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雪映山河满江红(23)

时间:2019-11-04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5 下载

第二十三章  绝顶高手强入局 

众人在梅庄休息了一个晚上,次日韦一鸿委托岳雷和岳庭把赫连晓雪送到安全地方,与年成九约定下午先看看岳夫人是否安好?

梅庄占地二百多亩,后山是梅林曲径,沿途有亭台水系,溪水潺潺,远远望去,梅树连接成片,虽然错过了花期,立于其中,仿佛闻到了花香,设计的富有层次感,很有古风。

董诗黎领着韦一鸿和岳林把梅庄看了一遍,回到客厅,年成九早已备好了梅花馅的糕饼,“刚才庄内一游,另在下心生唏嘘啊!”

“都是小打小闹,让侯爷见笑了,刚才我们的人得到的消息,秦相派出‘巴山三绝’下午即可到达梅庄,我建议我们必须快一点儿!”年成九担忧的说。

原来诸葛空说的人是“巴山三绝”,韦一鸿也是高度紧张,这三个人是秦桧的王牌。

“巴山三绝”是兄弟三人,论武功都是大宋朝的十大高手,他们这次全部出马,就是名震天下的残机赵无谓过来,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很多人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老大是巴震东,他本是武当的道人,在武当山二十年,最后耐不住寂寞踏入红尘,据说是为了一个女子,结果阴差阳错没有修成正果。

老大使用的拂尘,拂尘都是天蚕丝,绰号是“破风”。

老二是巴震西,年轻时就不学好,沦为江洋大盗,还杀了自己的师父,属于欺师灭祖类型的。老二的独门武器是熟铜棍,绰号是“灭将”。

巴震天是老三,也是武功修为最高的,是一个秀才,早年被当地财主诬陷下入大牢,不知道通过什么法子逃了出来,一夜杀了财主三十八口,十年前在江湖出现的时候,武功奇高,至于他使用什么武器,没有人知道,绰号“绝情。”

韦一鸿拉岳林到一边特意吩咐了几句,岳林领命离开。

没过多久,庄客狂奔到客厅,“庄主,不好了,一个白袍小将和三个怪人在庄门口打起来了。庄门都被打坏了。”

一听是白袍小将,韦一鸿心里道,难道是他?他随着年成九等人走到梅庄大门,看到激战刚刚开始。

十二个精壮汉子把三个怪人围在正中,中间一个白袍小将舞动双锤伺机进攻。

十二个精壮汉子每人都是双枪,不断变幻阵型,虽然人多,但是也根本讨不到便宜,再过十招被摸着破绽,反而有落败的趋势。

韦一鸿见是岳云,怕他吃亏,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再打了!”

那三个怪人如何听劝,年成九一挥手,庄上的墙头上梆子声传来,居然冒出了黑压压的弓箭手,每人手里都张弓搭箭,箭头上还冒着火苗。

“各位有话好说,如果执意再次喧闹,休怪年某翻脸不认人。”

这样三个怪人才停住,身穿黄色道袍,个子跟个麻袋似的人说道:“你们晚来一会儿,我就把这东西打死喂狼了,今个儿都是咋地了,这么多不怕死的,过了个夜,都从地里冒出来了?”

“看各位难道是巴山三绝前辈吗?不知光临敝庄,有何指教?”

中间的那个个子高壮,眼珠子往外突着,“姓年的,少跟我拽文,论学问,你的算是狗屎,那你以为你住在梅庄你就高雅了,我呸。”这人手里拿着一条熟铜棍。

“巴二爷见笑了,年某并非卖弄,是多年的习惯。”年成九说。

“哥三个今天来,没有别的事儿,把完颜宗美给我交出来,皇上有命,凡有阻挠,格杀勿论!”第三个白面无须的书生懒洋洋的说道。

在年成九和巴山三绝说话的时候,岳云向韦一鸿见礼。

“原来三位是要人的,我本是布衣小民,如何敢窝藏朝廷重犯?”

“年成九,少跟老子装糊涂,看你的阵势,哥三个今天不大开杀戒,你就不会心疼。”书生说道。

韦一鸿上前抱拳施礼,“三位前辈,在下青城韦一鸿,斗胆问一句,既然三位是领皇命而来,可有圣旨?”

“哥三个从雁门关过来,大老远的,先进去喝你们的茶水漱漱口,再和你们说圣旨的事情,韦一鸿,你也别高兴太早,私自抓捕朝廷要犯,用于一己之私,皇上是恼火的紧啊。”白面书生说道。

年成九把巴山三绝让入庄内,岳云带着他的十二亲兵跟在后面。

“你怎么和他们打上了?”韦一鸿问道。

“这三个怪物他们要硬闯庄门,我实在看不下去,知道你和兄弟们在里面,怕对你等不利,我们就打了起来。”岳云道。

韦一鸿细心的看到董诗黎在偷偷看岳云,“你难道认识董姑娘?”

岳云点点头,轻声说道:“鸿叔,你要保密,这里还没有人知道,将来也是我们的一大助力。”

韦一鸿会意,就不再多说什么?看看年成九如何对付来意昭然的巴山三绝。

巴震天等人回绝了年成九的午饭邀请,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拿出东西吃,“你们吃你们的,我哥三个带着东西,不用管我们。”

“巴大侠是不是怕我们饭菜里做手脚,想巴大侠的威名,我们小小梅庄自认也是光明磊落之辈。”年成九说道。

“不罗嗦,谁吃谁的,吃饱了咱才有力气说事儿。”老二巴震西说。

饭桌上,韦一鸿发现年成九心不在焉,匆匆忙忙扒了几口就出去了。

他吃了一些,站起身,走了出去,随意走走,居然到处找不到年成九的影子。

走到了藕香亭,突然看到三人打做一团,他看到年成九和另一人联手对付巴震西,巴震西一边咒骂,一边迎战二人,并且毫无惧色。

忽听年成九喊道,“你还躲着作甚,要救岳夫人,先做掉一个。”

韦一鸿知道年成九发现了自己,心里非常矛盾,如果帮着杀巴震西,巴山三绝是朝廷派来的人,那就意味着叛国;如果帮着对付年成九,这巴山三绝都非善类,势必抢走完颜宗美,岳夫人依然在敌手。

他思忖片刻,干脆谁也不帮,立定湖边,看这三人生死绝杀。

很显然,年成九的帮手武功比他高了许多,年成九故意利用巴山三绝的多疑,把他们分而击之,果真,就把巴老二给引了过来。

熟铜棍棍风呼呼,没有几招,就把藕香亭打的稀烂,三人从湖心打到岸边,百招过后,年成九一个疏忽,巴震西瞅个破绽,一招“力破千军”,正中年成九心窝,同时蒙面人拐剑刺中巴震西肩头。

年成九闷哼一声,身子飞入梅林,被架在梅树上。

蒙面人的拐剑走的是以柔克刚,见到年成九身死,也是无所畏惧,反而越战越勇。

巴震西反而是越来越慢,感觉鼻子一热,有东西流了出来,用手一抿,手上都是黑血。

“你等卑鄙金狗,居然剑上带毒。”巴震西知道,想急忙封住穴道,越是拼命,毒气运行越快。

但是拐剑是越来越快,根本不容他封穴,蒙面人纵身一跃趁着巴震西棍力已消之际,从左侧斜掠过巴震西的肩头,手腕一转用力后拉,拐剑居然从后面出来,斜斜划伤了巴镇西的后腰。

巴镇西反手如电,揭掉了蒙面人的黑布,那人脸上居然留下了三道爪痕。

两人正面而对,巴镇西看到了这个人的真面目,“司马老板,你藏的很深啊。”

那人哼哼笑道,韦一鸿是认识他的,他就是临安首富司马鹏程。

“在下完颜狂欢,既然阁下识破了我的身份,我就欢送你一程。”

说完,他两手把拐剑一拉,一手拐一手剑,攻向几乎站立不住的巴镇西。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