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读族谱随感

时间:2019-04-25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271 下载

    花了半个多月时间,读完了长达515页的《沙溪陈氏二修族谱》。

    我读这部书,听得见祖宗的呻吟和呐喊,看得见祖宗勤劳和奋斗的身影,也感觉得到祖宗的心跳和律动。这是集几代族人智慧的呕心沥血之作,是一部如实记录老家祖地物产、民风民俗的一部书,是记录列祖列宗史迹、宗族繁衍发展的一部书,也是我们后生晚辈慎终追远、寻根问祖的一部书。在我读过的书中,没有哪一本能比得上我读它时感到的那种亲切和兴奋。慢慢翻阅、细细品味着族谱中的人物故事,我不时会生出一些感慨来。

    忠肝义胆的开基祖从龙公

    小时候听邻族人讲,我们沙溪陈氏的开基祖,是个替人放养鸭子的流浪汉,他来到沙溪,见小河流水潺潺,深不及膝,是个放养鹅鸭的好地方,就在溪边搭起茅棚住下,在此繁衍子孙。也有人说开基祖是宋代从四川过来的难民。陈氏的开基祖究竟是谁,又从何而来?直到读了族谱,我才搞清楚。

    沙溪陈氏开基祖是陈从龙公,自湖南攸县而来。

    他可不是个放鸭子的流浪汉,也不是四川来的难民。从龙公十岁发蒙读书,二十岁中乡举,元至顺壬申登进士第。补天临路令史,官至江西参政。公“为官清廉,赞誉广播,清理文书,禁邪扶正;治理水患,救济灾民……”,为百姓所喜爱。“后红巾军起,公帅兵亲征五十余战,皆告捷。公所向披靡,敌寇无不闻风丧胆,望风而逃。”在陈友谅即将攻陷吉安时,“公帅兵五千,星夜奔驰,驰援吉安至峡江,与红巾军交战,大获全胜。”但在泰和至永新时,遭敌连珠炮火击伤左臂,被红巾军执获。陈友谅获知,亲为其释绑并以授予“总管”职位劝降,公义正言辞斥责曰“吾以文章科举及第,受天子鸿恩二十余载,官至参政,授节钺专衍讨贼。今为贼所算,敢受伪命污我乎,死于贼我之愿也!”陈友谅惜其才,怜其志,不忍杀,多次派人劝降,从龙公心如铁石,不为所动,终被杀害。公临难从容镇定,视死如归。

    公之气节感天动地,不仅感动了他的同僚和下属,连元顺帝闻奏,也为之感叹。诏令使臣,准备抚恤事宜,可诏书未下,元朝已亡。公之高尚气节也赢得了敌军中有公义之人的敬重,将公葬于承天城外,汉朝樊哙将军庙左侧。从龙公被后朝皇帝追封为忠烈公。

    自从龙公上溯三世,他的曾祖父陈元泰是随他通过应试登科出任湖南县令的哥哥陈阳泰,从姑苏吴县的大姚村来攸县城关东门定居的。而大姚村的陈氏族人又是1063年江州义门陈分庄而来。当时,分赴江苏的义门陈氏子孙有十四庄,其中姑苏附近有六庄,大姚是其中一庄。

    从龙公又怎么成了沙溪陈氏始祖呢?

    公任江西参政时,恰遇元至正壬辰兵变,公分符镇永新,为贼所执,尽节。子伯颜也即殉难。其孙德友就留居、生活在沙溪。若没有从龙公的分符镇永新,也就没有德友的留居沙溪。所以历代族人都以从龙公为沙溪陈氏的始基祖,并为他精忠报国、忠肝义胆、视死如归的精神所感动、所激励。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沙溪的好儿女积极参加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仅这个时期参加革命在建国前牺牲的烈士就有红十七师营长陈明发、沙市暴动队长陈珍大等13人。献身于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沙溪儿女先后有几十个人,他们英勇战斗、血洒疆场、壮烈牺牲,义门流芳。

    被追认的“革命烈士”陈婉如

    陈婉如,是沙溪陈氏32世嗣孙女。

    她的父亲读过几年私塾,略通文墨。她的哥哥从小饱读诗书,是位儒士,在当地以至于永新西乡这一片,是一个很有点名气的学究先生。婉如自小就是个很聪慧的小姑娘,性格外柔内刚,凡事很有主见。在家耳濡目染,受到父亲和兄长的影响,宛如也爱学习,勤动脑,识书达理。

    成人后婉如嫁给了本县台岭乡的肖炽慧,一个1926年初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者。为了工作的便利,1928年,她的丈夫改名为“李白芳”,1930年她的夫君担任了江西省行委(中共江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共青团江西省委合并而成)秘书长。陈婉如积极追随丈夫参加革命,其后也担任了赣西南特委候补常委、妇女书记的职务。正当夫妇俩全身心投入工作,紧跟共产党闹革命的时候,一场飞来的横祸悄悄地逼近了他们。1930年12月3日出发,7日下午到达省行委所在地吉安富田的红一方面军保卫处长李韶九,率领红十二军一连士兵,把怀疑是AB团分子的人抓了起来。从7日到11日,李韶九不分白天黑夜,四处捕人、审讯。仅在省行委、省苏维埃两机关和政治保卫队即破获“AB团”120余名。10日夜下令枪决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处决24人,其中有省行委委员7人,婉如丈夫“李白芳”的名字赫然在列。

    丈夫蒙冤,被作为“AB团首要分子”惨遭杀害,年轻的婉如既失去了亲爱的丈夫,也失去了一个亲密的革命战友,心中十分悲痛。但她化悲痛为力量,坚定共产主义的信仰,矢志不渝地跟着党走,一如既往地做好党组织分配给自己的工作。尽管她很努力,但在左倾思想影响下,陈婉茹没有得到公正对待,在党内依然被当作“AB团嫌疑分子”。1933年5月,她被当作“AB团要犯”,在永新高桥楼莲花坪遭到杀害。时年28岁的婉如,没有死在敌人的屠刀下,却在自己革命同志的枪口下倒在了血泊中。

    共和国成立后,陈婉如被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但陈婉如们的被冤杀,依旧令人感到惋惜和唏嘘不已。中央对肃清“AB团”的斗争虽然还没有给予正式的平反,但一九九一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有一个新说法:肃清“AB团”和“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是严重臆测和逼供信的产物,混淆了敌我,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各个根据地的肃反,都程度不同地犯了扩大化的错误,给革命事业造成严重危害。但愿我们党能好好总结经验教训,像肃清“AB团”的斗争扩大化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左的错误,我们党永远不要再犯,不要让“亲者痛、仇者快”。

    传奇人生的红军女战士陈富莲

    陈富莲,是沙溪陈氏33世嗣孙女。

    她生于1911年7月22日,2010年12月21日下午4点,在四川酉阳自治县双泉乡马家坝家中病逝。这是一个有着百年传奇人生经历,命运十分坎坷的红军女战士。

    1931年春,毛泽东、朱德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来到永新县开辟根据地,建立苏维埃政权时,陈富莲毅然报名参加了乡妇女改善委员会和互济会,扛着梭镖侦察敌情,传递情报,护理伤病员,维护地方治安。因为她工作积极,当上了妇委会主任,并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2年8月,陈富莲当选为原沙市乡苏维埃代表,参加在永新召开的湘赣省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为了粉碎敌人第四次"围剿",响应中共湘赣省委实行全省军民战争总动员的号召,她参加了红军。

     1934年8月,陈富莲跟随红六军团,开始了英勇的西征。长征路上,她参加过许多战斗。当年10月7日,在贵州省石阡县甘溪河滩上的突围战斗中,陈富莲被子弹打中了左小腿,鲜血染红了裤子,她和战友们饿着肚子,赤着脚在深山密林中与敌人周旋了十多天,才突出重围。在南腰界的战斗中,她被反动民团逮捕,押到酉阳,丢进了女牢,睡在稻草地上,关了几个月。当时酉阳县的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是陈子尚,他觉得酉阳陈姓是江西起祖,而陈富莲是江西籍女红军,老关在监狱里有损于陈家望族的面子。就与陈蒿荪、陈菊僧等地方名人商量,把陈富莲从监狱弄出来,到陈蒿荪家当了佣人。有几次,她私自逃跑都被人发觉后抓了回去。后来,陈蒿荪又把陈富莲嫁给了酉西大河乡伪副乡长杨克谦做小老婆。

    1949年冬天,酉阳解放。当她知道解放军就是当年的红军后,她多想去找解放军表明自己的清白啊,但又怕这伪副乡长的“小老婆”,不被人理解。

    1952年,她的伪乡长丈夫杨克谦被镇压了。土改时,陈富莲被划为地主分子。“家里破产了,就迁到破岩庙里住,粮食不够吃就吃野菜。风大得很,娃娃们都冷得打抖……”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她都被作为“叛徒”、“地主婆”,与地、富、反、坏、右站在一起挨批斗。一次批斗会中,她被两个年轻人拳打脚踢昏倒在地,打断了一根肋骨……

    陈富莲不愿意做“叛徒”,这回她对儿子第一次讲了自己的经历,同时告诉孩子,自己大半生心中都想着要找组织。她希望儿子能够找到老家的组织、亲人和战友,还自己一个清白。

    否极泰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摘掉所有地主分子的帽子。陈富莲的革命历史也在原双泉公社党委书记张远扬的帮助下,联系到了老家的党组织、昔日的战友和家乡的亲人,于1981年得到调查落实,酉阳县人民政府很快落实了她作为失散红军的政策。同年,她弟弟赶赴酉阳,把陈富莲接回阔别近半个世纪的老家与亲人团聚、与战友见面。2005年,陈富莲收到了中央军委发给她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陈富莲说,“现在,组织已经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了,没有什么遗憾了。”   

    这就是红军女战士陈富莲“没有什么遗憾”的传奇人生。

    因为她是“红军”、是“共匪”,被敌人打伤了左腿,关进了大牢;又因为她是“地主婆”、是“叛徒”,又常挨批斗,被“革命小将”打断了一根肋骨。一个人的命运啊,让人在历史的误会面前是多么的尴尬和无奈!

   但愿,命运不要再弄人。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寻鹅记 下一篇:马屎洲记行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安徽站长招 的评论
我原担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