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走进重庆'磁器口'

时间:2017-10-04   作者:闲者(yuwen) 录入:闲者(yuwen)  浏览量:620 下载 入选文集

    国庆小长假,全国各地都是人山人海,重庆也不例外。国庆长假前几天,重庆天气以阴雨天为主,在瓷器口古镇,每天人山人海依然挤到爆,据说这还采取了限流措施。

    千年古镇,重庆缩影。“一条石板路,千年磁器口”,走上石板路,体验老重庆独有的韵味,是游人的共同心愿。磁器口古镇拥有悠久的历史,是重庆的一个缩影,拥有小重庆之称。位于重庆沙坪坝区嘉陵江畔的磁器口古镇,最早的名字叫白岩场,宋代因为这里曾有一座白岩寺而得名。后来,因明清时期盛产和转运瓷器被叫成了磁器口。磁器口辖区1.8万人,面积1.5平方公里,距繁华的主城区仅3公里,是不可多得、古色古香的传统文化历史街区,它拥有“一江两溪三山四街”的独特地貌,是嘉陵江边重要的水陆码头。曾经“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繁盛一时。磁器口共有12条街巷,建筑大多明清风格,各色店铺众多,特色小吃目不暇接,到重庆是必去的地方之一。

    走进古镇入口,牌楼端庄大气很漂亮。在磁器口古镇,能够触摸到重庆的市井风情,更能了解重庆百姓的闲适人生。如果说嘉陵江让人欣赏,那么磁器口则让人沉迷。踏上青石板铺就的老街,扑面的繁华与市井气息让人领略到重庆的盛世风情——老铺面、老作坊、老行当、老巷子,全都古雅朴拙,或挂着红灯笼,或挑出杏黄旗。家家门前都是不息的人流,有兴趣停下来看看、尝尝,问问价,买或不买,店家都是笑脸相迎。

    磁器口的小吃陈麻花特别有名,一条街上竟然冒出多家陈麻花。在老远就看见许多人排长队,据说其实真正的陈麻花就只有一家,其他陈麻花都是本地人买得少,外地不明真相的游客买得多。真正的陈麻花很早就扬名于清朝末年,全手工制作,具有香酥脆爽、入口化渣、久放不绵等特点。

    顺着古镇小街一直前行,沿途两边街道的商铺让人眼花缭乱,什么“木中木”、“雅竹轩”,什么“古镇小巷鸡杂”、“烤肉王”,什么“古镇老酒坊”、“咖啡馆”,什么“川北凉粉”、“城口老腊肉”等等,让游客不知道该进哪个商铺才是好。

    抗战时期,重庆成为陪都,因为水运方便,瓷器口古镇便成为嘉陵江的农副土特产集散地。每天有300多艘货船进出码头,有商号、货栈和各种作坊达1670多家,摊贩760多户。码头上从早到晚,商旅川流不息,装卸搬运,络绎不绝。走在古镇的街道上,我们看到有座“打更老人”的塑像,摆放在进入磁器口的街口处。老人右手持锤、左手拿锣、张嘴哟喝。仿佛在喊——“夜深人静,烛火小心!”极是传神,维妙维肖。

    磁器口古镇给人以古朴的感觉,并不像现在很多古镇被修葺一新,带着浓浓的油漆味,反而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古镇有古朴粗犷的巴渝遗风,有古风犹存的茶馆、有历史传承的码头文化;有独具特色的川剧清唱、火龙表演;有工艺独特、品种繁多的传统旅游产品;更有享誉四方的毛血旺、千张皮、椒盐花生等饮食三宝。

    到磁器口游玩的人,大都是来感受山城古镇的独特风韵。然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古镇里还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红岩》小说中的那个疯子“华子良”的故事发生地。在磁器口古镇,最让我感动和记忆犹新的是“鑫记杂货铺”,小小店面,门庭冷落。只有一个中年店主坐在柜台里,喝着茶,宁静的没有一点声响。门口的一个塑像,说明简介这是《红岩》里疯子“华子良”(韩子栋),在黑牢里十四载,受尽酷刑,后来在白公馆成功越狱,杂货铺现在是他的展室。杂货铺是渣滓洞、白公馆与外界难友的交通站,是地下党重要秘密联络点。

    据店主介绍,当年,特务经常带着华子良(韩子栋)到镇上买日杂食品,就在这间名叫“鑫记杂货铺”的小店,买完东西就走,老辈人都见过他。但是,谁也不知道的是,这间小商店竟然就是中共地下党的接头地点。

    1947年8月18日,看守班长卢兆春带着华子良去磁器口买菜。鑫记杂货店的何老板(中共地下党员)招呼卢班长打麻将,华子良依旧在一旁闭目养神。突然,华子良大喊:“报告,我要上厕所。”卢不准,但华子良这一吼,卢班长连连和牌。华子良又叫着要上厕所。于是,便让华子良去方便。就这样,华子良在后面方便,看守班长在前面打牌,可当他回过神来时,华子良已经消失得无踪影了。当时,华子良猛冲到几百米外的长江边,一头扎到江心处,搭船上到对岸。穿越华蓥山,整整跑了45天,于1947年10月3日在河北投入党的怀抱。解放后,韩子栋先后任中共贵阳市委书记、国家机械工业部司长、贵州省政协秘书长。后来韩子栋曾数次回到磁器口,凭着对在军统集中营苦难岁月的记忆,他沿着当年集中营的大营门,走上通往磁器口的石板路。给后代们讲述着当年他如何借特务打麻将之机,逃脱的神奇经历。韩子栋纪念室详尽展示了“华子良”传奇色彩的经历。该馆分为“辗转关押十四载”、“身陷囹圄心向党”、“重返息烽和重庆”、“宣传红岩育后人”等部分。

    在杂货铺店里店外凝视良久,我依稀看见那些地下党人,在这里交头接耳,交接纸条,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也许见一次就是他们的一生。然而在喧嚣中,只见人流无视而行,与“华子良”塑像擦肩而过。我在纪念室里了解到,小说《红岩》中的那个被国民党关押十几年的“疯老头”——地下党员华子良,真名韩子栋,山东阳谷人,1932年加入共产党,1934年因叛徒出卖被捕。被捕后关押于武汉、息烽、重庆等地国民党秘密监狱,长达14年之久。1992年5月19日,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老人在贵州省贵阳市病逝,享年84岁。

    解放后,为了保护好这个革命活动史迹,鑫记杂货铺保留了原样,不作任何经营,每年政府给这个住户一定的补助。镇上还专门开辟了一间疯老头“华子良”的纪念室,供游人们随便参观,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走出纪念室,我对革命志士不忘初心、忠贞不渝、坚定理想信念的敬仰之心便油然而生……

(草于2017.10.4)

作者告白:

我是五零哥,出生平民窝;

求学遇动乱,知识没学多;

高中毕了业,回家干农活;

文革快结束,参军去卫国;

服役廿四载,师军都干过;

部队大裁军,重新找工作;

转业到机关,整天爬格格;

过去写公文,没有代表作;

如今花甲龄,闲暇练写作;

不是为出名,纯粹图个乐。

上一篇:妈妈的唠叨 下一篇:中秋佳节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