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泳季开锣遭遇找死的飞蚁

时间:2019-05-13   作者:客过德令哈 录入:客过德令哈  浏览量:158 下载

今年夏季,姗姗来迟。前阵子,隔三岔五下雨,下得那个春,好像不乐意转身离去。空调不用开。长袖的衣服,还得照穿。这是五月初少有的。

 

昨日,512日,礼拜日,适逢母亲节。群里圈里飞扬着母亲们得意的神色。有些神色,很自然,很美。也有些神色,很大妈,很恶心。

群里,很少有人提起5·12,汶川地震。

 

我的泳季开锣了。

昨夜,晚饭后,收拾完锅碗瓢盆,天将黑,我“Duang!”了一下,泳季的锣。

游泳,和游泳池,已经成为我退休生活的一部分。退休的生活很简单,没有广场舞,没有长枪短炮满世界地跑。放下稍微算得上大的叙事,让心灵的放逐,漂泊,在泳池里,在水里。

第四年了。

第四个泳季。

 

泳池。

卖票的,换人了。往日泳季,隔天便见到的那个矮胖的姐儿,走人了,换了另外一个生疏的面孔,一个瘦小一些的姐儿。

那个管发放保管箱钥匙的大妈还在。见面,依然笑嘻嘻。

 

深大的泳池,有很多飞鱼,年轻,充满活力,泳姿一流。

我的泳姿,蛙泳勉强还可以对付,自由泳就麻麻了,刚刚学会,游得不算自由。

泳池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

过些时候,下午去游的时候,也许能碰上一些熟悉的面孔。

但是,我还是不认识任何一个泳池里的人。

也没有游泳教练,像钓鱼那样,把我钓上。让我付费,学泳。

在泳池里,我太老了,教练看不上我。

 

在小池里,蛙了两个来回,100米。

水有点儿凉,但可以接受。

在池边喘气,休息。

 

抬头,看天。

泳池头顶,一排大灯,亮晃眼。

满天的飞蚁,趋光而至。

曾经埋伏在附近树林,草地,泥土里的飞蚁,这一夜,约好似地,全都飞出来了。

飞蚁像无头苍蝇,并未约定飞行的方向,上下翻飞,乱七八糟。如果要想象密闭容器中的气体分子运动,是不是看这一夜深大泳池上空飞蚁上演的这一幕,就可以理解?

 

我看着飞蚁翻飞。

看着,看着,我发现有点儿不对劲。

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泳池里,飞蚁,浮尸一片。

莫非,

飞蛾喜欢扑火,

飞蚁喜欢扑水?

飞蛾扑火,是死。

飞蚁扑水,也是死。

 

飞蚁虽然飞得乱七八糟,但很明显,它们也有一致的地方,趋光,飞向光明。

空中有光。

空中的光,投到水里,变得水里也有光。

人,可以分辨空中的光和水里的光。

飞蚁不会。

空中的光和水里的光,令飞蚁同等兴奋,对飞蚁有同等的诱惑。

飞蚁也许知道,空中的灯光,多半无害,除非专门对飞行物设陷阱的灭蚊灯。

飞蚁做梦也不会知道,水里的灯光,并不像空中的灯光那样无害。那,是死亡陷阱,温柔,却可怕。

 

无数的飞蚁,上下翻飞。

有飞蚁飞着飞着,禁不住水里灯光的诱惑,靠近水面。一不留神,就被水里伸出来无数的手,抓到水里去了。

飞蚁到了水里,马上就失去了飞的能量。我不能肯定,它们是不是连带地,失去了飞的兴趣,以及飞的意愿。它们的翅膀,一粘水,便再也飞不起来了。很少看到它们在水里挣扎。也许,它们懂得,挣扎也是徒劳的。它们静静地躺在水里,等待死亡的来临。

 

我在泳池边放眼向泳池中央望去,水面上,飞蚁,尸横遍“野”。

我想,不知佛偈对它们是否灵验,它们是否也会参与到转世轮回的游戏当中?如果当真,并且有人有阴阳眼,能看穿灵魂,那么,那人看到泳池的一幕:丝丝灵魂的雾气,从泳池腾起,无数灵魂的微尘,争先恐后,飞向空中,汇聚成浩浩荡荡的转世大军,呼啸而去。那,不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

 

我交替地,游自由泳,然后,蛙泳。

几个来回之后,我再靠着池边,喘气。

抬头,再看空中,少了很多飞蚁。

稀稀拉拉,飞蚁,剩没几个,在空中苟延着,继续着死亡的飞行。

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中最智慧最强大的飞蚁,亲眼目睹大量同类的生命耗费了之后,能激发它们遗传演化出超强的抵御死亡诱惑的能力。

 

游到第8个来回,我改回游蛙泳。

我感到了疲惫。

两手,居然都划不动水了!

快到池边,我都似乎不是游过去的,是爬过去,是扑过去。

 

泳季开锣,恢复性的训练,只能游成这副傻样子了。

作者简介:退休教师,酷爱文学 早年,计算机,工学学士; 当过知青,做过工人,恢复高考上大学; 然后, 国企,工程师,高工; 私企; 下海; 上岸,返身入职高职学院,任教,十数年,直至退休。

上一篇:家乡的窑 下一篇:母亲节那天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安徽站长招 的评论
我原担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