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准媳妇

时间:2019-03-31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6595 下载

    那个时候,她还是我只见过一面的女朋友。

    见面前,经朋友介绍我跟她有一年多的通信往来,彼此有些了解和好感。1973年春节前,我结束了在解放军军政大学的学习,从北京回家过年,走京广线先到宜春的朋友家,而后和他一起回永新,他陪着我去乌石山铁矿见女朋友。  

    一见面就对上眼了,第二天我就领着她回家见我老母亲。

    见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病中的母亲脸上也绽放出笑容。高兴地问我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女朋友回答说:“我叫兆敏。”我妈妈听了连声说:“好名字,好名字。姑娘会‘造米’,就不怕没饭吃了。”没想到我妈还幽了一默,把我们逗笑了。

    妈妈接着又问了些其它问题。当她得知我女朋友的父亲是一矿之长时,我发现妈妈瞬间锁眉蹙额,神情有些凝重。后来瞅准女朋友不在场的机会,我问:“妈,您不满意?”

   “傻孩子,你满意就好。我只是担心,她爸爸是矿长,妈妈也是老革命,人家看得起我们农村人吗,我怕高攀不起,你会受气的。再说,矿长家的千金,她以后能跟着你一起过苦日子吗?”

   “妈,你料定儿子以后一定是过苦日子吗?”我调皮地问。

    母亲笑了笑,说:“妈当然希望你命大福大造化大,能过上好日子。”

   “妈,你就放心吧,我们家的困难情况,昨晚上我一五一十给她爸、妈讲了。她妈说,不嫌我家穷,只看我这个小伙子诚实、稳重,在部队干得不错,愿意把女儿嫁给我。”妈妈听我说完,满意地点头。

    过完年我要回部队,但我忧心妈的身体。对刚见一面的女朋友,我不好对她有什么要求,只是临别时对她说了一句“妈,真让我不放心。”

    没想到女朋友爽快地说;“放心走吧,我会常去看你妈的。”

    女朋友没有食言,我回部队后,每逢星期天,她都要带上点东西去看我妈,和老人坐一坐,聊一聊,有时间还会给她做点好吃的。几个月下来,我妈对我女朋友很有好感,这一老一少,形同母女,很是亲昵。有一个星期天,矿山清早杀了猪,我女朋友买了两斤猪肉,带上苹果又去看我妈。一进门,听说老人不太舒服,一天没吃饭了。我女朋友赶紧下厨做了点肉酱喂她,随后又用调羹刮擦一个苹果,一口口慢慢喂我妈妈。吃完这些东西,我妈才渐渐有了精神,和我女朋友亲热地拉起了家常。

    我妈对我的女朋友讲起了自己的身世和苦难。讲到痛苦伤心处我妈忍不住就哭泣,我女朋友给老人擦泪,自己也在一旁默默哭起来了。我妈一看,觉得这是个心地善良,有同情心的姑娘,便说“你真是菩萨心肠,听我的苦难,你也跟着掉泪。孩子,你别哭,我也不哭了。”

    我妈擦干眼泪,就转换了话题。

     “孩子,你对我这么好,我看你还真是没有嫌弃我们家穷。到底是老革命,觉悟高,干部家庭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跟我儿子还谈得来吗?”

    我女朋友说:“我们谈得来,处得很好呀。”

   “既然很好,就早点结婚吧,孩子。我身体不好,你们年纪也不小了。”

    我女朋友告诉老人,部队上规定要28周岁才能结婚。我妈说:“哎呀,那还得等大半年啦。”她老人家盼我早点结婚,比我还着急呢。我妈身体不好,她就怕自己等不到儿子结婚那一天。那天我妈来了精神,抓住机会,像教育、像要求、又像是在交代后事似的,对我的女朋友讲了许多结婚成家,夫妻相处,要怎样过日子的事情。

      我妈对我女朋友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家,俩夫妻都要努力,才撑得起来,行得稳当。要齐心协力,勤耕勤劳,不能单靠哪一个人。

   “成家过日子,夫妻都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牙齿还会咬到舌头呢。但天上下雨地上流,两口子吵架不记仇。两个人千万不要斗气,都要让着一点。家和万事兴。天大的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家里有什么不好的事,别出去讲。老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家丑不可外扬,闹出去,别人只会看你的笑话。   

    “你爸妈是老干部,会教育孩子。我们农村人,不会教育孩子。如果以后我儿子有什么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我。是我们当父母的没文化,不懂得教育孩子,没把他教育好。

    “结婚,可不是搭伙吃饭,吃完就散。成家过日子,是一辈子的事。不管以后日子过得好不好,勤俭二字最重要,要量入为出,不能来一千,吃一万。要常把有时当无时,精打细算,细水长流,这日子才能过得长久。

    “你们俩都有工作,条件好,以后生两、三个孩子,好好培养。”

   快结束聊天的时候,我妈对我女朋友说:“这些话本不该现在说,但我病重,怕等不到你们结婚那一天。孩子,我心里已经把你当儿媳妇了,所以今天对你说了这些话。还有,如果部队批了,你们就赶紧把喜事办了吧,不能再拖。孩子,你要答应我。”

    我女朋友点头说:“好”。并答应我妈说:“结婚了,我就把你接到矿上跟我一起住,矿里医疗条件比农村好些,我也好照顾你。”听了这暖心的话,我妈当即欣喜得掉了泪,但她马上说:“不,孩子,我这个样子,去了给你们家丢脸。有你今天这句话,我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气象预报几天后,有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来袭,我女朋友心里想着老人,那天专程给我妈送去一些烤火取暖用的木炭。她推开房门,只见我妈一个人蜷缩在微火的炭盆旁打着寒颤。她赶紧给火盆里添了木炭,同时摸了摸我妈身上的衣服,说:“这棉袄太单薄了”我妈说,这件棉衣还是生我的时候做的。“都三十年了,该换件新的。”我女朋友说。过了一个星期,她带着一件里外三新的厚棉袄去我家,把它穿在了我母亲身上。

    我妈妈高兴地笑了,她紧紧拉着我女朋友的手说“孩子,村里人见你对我这么关心,都夸你懂事、明理、有孝心,说我有福气,家里找了个好媳妇。”

   “孩子,你能叫我一声妈吗?”我女朋友愣了一下,当她看见我妈那期待的目光,立刻反应过来,恭恭敬敬响亮地喊了一声“妈”。“呃”!我的母亲眼里闪着泪花,高兴地地应了一声,当即把准儿媳紧紧地拥入怀中,嘴里重复念叨着:“孩子,你是个好媳妇”。之后不久,我的母亲就病逝了。对我的老妈妈来说,我女朋友的这一声“妈”,堪比一次人道主义临终关怀。

    接到我母亲去世的消息,女朋友立马赶到我家。其时我在部队执行任务,一时赶不回去。我女朋友就像过了门的媳妇一样,依从我老家的习俗,披麻戴孝参加治丧活动。在丧葬的仪式上,在送葬的队伍中,小镇上的人都看到了我女朋友的悲痛身影,这事在那里传为美谈。年底我回家和女朋友完婚时,家乡人还在津津乐道这件事。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老徐的读书故事 下一篇:不幸中的幸运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