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笑傲江湖续集(4)

时间:2019-10-28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30 下载

四、伏  击

其实,被天下人认为邪恶的东方不败在令狐冲眼里是个性情中人,至少比岳不群真实。还有他的武功,在这世上,说他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记忆一旦被打开,令狐冲只记得黑木崖后山万花丛中,珠帘锦帷,富丽灿烂的绣房中,穿着妖艳的裙衫,左手拿着绣花棚架,右手持着一枚绣针,低头绣花的东方不败就像盛夏的风景,定格在他的脑海中,很显然这种印象是不正确的,至少那天恶战的时候,他看到的东方不败是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

对东方不败的恶意宣扬和丑化无疑是任我行上台后的头等大事,所以三人成虎,经过锲而不舍的编造和加工,凡夫俗子们就会信以为真。

惊心动魄的恶战仿佛就在眼前,那炫目的红衣在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令狐冲四人中间穿梭,诡异的杀气在恍然不觉中纵横交错,细小的银针像幽灵一般把当世高手搞得狼狈异常。

殷红的血从任我行的左眼滴落,他自己的脸也被刺了几下,火辣辣的疼痛,自己的剑如疾风,左挡右挡,还是无法击破那张内力织就的大网。

银针连着丝线不差分毫,带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杀气,攻向他们死穴。若不是盈盈以非常手段对付杨莲亭,使之分心,他们四位高手也奈何不得。东方不败运针之术,早以达到了化境,那一池碧波被风雷之威激起,到处都是四溅的水珠,而水珠环绕的东方不败,在落于下风之时,依然淡定如初。

盈盈所说的那些江湖事都与东方不败有关。女人骨子里的惊惧比男人来的快,也许是她们的直觉太灵敏了。

她担心的事情令狐冲何尝不知道。只是重出江湖意味着什么?纷争,权力,欲望,欺骗,恩仇都会随之而来。何况,他们现在还有了儿子,一想到这个,令狐冲的眼里满是温柔。

他自小没了父母,被岳不群夫妇收养,对父母之爱憧憬万分,如今可是要加倍给这个孩子。小家伙出生的时候正是枫林红透的时节,就起了名字叫念华,就是思念华山的意思,四岁的儿子整天跑来跑去不知疲倦,长得太像盈盈,漂亮的五官,清灵灵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小脸,非常惹人喜爱!

正出神想着,盈盈拉着儿子过来了。“冲哥,我都收拾好了,咱们出发吧!”令狐冲点点头,“收到岳父的消息了?咱们在什么地方与他老人家会合?”盈盈看了一眼小孩子,说:“在柳西镇,爹爹刚与人交过手,要我们到那里会合。孩子还小,我们先把他托给谢三哥照料几天。”

要到柳西镇,必须经过花溪镇。日夜兼程到了花溪镇已是薄暮时分,天气稍寒,进入初冬了.农历的十月初一是鬼节,天雾迷漫,飘着火纸的烟有些呛,灰灰的槐树无声地静立着,仿佛也知道这个节气是阎君法外开恩,小鬼们都出来狂欢了。

傍晚的花溪比平常要热闹,因为柳西镇一大半的人都来这里避乱,市面比以前热闹许多。

而镇上唯一的同福客栈相较之下生意清冷,毫无生气,避乱的人们在附近的山洞里居住,日子过得也比较舒服。伙计们懒懒地坐着,没有起来招呼客人的。

令狐冲扫了他们几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一个好似在华山论剑时照过面的青城派弟子,也沦为了客栈的伙计,如是这样,也不失为一个退隐江湖的好办法。隐居江湖日子久了,许多人也都面生了。

晚饭过后,他和任盈盈一道外出顺便要去集市上逛逛,“掌柜的,晚上有没有热闹的地方?”

“这位公子,出了门左拐,走到第一个路口向南,是本镇的土地庙,晚上很热闹,有卖东西的,还有最近从波斯来的变戏法的胡人,还有一些鞑靼人。”同福的老掌柜说。

他和盈盈一起走出了客栈,“盈盈,你不觉着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令狐冲说。

盈盈眉头皱着,担心地说:“你多虑了,光凭这些虾兵蟹将,想和我日月神教为敌,无异于以卵击石。我真担心,阿爹现在伤势怎么样?”

土地庙前的确非常热闹,卖艺的、算命的、卖布料的,许多小商小贩布满了长街。

胡人在卖力的玩吐火的游戏,两个腮帮鼓鼓的,冲着火把用劲一吹,火舌足足有3尺长,人群一阵阵喝彩。

波斯人笛声空灵,伴着笛声一条眼镜蛇在毯子上婀娜起舞,小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看着。

竖着“铁口神算,参透命理”招牌的赵秀才,身旁也围着一群市井妇女,有的要他算老公能挣多少钱,有的要他算能不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卖布料的周五娘则趁着夜色赶紧把质地不太好的布料进行大贱卖。“快来买了,2文钱一尺的花布。”

令狐冲看到远处,凄清的月光下,一位身着翠衫的背影一闪进了另一条街,心头猛地一震。

“冲哥,看到什么了。”任盈盈问道。

令狐冲一把拉过任盈盈的手,两人一跃,上了房顶,几个起落,来到翠衫女子经过的巷口,下面空无一人。

“难道是我眼花了,刚才看到一人背影,像极了小师妹。”令狐冲说。

“我们不是亲眼看到她死了吗?是仪琳亲手把她给葬了,别想了,可能是眼花了。走,我去买块布料,给阿爹做件棉袍。”任盈盈特别理解令狐冲对岳灵珊的感情。

怀着对岳灵珊的思念他又来到土地庙前,周五娘看到这两口子穿着文雅,像是个大买主,显得格外热情,任盈盈一手捏着布匹的这一头,周五娘拿着剪刀从那一边沿着布匹剪过来。

忽然,剪子变了方向,直插任盈盈喉头,任盈盈身子一侧,一掌击出,周五娘身体暴退。

背后波斯人拿起一个袋子空中一扬,毒蛇从天而降,洒向令狐冲二人。

侧面吹火的胡人,更是奋力一吹,大团的火球扑向他们。

算命的赵秀才拿起卦签的竹筒,一记“暴雨梨花”,几十只卦签如飞蝗般奔向令狐冲而来。

这几人的偷袭配合的天衣无缝,几乎是同时出手,就是一等一的高手想在此刻全身而退都是不可能的。

更有周五娘一声尖啸,布匹五颜六色从各个方位穿过令狐冲夫妇头顶。

令狐冲使出“破剑式”迅速将毒蛇斩断,一手使出一掌,掌风势如奔雷,把火球打碎。任盈盈则长鞭一抖,宛如蛟龙,尽数把卦签击落。而头上,布匹则铺天盖地,要把他们困死。

忽然,只听得几声惨呼,伏击的几人好似极度惊恐,接着除了四散的人群,土地庙前肃穆宁静。

拨开布匹窜出来,令狐冲看到刚才的几个人都是七窍流血,横尸长街。

着了火的布料也“哔哔啵啵”的发出响声,看来施救的人已经走了。

“看来此地不能久留,我们尽快离开。”令狐冲一手抹着汗一边对妻子说。

“好险呀!这帮刺客是什么来头,如此庞大,当今武林还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新民歌之 的评论
还有很多首的呀..
OK庞广龙 对 世界从此光 的评论
就是这样的世界是美好的..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美丽的西部——就是我家乡..
OK庞广龙 对 聆听絮语/ 的评论
是的,美好的西部在召唤我们..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西部欢迎你-----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