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笑傲江湖续集(3)

时间:2019-10-25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9 下载

三、惊  煞

他的剑鞘普通的很,摸上去有点颗粒感,这只是一般人在街上都可以看得到的寻常货色,而他只是作为装饰,真正动手也根本用不上。他挎着这把剑一路向西,沿途平安无事,只偶尔碰到一些江湖浪人,蓬头垢面,大劫已使江湖人才凋零,现在出来混的,像样的很少。

“站住”,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背后飘了过来,不用回头,绝对是向问天这个死狗。他收住脚步,向问天丑陋的脸庞惹人生厌,“去柳西镇怎么走?”

他回过头,用川音说:“向前十里路,看到巴郎酒楼的招牌,就到了。”

“谢了”,向问天话毕立刻策马狂奔,后面的随从急忙跟上,弄得狼烟动地。

说到柳西镇,近几年闻名天下,那里居住着黑白两道见了面都绕着走的人,他就是风清扬的惟一私生子沐春风,绰号“想死不难就找我”。

华山派“剑宗”和“气宗”分离已久,两宗杀戮惨烈,风清扬一早就把儿子送给别人领养,这个秘密暴露也只是三年前,“漠北十一狼”准备血洗柳西镇大捞一票,被江湖人发现一夜尽数死在独孤九剑之下,当时令狐冲被幽禁在少林寺,江湖中除了令狐冲,难道还有第二人得到了风清扬的密传。

后来,证实是这个叫沐春风的人一举格杀了这帮悍匪。关于和风清扬关系,还是在风清扬临终之前委托武当清虚道长,才大白天下。

沐春风性格怪癖,令狐冲三番五次请他出山,他都不肯,弄得任盈盈大为光火,发誓要背着令狐冲干掉他,毕竟江湖人视面子如生命。

通往柳西镇的石板路,在雨后,空气稍寒,路面上沾满了枯黄的落叶,像极了客死异乡的江湖人。如果不是向问天问路,他还不会特别注意柳西镇,所以发现各路江湖人马,正向柳西镇悄悄积聚。

两名华服少年骑着大宛名马,休闲自在边走边说:“表弟,沐春风这样的绝代高手,说死就死,都说是东方不败把他杀了,我寻思不对劲!”

什么?沐春风死了,居然还是我杀的。可见,天下人都相信了我没有死的事实。他心里一咯噔。

“表哥,这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沐春风什么人,东方不败什么人,八竿子打不着,他们捉对厮杀有什么意思?准是任我行这个老魔头搞鬼,动用正派力量查找东方不败,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没有一盏茶功夫,柳西镇十字街已是杀气纵横,华山派弟子和魔教冷月堂的厮杀已是血溅当场,十几个人尸横长街。

现场只有一些亦正亦邪的人物冷眼旁观,深秋肃杀的寒意沁人心骨。眼看华山派弟子落尽了下风,一同前来的二十多名弟子剩八、九人还在苦力支撑,其中两人腿受了伤,围成的剑阵威力大减。

一声惨呼,又有两名弟子被铁链子卷走了长剑,紧接着一道白光如匹练,两人倒毙当场。躲在街角的向问天偷偷发出了致命一击。

忽然,他眼前一晃,一物疾驰而过,旋即加入战阵,顷刻,空气凝滞,死一般的寂静。

除了那人,都倒下了,包括刚才占尽上风的魔教弟子,看热闹的想拔腿逃走,也被死死钉在原地。

那人异常冷静,直到一名魔教弟子用垂死得声音问:你—是—谁?

那人冷冷回答:东方不败!

那么,我又是谁?那人转头,他看到一张自己的脸,从前的,苍白而棱角分明。

向问天早已屁滚尿流,狼狈逃窜了。

一向以“春风十里望不断,依红偎翠小江南”闻名的柳西镇成了人间地狱。

等那人飘然离开,他仿佛置身梦中,反复问自己,是不是自己真死了,如果没有死,为何自己的一腔热血在刚才波澜不惊。因为那人明明白白用的就是葵花宝典,无论身形还是手法,除了当世硕果仅存的几个高手外,没有人能分辨出来。

关于东方不败在世的谣言甚嚣尘上,加上向问天亲眼所见,任我行已经坐不住了,他决定亲自出马,到柳西镇看个究竟。

经过华山派和魔教几番厮杀,柳西镇除了风烛残年的老人外,其他人都出去避风头了。沐春风的宅子冷冷清清,一口漆黑的大棺材立在中厅,里面传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屋内还有几具激战惨死的江湖子弟的尸体,因为他家来的目的不是来送葬的,独孤剑谱是各派争夺的核心。

任我行走入正厅,来到棺材旁边,一抬手,内力把棺材盖子震开,他来到棺材旁边。里面躺的就是沐春风,左耳朵上原本褐红色的“拴马桩”(一个肉瘤)没有一丝血色,好似萎缩了一些,面容恐怖异常,两只眼睛睁的大。

任我行抬腿一记“横扫千军”,棺材破碎,尸体径直飘向半空,任我行旋即飞身而起,探手抓住沐春风脉门,发觉冰凉无息。忽然,任我行发现自己内力竟源源不断流向沐春风,大吃一惊,身形暴退,用了十成功力才摆脱对方。

“你到底是谁?”对方一语不发,连出杀着攻向任我行,招式凌厉异常,都是任我行惯用招式,内力与任我行不相伯仲。两人激斗五十多个回合,“沐春风”旋即虚晃一记,迅速逃走。刚才任我行内力被吸走一成,也不敢轻易追赶。

当世诡异的武功,已经不再神秘了,巨大危机不但让东方不败惊骇,而且也让任我行压力重重。没出五年时间,独孤九剑、吸星大法、葵花宝典尽数有人窥探其中秘奥。当世高手的地位已经摇摇欲坠,换做是谁,都会寝食难安。

世事无意了沧桑,只有一个人例外,令狐冲还悠闲的喝着“杏花村”,看着青翠的竹林从枝叶繁茂到深冬的瘦骨嶙峋。

他刚吹奏了一曲《笑傲江湖》,儿子在一旁听得入神,这才是人生的乐趣。平日里任盈盈不断跟他絮叨江湖上发生的大事,他一概置之不理。经历大劫之后,他心如止水,看透人性的丑恶,只愿终老林泉。

“虽然没有和沐春风有什么交情,毕竟是风清扬的儿子,这样不明不白死了,天下人如何看待你?现在日月神教和华山派杀得血流成河,你还有心情喝酒?”生了孩子后的任盈盈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改以前温柔贤淑的样子,跟个小怨妇一般,不是唠叨孩子,就是唠叨他。

令狐冲很明白老婆的心思,她是担心父亲的安危,尤其是东方不败在世的传言已经让她几天睡不好觉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