摸着项家祖传的暖玉玉佩,这是你楚国贵族的高贵标识,玉佩传到你手指的温度也是寒意,白天的激战你以一当百,亲眼看到项庄也死在阵中,项家子弟此战损失惨重。

你的打法哪里是战斗啊,简直就是发泄,刘三儿派出一批批彭越的怂兵给你纠缠,你是杀不完,斩不净,跟割韭菜一样,弄了一茬又一茬。

刘三儿啊,可是真够狠啊,这是想活活把你累死,本来围着你弄个几个月,没有粮食了,大家都会饿死,可见刘三儿多么的急不可耐。

你看着心疼啊,这都是个顶个儿的好后生,八万拼六十万,他知道这次是凶多吉少,刚从广武前线扯下来的军士战斗力严重疲乏,哪里可以和修整了多时的诸侯军队抗衡啊!

你看着天上黑黑的夜空,心里生出一丝惊惧,垓下,难道是埋葬你的坟场吗?你开始怀疑了,尤其是后悔鸿门宴上没有听范增的话。

锁子甲在身上冰冷沉重,乌骓马用蹄子刨着坚硬的土地,虞姬长发披肩沉默的站在你的背后,尽管流矢不断,她还是那么安静。

项伯弓着背走上前,“大王,陈平来访!”

你其实是早知道项伯和张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还是固执的认为,项家的人都是忠心不二的,有敌对阵营的朋友也是正常,在那个乱世谁都避免不了复杂的人际关系,何况他们很早就认识。

不知道这刘三儿又耍什么花招儿,姑且去听听他们想干什么,你挽着虞姬的手十指交扣,缓缓走下高岗。

中军大帐里,陈平干瘪的脸带着一丝严肃,你看到了他的脸就想笑,这是一个任何人即使是盛怒下都不会杀掉的人,他的脸长的让人没有脾气,看着他的脸,他的眼,你仿佛大脑空白,掉进了一个冒着白烟的温水池,有种昏昏欲睡的样子。

“你来了!坐吧!”你说道。

“谢大王,小的还是站着说比较好,天冷,气喘的毛病犯了,坐着气管不通畅,说话不方便。”

你随意,你说。来干嘛呢,你问。陈平把丝瓜脖子扭动了几下,眼睛向旁边看了看,你知道许多话是不能外人听的。

你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包括虞姬。

“大王啊,汉王星夜让我前来,就是跟你商量商量,仗已经打到这个份儿上了,下面的事儿怎么办?”

听到陈平说汉王二字,你开始说粗话,陈二楞,什么狗屁汉王,刘三儿,给我记住了,在我面前他永远是刘三儿。

“嗯嗯,大王,好好,刘三儿这次让我给你商量,你看我现在能不能跟你说啊。”

你点点头,故意把腰板挺直,因为你不想让陈平回去跟刘三儿报告出你的负面信息。

“大王,我这人最爱说实话,说错了你也别生气啊。”

姓陈的,你怎么是个啰嗦蛋啊,你说。

“大王,这大冷天的打仗不是事儿啊,这仗打到这番光景,我奉劝大王别再撑了。我们给您寻了个好去处,您倒是可以和刘三儿二分天下,汉王,不是刘三儿,他一直对你在鸿门宴上放他一马心存感激。”

你还是耐着性子再听,但是手已经按在剑柄上,说吧,什么好去处。

“东海上有一处海岛,老秦皇帝时候大师徐福带五百童男童女安居在那里,最近也是凑巧,他们派来使节,说当地飘过来一群琉球人,专门欺负咱的人,邀请大秦派出大将支援,这秦朝不是也被你灭了吗,干脆你领着人马去那里当你的海上霸王,刘三儿当他的陆地霸王,以后你们海水不犯井水,大王,你可否思量思量。”

你知道有那么一个海岛,以前还担心刘三儿他逃到海外,看来刘三儿这家伙精着呢,他们想到了一块儿。

陈平,我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儿,天下免费的饭要不是不好吃,要不是藏着什么目的,你说道。

“大王,实在是高明啊,我的小把戏哪里会瞒过你的双眼,是这样,当年你和刘三儿遇到虞姬娘娘的时候,是刘三儿先遇到她的,这多年过去,他还是对那事念念不忘。”

陈平故意用那事代替虞姬,你听了默不作声,难道这就是交换的筹码,刘三儿啊刘三,在江山和美人之间,你是中国第一号大胃王啊!说什么平分天下,都准备把我赶到水里了,地上的全是你一个人的,真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大王,我说完了,如果你想明白了,天亮你把虞姬交给项伯,他会办这个事儿,明天中午,我们会在东南角留个缺口,只允许你带1万人马离开垓下。”

你可以滚了,你阴冷的说道,这海上霸王的头衔让你有了一点动摇。

烛影摇红,你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入内账,我知道你在偷听,为什么每次你要偷听我的谈话。你开始斥责虞姬。

虞姬默不作声,过了片刻,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你干什么,难道就这么急不可待,你开始发火儿。

“我想,我还是跟项伯去吧,这样大家都好过一点了,这么多年,是我拖累了你。”

要去现在就滚,别说那么多没有菜水的话!你几乎是咆哮了。

等你冷静下来,听到了虞姬去账外干呕的声音,你心头一凛,急忙跑了出去,虞姬,刚才我太无礼了,你怎么了?你问道。

“我有了!”你听到这句话,麻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更加悲伤。

你在权衡,刘三儿知道虞姬怀了自己的孩子,那将来他们二人都难活,即使自己逃到海岛,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了。

你已经为了要孩子,吃了很长时间的药,现在有孩子了,可能要断送在刘三儿手里。

不行,你打定了主意,为了孩子也要拼一把,山东还是自己的根据地,鲁公是自己铁杆儿交情,只要跑到山东,就可以卷土重来。

既然陈平来提了条件,他们必然放松防备,如果用小股轻骑,必然能突围成功,你当时这样想。

你率领八百精骑,回头看了一下,心里说道,垓下,永别了!你们开始冲击郦商的防线,在整个包围圈中郦商的防御能力最为薄弱。

天亮时分,经过一夜苦战狂逃,你终于渡过了淮水,虞姬的脸色虽然憔悴,也泛出希望的光芒。

你让侯魁清点了人头,还余下了一百多人,你命几个军士去村里抢了些食物,吃过后,你们开始向阴陵奔去。

老天就是这样,越是在运气背的时候越是欺负你,你在阴陵迷路了,刘三儿的追兵也趁空赶了上来。

你杀红了眼,这次的追兵明显不是彭越的怂兵,所以你砍杀的非常费劲,你边战边撤,当你把先头的追兵都砍完的时候,你听到了鸟叫。

回头你看到江鸟盘旋,已经退到了乌江。

侯魁拿着水袋来到了你的跟前,“大王,天无绝人之路,这是老天在帮我们,我爹正在渡口等着接我,大王我们可以回到江东。”

你看看侯魁,又看看虞姬,还有浑身如血人的其他二十七人。你爹的船有多大,你问道。

“能坐几十人吧!”侯魁说道。好,你看着弟兄们,心里豪气纷飞,兄弟们,这么多年你等随我出生入死,也是我们命不该绝,此番回到江东,必将在一年内干掉刘三儿,你说。

话还没有说完,抬头看到了乌压压的追兵, 快跑,你喊道。

你的乌骓还算争气,驮着你和虞姬跑过了齐腰高的草地,当你到了江边的时候,你发现后面除了侯魁之外,许多人都没有过来,原来草地下居然是淤泥,有人已经陷了进去,死亡的威胁把这些战士的战意都给击溃了,他们惊恐的嘶喊着,你眼睁睁看着许多人挥舞着双手求救,最后慢慢下沉,被淤泥吞没。

追兵也停在了很远的地方,他们的箭也在半途落下,这里远在射程之外。

刘三儿,你小子就哭吧,我让你眼睁睁看着我大摇大摆的走,侯魁,你爹呢,你说。

“爹,爹,你在哪里啊,我是侯魁。”侯魁对着江里喊道。

江面上划来一只小船,近了,老艄公喊了侯魁的名字,救星来了。

“爹,这是我家大王。”老艄公给你施礼,你压制住高兴的心情还礼。

“爹,不是咱家的大船么,怎么是小船?”

“别提了,都被刘邦的人给抢走了,他们说有个大人物要带兵出海,要跟走一万人,所以挨家挨户的弄船啊,就这,小船还是他们看不上眼儿,我修补的。”

你听到老艄公的这句话,知道海上霸王的事情是真的,这刘三儿还是做了准备的。

那老伯,我们上船吧,你看到远处追兵正在砍树,把树枝往淤泥上扔,知道他们马上要过来。

“大王,我的船小啊,连我在内,只能乘三人啊。”侯魁的爹看了看虞姬。

你开始犯难了,江中风也大,你开始内心挣扎,本来老艄公是接儿子的,你只是撘一个顺风船,侯魁算一个,那不能上船的只有虞姬。

在侯魁和虞姬两人里,只有一个人上船,虞姬上船,老艄公不愿意,侯魁上船,你又撇不下虞姬,杀了老艄公,侯魁肯定不干,侯魁不干,自己把他杀了,这等不仁不义的事情也做不出来,况且这船你也玩不转,现在的情形,还是死路一条。

“你们上船,不要管我。”虞姬白衣素裙,“大王,侯兄弟,你们记住我就行,我先行一步。”

没有等你回过神,虞姬一头扎进滚滚江水,如一只翻飞的蝴蝶,顷刻间就被江水吞没。

那朵鬓角的扶郎花被风吹到江岸上,鲜艳的扶郎花是那天突围的时候,虞姬故意带上的,扶郎,扶郎,就是辅助郎君的意思,你憋了几天的愤懑发泄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呀,你抱着头蹲在地上。

“大王,难道娘娘他有了身孕,我真浑啊,我真该死。”侯魁对着爹磕了三个头,“爹,我恳请你把大王渡过乌江,儿死而无憾。”

老艄公说道:“儿啊,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爹,我坏了大王的子嗣,就是活着一辈子也是纠结啊。我要把娘娘给寻回来。”侯魁一把推开老艄公,跳进了江中。

老艄公看着江面,呆呆的说,“大王,我儿坏了你的子嗣,你坏了我的子嗣,我们两清了,现在我们可以上船走了。”

你看到追兵已在百步之外,仰头看看天上,云朵翻滚着和蓝天纠缠在一起,你就是我的天啊,你记起虞姬的话。那你就是云了,你猜的真对,我的小名儿叫云儿,虞姬说。

没有虞姬,去了江东又如何,没了孩子,当了皇帝又怎样?你断了念想,牵着乌骓马把马缰绳递到老艄公手里,老伯,我这乌骓马随我多年,你就带它过江东吧,你说。

“哈哈,什么,大王,你说你的马是乌骓马,我们怎么这么傻啊,我傻的丢了儿子,你傻的丢了老婆,穷养过马,这乌骓是会游水的好手啊!我这么这么傻,这么傻,哈哈,哈哈。”

你无语了,老艄公失魂落魄的扔掉缰绳,独自上了船,你摆摆手,老艄公摇摇晃晃划船走了。

追兵闹哄哄的涌了上来,他们用门板和树枝铺路,为首的吕马童和杨喜格外兴奋,争着要立头功。

你两眼冒着火星,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如此狼狈,你电光石火中明白了一个真理,君子永远斗不过流氓,年龄小的永远斗不过老的,没有了叔父和范增,就是回江东,结局也还是如此。

江风肆虐,你的斗篷烈烈作响,你把侯魁带来的项字大旗用力插入地下,你看着风把战旗拉起,你扬起了砍卷了刃的剑,你开始奔跑,你开始调动你汹涌如江水的恨意,你怀里还有那朵扶郎花,你的耳边还有虞姬的芳香,你————————————

你高喊着,刘三儿,老子来了!有种出来决一死战!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