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雪映山河满江红(12)

时间:2019-10-16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9 下载

第十二章 银戟小画萧笙默

金国特使没了踪影,他只听得远处有马蹄声,他穿过深巷,眼前是一处窄桥,由青石砌成,只能并肩通过三个人,两头都是台阶,中间是拱形的桥面,便于推车,这是一个三孔桥。

如果还有第三次狙杀,说明特使已经远逃,如果风平浪静,说明特使已经躲进巷内。

杀手的级别,让韦一鸿意识到这个特使的身份非同一般。既然杀手出动,只有脑子不够用的人才会贸然躲进据点。

凉风从耳边吹过,有一点稍感轻松,这时候他忽然忆起了几句话,我愿化身石桥,为你受五百年风吹,为你再受五百年雨打。

头上明月照,桥下有水流,桥上呢?

你见没见过最美的背影?美的让人看着心碎,那个背影正斜倚桥栏,箫声起处,凄凄惨惨,正是那首李白的《菩萨蛮》。

“暝色入高楼,楼上有人愁。”

韦一鸿的心一紧,眼角湿润了,呆呆站在桥下,聆听着凄美而又熟悉的箫声。

以前在青城山的时候,清晨他通常会在日出时候,盘腿在峰顶向日而坐,耳边就是这首曲子在山谷中回响,“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萧声如泣如诉,似有满腹幽怨,让人心疼。未几箫声中断,红衫翠袖的女子弱弱说道,“何当共剪西窗烛,韦兄数年不见,还是儒雅如初啊,你想不到我们今天会在这里见面吧?”

当女子转过身来,韦一鸿压制着内心的激动,“小默,这几年,你还好吧!”

“自青城一别,我回到了辽东,我过得很好,多谢韦兄牵挂,前路凶险,望韦兄就此止步!”

大敌当前,他竭力压制着自己不去想从前,可过去的事情像沸腾的滚水,咕嘟咕嘟冒着泡,盖都盖不上。

桥上女子就是他的知己红颜萧笙默,当年这个辽国最后的皇族公主在国破家亡后,游历名山大川,经过青城山,他们相遇了。

漠北女子应该是天生豪放,而萧笙默却是温婉如江南女子,他们结伴而行,共同在书庐谈诗作画,在林间吃茶抚琴,山谷间研习武功,那段神仙日子,犹如昨天。

不是每一段相遇就会有结果,不是每一个离别就会有再见,宋辽世仇,国仇家恨,这段无果之缘,终结于彼此心照不宣,萧笙默满含幽怨回到辽东,他则投笔从戎追随岳家军。

“我如何也想不到,你会帮助金人,小默,请你让开!我不想和你拔刀相见。”

“欠人家的终究是要还的,韦兄,如你执意过桥,今夜,我们会做一个最后了断。”萧笙默还是弱弱的说道。

面对萧笙默,韦一鸿陷入两难,大义与小爱相互碰撞,首先他经过两战元气大耗,其次即使平素萧笙默的武功和他不相伯仲。

桥上的萧笙默一手拿箫,一手背后,沉默的盯着韦一鸿下一步动作。

“小默,得罪了。”韦一鸿快步一跃向桥头冲去。

箫声起,是李白的《忆秦娥》,凡是江湖人听到这首曲子,知道是萧笙默要动手杀人了,江湖人称此曲为“黯然消魂曲”。

曲子悲哀至极,韦一鸿觉得丹田内息被箫音冲击,一口鲜血被压在喉口,迎面又见一物飞驰刺来。

他侧面躲过,知道这是萧笙默的银戟,银戟带着哨音又飞回去,另一个银戟又打了过来。

银戟的小枝是中空的,两端有孔,所以可以发出哨音,专门干扰对手。

随着曲子的进展,萧笙默的攻势也越来越急,两支银戟交替袭来,让人应接不暇,更有箫声扰乱心绪,哨音诡异绵长,韦一鸿渐觉吃力。

这《忆秦娥》分为十句,“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曲终人亡,这是萧笙默的武功绝杀之技,韦一鸿听到曲子已经到了“咸阳古道音尘绝”,知道她的杀意渐渐炽烈,马上就要迸发。

他运剑如虹,几次被银戟给挡了回来,始终被萧笙默压在桥下,当曲子到“西风残照”时,萧笙默双戟齐发,发出更为迅疾的尖啸,夺命追魂,韦一鸿长剑一格,丁丁两声,双戟的大力如排山倒海,重重撞击在的身体上,他先是虎口被震裂,然后小臂麻木,整个人就像断线的木偶,倒在数丈之外。

这时那口压在喉头的血再也压制不住,便喷了出来,地上立刻呈现出梅花绽放的扇形图案。

他大脑立刻陷入混沌,但是箫声也戛然而止,战到此时,即使一个拿着菜刀的农妇,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他。

当他恍过神来,立刻大叫,“小默,你为何要这样?”

桥上的萧笙默,扶着栏杆歪在桥边,又有谁会真的去杀自己的心上人呢?

是她硬生生收住爆裂的杀招,反噬之力把她也彻底击倒,韦一鸿抱着她的肩膀,拿起她手里的箫,血从箫管里淌了出来。

“小默,小默,你怎么这么傻!”韦一鸿痛苦的说道。

“鸿哥,不-要-怪-我。”萧笙默气若游丝,断断续续说道。

“小默,不会的,我不会怪你。”韦一鸿看着生命就要耗尽的萧笙默,心如刀割。

“那就好,君问归期未有期,鸿哥,我、我在辽东,是、是,”她的声音渐渐微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韦一鸿单掌抵在她的后心,输入了一道真气。

她又渐渐回复了元神,深情的看着韦一鸿的眼睛,里面是怜爱和温柔。

“鸿哥,我天天盼着你,你有朝一日回去找我,我这次来,是、是,真的等不下去了。见到你,真,真好!”

“鸿哥,不要哭,这都是我命不好,我知道,知道有个赫连姑娘,她,她非常爱你,你也要,好好,好好,爱——她!”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箫笙默的手伸到他的脸上,为他拂去泪水,可是突然就垂了下去。

他哭了,哭的肝肠寸断,紧紧抓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远处铜锣巷里传来伶人调丝竹的声音,天快亮了。

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有谁知道这一夜如此悲伤。

刻骨的忧伤像天上的暴雨,淹没了桥下的河流,淹没了有情人的心房,如果没有牵手的未来,何必要有牵肠挂肚的过去?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新民歌之 的评论
还有很多首的呀..
OK庞广龙 对 世界从此光 的评论
就是这样的世界是美好的..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美丽的西部——就是我家乡..
OK庞广龙 对 聆听絮语/ 的评论
是的,美好的西部在召唤我们..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西部欢迎你-----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