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雪映山河满江红(22)

时间:2019-11-01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3 下载

 第二十二章  舍身断臂破危局

那人一身葛衣,面如冠玉,身材颀长,董诗黎低声叫道:“庄主。”来人正是梅庄主人年成九,他儒雅飘逸,有“梅妻鹤子”的雅号。

“梅庄地界,就是我的地盘,就是赵构过来,也要看我的心情,借我的地盘做买卖,没有我同意,你们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诸葛空见横空杀出年成九,知道拖得久了,会越来越麻烦,凭刚才年成九身手,从高处落在雨后的泥地上,白色的袜子居然没有一个泥点儿,就知道此人的内力是十分了得。

“年成九,你梅庄算个屁啊,大宋天下,你这小小的梅庄,信不信道爷一把火给烧了。”诸葛空今天的好心情被搅得异常恶劣。

年成九连正眼都不瞧诸葛空,只对韦一鸿说话:“侯爷,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我们可是事先就约好的,一人换一人,不要让年某失望!”

说话之间,身子跃向韦一鸿,探出手直接来抓完颜宗美的胳膊,他想直接抢人。

韦一鸿哪里容他近身,立定原地,单掌向年成九打出十二掌,三掌封下盘,专攻膝盖,三掌打腰部,直击丹田,三掌打膻中,三掌打头,年成九也不示弱,打起十二分精神用全力拆招破招,结果还是被逼回原地。

“好个大碑掌,没成想侯爷功力如此精湛,不愧是岳帅手下第一高手,年轻有为,佩服,佩服。”

诸葛空没有等年成九站稳,一招“长虹卷日”,攻向年成九的肋部。

董诗黎见主人遭袭,挺剑刺向诸葛空。诸葛空一手抓着赫连晓雪,一手攻击年成九,侧面还要对付董诗黎,刚才损耗了真气,他不能恋战,看韦一鸿正抓着金国密使,惶急中准备兵行险招儿。

诸葛空长袖一收,抓着赫连晓雪跃到马车上,突然把赫连晓雪抛到离韦一鸿不远的半空中,赫连晓雪一声惊叫,这边韦一鸿出于本能,跃起去接赫连晓雪,自然就松了抓完颜宗美的手。

韦一鸿此举正中了诸葛空的圈套,诸葛空长袖一卷,把完颜宗美就拉到自己身旁,事出突然,年成九半空中想去抢人,飞身冲向诸葛空,诸葛空挥着断袖凭着毕生功力和年成九激战了七个回合,年成九被打飞落在泥泞里,诸葛空也没有好受到哪里,胸中气息翻涌,他强压一口气,想一鼓作气杀了年成九,袖子忽然成了布棍,变得坚硬无匹,直击年成九。

董诗黎把伞一张一合,伞骨内的暗器打向诸葛空,同时,一剑刺向诸葛空,诸葛空袖子卷着完颜宗美,见暗器打来,布棍改变了方向,格开窄剑,袖子然后哗然散开一摆,暗器尽数被打掉。

诸葛空对年成九说道:“名震江湖的梅庄,不过尔尔,玩物丧志,你常年浸淫声色犬马,功夫荒废了不少。既然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惹怒了本道爷,我就先杀了你们一干人,然后再把梅庄烧成白地。”

韦一鸿趁这边恶战,早已接住了赫连晓雪,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看着晓雪长长的睫毛,“你受苦了!”

赫连晓雪躺在韦一鸿怀里,尽管大家生死难料,心里的踏实感比任何时候都厉害,她的心跳的通通响,不好意思的说道:“快放我下来。”

岳雷说道:“晓雪姐姐,马车里有干净衣物,我给你盯着,你先换了再说。”

韦一鸿见诸葛空把人抢走,正在得意忘形之时,扭头对荷塘里说道,“里面的朋友,还不出来?”

众人都往小西湖里观望,只见完颜宗美身上的绳子突然掉落,暗藏的短剑刺入诸葛空的腹内。

诸葛空惨呼一声,一拳向完颜宗美打来,完颜宗美并不避让,另一只短剑迎上诸葛空的拳头,遭此暗算,诸葛空失去理智,他的拳风凌厉狠辣,内力居然逼迫短剑寸寸折断,一拳就打在了剑锷上,当场就把完颜宗美打了出去。

年成九和董诗黎齐喊道:“小皇子!”

韦一鸿急忙上前,扶住完颜宗美,拉下了蒙头的黑布,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诸葛空身子软沓沓的滑到地上,“想道爷我经历千生万死,最后还是栽到你手里,韦一鸿,你等着,还会有人来收拾你,那个无耻小人,你报上名来,道爷我就是做鬼也会找你索命。”

那人的一条胳膊是被彻底废掉了,那人抹掉嘴边的血,“在下夏知非,论无耻,跟你差的很远呐,你堂堂一等高手,为了达成目的,以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作为要挟,真是让天下人耻笑。”

“韦一鸿,我家主人你到底弄到哪里了?”年成九问道。

“你们放心,你们的小皇子在安全的地方,早料到路途凶险,我们已有周密安排。”韦一鸿道,又扶起夏知非,“夏大哥,可有大碍?”

“贤弟,愚兄也是尽力了,再留下来也是给大家添麻烦,我就此别过。”夏知非是韦一鸿的好友,善使短剑,江湖人送绰号“西风剑客”,此次前来营救岳夫人,假扮完颜宗美,本来就抱着牺牲的决心,结果成功格杀诸葛空。

目送夏知非离开,他们看见诸葛空的三个道童,三个道童见诸葛空性命无多,连忙跪下磕头求饶,韦一鸿说道:“让他们去吧!”

“留不得!”年成九身形一掠,袖子飞出一团物事,打中道童,三人倒地身亡。

“你如何滥杀无辜!”岳林斥责道。

“你等杀了诸葛空,风声泄露,张俊岂可饶了我梅庄。”董诗黎接口到。

清理完现场,一行人分别坐两辆车去向梅庄。

晓雪坐在车内,依偎在一鸿肩头,经历了生死,她的内心更是感念人生的可贵,此刻就和心爱的人坐在一起,这是她期盼了很久的愿望。

经过下午恶战,天已近晚,晓雪安静的被韦一鸿揽到臂弯了,心里确实极不平静。

“晓雪,你跟着我受苦了,居然连累你卷入江湖恩怨之中,你爹娘情况如何?”

“我是被道童骗来的,说是你要上前线,约我过来道别,他们没有难为爹娘。”赫连晓雪说道。

拉开帘子,雨后的天空月亮格外亮,蛙唱此起彼伏,“一鸿,我们成亲吧。”赫连晓雪在耳边吹气如兰。

“等这一战了结,我大宋可能迎来十年的太平光景,岳帅这次下决心,要一举击毁金国主力,然后北渡黄河,攻入金国腹心。”

韦一鸿把赫连晓雪搂的更紧了一点,其实对于未来,他比岳飞还要清醒目前的局势,他害怕一松手就会失去她,每一场恶战,都有熟悉的兄弟倒在洒满热血的故土上,自己有情,是否有命,陪着晓雪走完这美好的人生,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这次冒充官军抓完颜宗美来换岳夫人,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冒险,如果被皇上知道,岳帅会受到极大牵连,如果完颜宗美交给官兵,秦桧等人绝对不会来交换人质,金贼就可能在战场上拿岳夫人作为威胁岳帅的最后一张王牌。

他决定到明天什么事都不干,先让人安全送走晓雪,诸葛空死前说还有人要来,必然是比诸葛空还要厉害的高手,那究竟是谁呢?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新民歌之 的评论
还有很多首的呀..
OK庞广龙 对 世界从此光 的评论
就是这样的世界是美好的..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美丽的西部——就是我家乡..
OK庞广龙 对 聆听絮语/ 的评论
是的,美好的西部在召唤我们..
OK庞广龙 对 放歌★西部 的评论
西部欢迎你-----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