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福州的锅边糊

时间:2019-06-02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228 下载

    一方有一方的风物,一地有一地的美食。

    在榕城福州上百种美食、小吃中,最让我难忘的是,看着不起眼,吃起来味道挺不错的一种叫做锅边糊(也称鼎边糊)的地方特色小吃。

    那时候我是新兵,在团里当放映员,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连队放电影,两部片子放完,都夜里十一点了,连队通常都有夜宵招待。有一天晚上,只放一部片子,外加两个《新闻简报》,九点就放完了,我们电影组带队的施老兵交代连队不必备夜宵了。

   “今天我请你们吃福州特色美食。”上车刚坐定,施老兵对大家说。  

   “什么特色美食啊?”

   “先不讲,等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施老兵故意卖关子。他是本地人,对福州的各种吃食和店家了如指掌。他一路指挥着放映车开进一条小街,在一家小吃店门口停下。

    被灯光照亮的店牌上,赫然写着“老字号锅边糊”的字样。

   “糊”,有什么好吃的?我立马想到了婴儿吮吸的“米糊”。

   “你先别皱眉头,锅边,它是名糊而实不糊的小吃。”施老兵像是猜透了我的心思。

    施老兵付过钱不久,几晚热腾腾的锅边糊就端到我们面前,汤里头是大小不等也不规则的粉皮和肉丝,上面飘着青翠的葱花,还有不少的贝壳贝肉(后来知道这叫花蛤),这锅边还真是名字被称作“糊”,实际上并不糊的东西,汤清清楚楚的。在这寒夜里趁着热吃这味道不错的锅边糊,嘴里香香的,身上暖暖的。我们三个新兵都是江西老表,第一次吃锅边吃花蛤,又新奇又好吃,小王边吃边称赞说“好吃,好吃”,连口汤也不剩,吃了个精光。

   “好吃就每人再来一碗”,虽然那时候施老兵的津贴,每月只比我们多两块钱,但他执意要请我们,说什么也不让我们掏钱。

 

    在等待第二碗锅边糊时,施老兵给我们讲起了锅边糊的故事和来历。

    他说:明朝嘉靖年间,倭寇常常从海上来闽浙沿海一带城乡进行骚扰,戚继光带兵来福建抗击倭寇,受到了老百姓的拥戴和欢迎,群众经常送粮送食犒劳戚家军。有一天,戚家军到了福州的南郊,当地老百姓主动送来大米、鱼肉,准备好好地招待一下凯旋的将士们。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股倭寇来骚扰沿海群众,戚继光问清情况后,马上集合队伍准备出发歼灭敌寇。老百姓一听着急了,怎么能让战士们一个个饿着肚子上前线呢,无论如何也要让大家吃了饭再去打仗。

    但时间很紧,怎么办?有人灵机一动,就将肉丝、蚬子、金针、干贝等一股脑儿倒进锅里,煮成清汤,然后把大米磨成浆,涮米浆于锅边,在最短的时间里,就把一锅又一锅的鼎边糊做出来了,让戚家军的将士们吃饱后再上战场。得到老百姓的关爱,战士们个个奋勇杀敌,把来犯的倭寇打得稀里哗啦。

    许多美食,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我没想到锅边糊背后的故事还这么精彩,这么有着爱国主义和军民团结御侮的厚重内涵。在福州的诸多小吃中,我知道还有一种用面粉烘烤出来的叫“光饼”的小吃,也是老百姓为了戚家军在战场追赶敌人时吃饭的方便而制作的。所以叫做“光饼”,也是为了纪念戚继光和他的部队的忠勇爱国精神。施老兵说,先前福州人“过夏”,都要吃鼎边糊的,有缅怀民族英雄戚继光的意思。福州,这块土地上的老百姓,有着拥军的光荣传统,对于英勇卫国、守护海疆、保护群众利益和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军队都倍加关爱和支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始,福州多年来一直是全国双拥模范城。

    一碗锅边糊,浓缩了军民的深厚情谊。但锅边糊的出现,纯属偶然。说是古时侯有一家主妇磨了米浆准备蒸九重粿,由于家里临时来了客人,煮的饭不够吃,主妇便灵机一动,在烧着菜的锅边抹上米浆,烤熟了就铲进锅里,既做菜又当饭,客人吃得还很满意。这种吃法于是就在福州传开,家家争相仿效,未几便推广开来。做锅边糊并不难,过去福州的家庭主妇几乎个个都会做锅边糊,福州的大人、孩子也都爱吃锅边糊。据说1961年,朱德委员长来福建检查工作,品尝到福州鼎边糊时说,这么简单的原料,这么简便的制作,这么简化的吃法,却有这么吸引人的魅力,真叫人难以忘怀。

 

    今天的福州,可以品尝到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上的一些知名美食。

    但许多福州人仍不改爱吃锅边糊的习惯,卖锅边的小吃店和摊点到处都是,早上的生意尤其好,不在摊点前、小店里等上一会儿,是吃不到锅边的。但凡福州人开的饮食店或大酒家,都必定是有锅边糊这道美食的,现在外地人开的酒店也不例外。

    它如此吸引人的魅力,到底在哪里?我想大概在于它的制作简单快捷,适应了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在于它的成本低廉,价钱不贵,适应了大众化消费水平的要求,也在于它多种挺不错的味道的任意选择,要蔬菜味的、牛肉味的、或是海鲜味的,你自己挑选吧,不过是在五元钱一碗的基础价上,分别加上三、五元钱而已。我在这里友情提示外地食客,在福州品尝锅边糊时要注意的是,当老板问你要什么味道的时候,你得很干脆地回答,千万不要犹犹豫豫,半天不吭气,否则你就可能被当作“锅边糊”了,因为福州人喜欢把那种没主见,粘粘糊糊的人戏称为“锅边糊”的。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祭奠我的父亲 下一篇:散步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