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情系呼玛河

时间:2020-06-29   作者:齐铁庆子 录入:齐铁庆子  浏览量:110 下载

   在祖国版图鸡冠子上,流淌着一条大河——呼玛河,它是我故乡的河,也是我生命的河。它像绸缎一样缠绕在故乡的山水之间,从春到夏再到秋,它每时每刻都在欢快地讲述着大森林亘古不变的故事,它始终是那样的一尘不染,晶莹剔透,滋润着山野间的树木和花草。它那涓涓流淌的温柔细流,漂泊着我许多童年的往事,在与它分别的日子里,呼玛河,常常从我记忆深处潺潺流过......

  故乡的呼玛河,与层峦叠嶂的群山峻岭交相辉映,像一幅浑然天成的写意画,镶嵌在祖国的北部边陲。呼玛河,像是恬静的山乡少女,始终都是那样的羞怯文静,河水平缓,波澜不惊,带给了我无限的遐想,馈赠给我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

   

   【一】

   我的老家,就坐落在距离呼玛河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所以我对呼玛河情有独钟,一年四季都非常喜欢这条河。呼玛河,是一条无私的河流,滋润了浩瀚的大森林,润绿了绿海明珠。大森林,是一本叠合了自然的无字天书,是重复了历史的永恒画卷;呼玛河,就是大森林中特有的美丽景观,是万顷林海绿色生命的发源地,是波澜起伏的生命交响曲,从小到大,它都带给我无限的遐想和永恒的依恋。

   呼玛河,是我儿时的保姆;呼玛河,是我生长的摇篮。在我闲暇的日子里,我总是静静地坐在呼玛河边,让哗哗的流水冲去我心中的苦闷,带去我难言的寂寞。我曾在碧绿的河边采集花草装饰自己童年的梦幻,我曾在风和日丽的早晨享受依杆垂钓清幽的乐趣,或是在骄阳下挥臂畅游,或是在河水中放逐纸船。呼玛河总是那样慈祥,把真挚的博爱送给了沿岸的每个人。

   我喜欢呼玛河的春天,那是生命复苏的时刻。每当初春的信息传递到呼玛河的时候,远方的山峦还在青黛色的冬梦中沉睡,而呼玛河就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抑制不住的情感,化作一股股涓涓溪流,从河水的夹缝间迫不及待地涌出来,在冰河上争先向前流淌,去呼唤大山醒来,去滋润逐渐苏醒的花草。

   在呼玛河边,最先醒来的是大兴安岭独有的一种野花——达子香了。初春,远山近野还是一片苍茫的岱色。春风带着季节的渴望,悄然地在群山峻岭间呼唤着生命的绿意。在一片安谧中,达子香第一个绽开了少女最初的微笑,独享大自然赠予娇宠。

   达子香吸吮了呼玛河的乳汁,毅然在干枝丛中傲然独自逍遥,没有娇揉造作,没有含情脉脉;在冰雪的残躯上,在呼啸的季风里,昂然怒放,展示着北方鲜明的个性。它那紫红色的花朵,一片片、一丛丛、一面面。远看像云霞,近观似火焰,在万倾兴安间抒展着一幅绝美的画卷,这是对大山真挚的爱的回馈,这是对呼玛河永恒的情缘的述说。

   达紫香,你是春姑娘善良的化身吗?在北方,是爱就要超脱凡尘,落落大方。

   达紫香,你的花心里溅满我初恋的泪水,它曾在我老屋的窗台上,在盛满呼玛河水的花瓶里,开放过许多个春季。它那淡淡野花的清香,在贫困如晦的年月里,曾温暖过我无数个遐想中梨花杏雨般的梦境。

   或许是受到达子香的感染,也许是首先得到呼玛河水滋润的缘故,呼玛河两岸的垂柳率先发芽,那毛茸茸的嫩芽一出现,就是向人们宣告了春天到来的消息。孩子们都习惯称呼它为“毛毛狗”,因为“毛毛狗”可以编织成许多各种各样的玩具、花环、头套,还有孩子们胯下的柳枝马,在经济匮乏年代,“毛毛狗”成了春天孩子们最钟爱的玩具。

   在不知不觉间,呼玛河边的垂柳枝上的“毛毛”狗变成了绿叶,此时河水开始解冻,形成一块块的冰排。放冰排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胆子大的孩子们,可以站在大块的冰排上,手里拿着长长的木杆,在河水里支撑着,控制冰排流动的方向。当然,一旦冰排在撞击中破碎了,冰排上的人就会落入冰凉刺骨的河水里,虽然开春的河水并不是很深,不足以淹死人,但那份冰冻的感觉和回到家后遭到的家长惩罚,还是让我对冰排敬而远之,从来没有亲自尝试过放冰排的乐趣。

   伴随着季节的温暖,呼玛河也在一天天秀美起来,河水开始变得甘甜清澈,吃了一冬天地表水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到河边挑水食用了。用呼玛河水做出来的饭菜,格外的香甜,特别是河水炖河鱼,原汁原味,那味道别提有多么鲜美了,让人垂涎不已,唇齿留香。而且,此时河边的垂柳,已经可以能够整个剥出圆形的皮了,剥完的垂柳圆筒皮,可以制成柳笛,那种柳笛的笛音,高低起伏,婉转叠韵,既淳朴又浪漫,会制作柳笛的男孩子,总是得到女孩子的青睐。

   

   【二】

   夏日的呼玛河,在大森林的层峦叠嶂间流淌,所到处都充满了欣喜充满了欢乐。树木在无声地拔节,林涛在欢快地吟唱,短暂的夏日,永远地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我时常在他乡异地的夏日里,悄然地从当地遐想思绪中溜出来,一个人挑绣着远方的思念。

   夏日,孩子们自有自己独特的乐趣和获得的食物。大家都喜欢聚集呼玛河畔,参加采集野生木耳、蘑菇、黄花菜、蕨菜,掏鸟窝等活动,当然最喜欢和最惬意的,是到河里捉鱼和互相嬉戏了,在炎热的夏日里,在清澈透明的河水中游玩,即解暑又有收获,真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那时候的呼玛河里的鱼,多到让现代人简直难以想象的地步。呼玛河的两岸,每天上午都连续几个小时过鱼群,人们可以用各种用具捕捞到小鱼,特别是用铁砂窗围成的大堵网随意捞取更为便捷。呼玛河的鱼类资源,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许多大兴安岭地区所独有的冷水软骨鱼:细磷鱼、蜇俐鱼、虫虫鱼、鲶鱼、狗鱼,鲫鱼等在呼玛河中都应有尽有,很好扑捉。捕到鱼后,孩子们自己也可以用盐卤后在阳光晒干,然后放在铁皮上,用干树枝烤后食用。这种小鱼干,在物质生活非常贫瘠的年代,是副食品短缺的最好补充了,当时,山里的孩子们能经常吃到各种野生鱼,也算是挺有口福了。

   在夏季,呼玛河边是人们休闲散步的最好场所了,特别是在晚饭以后,三三两两的人群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到呼玛河畔。人们有的在跑步和散步,有的在练习太极拳,还有许多人都在呼玛河畔静坐,看着奔腾的河水欢快地流向远方。呼玛河已经成为了人们朝夕相伴的伙伴,一天不到河边来一趟,就像是生活中缺少了什么东西一样,呼玛河已经铭刻在了老少的心灵深处......

   总忘不了与阿妹在呼玛河边相识的那一幕。在一个弥漫着花草馨香的傍晚,我正在河边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恬静漂亮的女孩在呼玛河边洗衣,美丽的倩影,成了岸边最靓的风景。忽然,一个波浪涌来,她手中的红纱巾被子卷进了呼玛河奔涌的水中,就在她惊恐间,我急忙跳进河水中替她把红纱巾捞了回来。看到她小鸟依人的样子,我的内心涌动着怜香惜玉的豪情,当时就想象要用自己宽厚的肩膀,为她遮挡尘世的风雨。而那条纱巾鲜红的色彩,至今还在我永恒的思念深处摇曳,时常挑绣着我离别的情愁......

   就这样,我与她在呼玛河边相识,又一同在呼玛河边长大,可以说她是我童年时唯一的异性伙伴。由于我的家庭出身不好,许多的童年小伙伴都会想方设法的欺凌我,给我起“小地主”的外号,在人格上我倍受欺压,但我有一种不屈不饶的精神,我自幼便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的道理,我不甘心被人欺压的命运,我始终在向命运抗争。只有她在默默地开导我,在生活上悄悄地关心我。正因为有了她的开导和鼓励,我才走出了生活的阴霾;正因为有了她的关心和照顾,我才坚定了理想的信念,扬起了生活的风帆。

   她是一个文静柔弱的女孩,忧郁的目光充满了哀怨。或许我们牵手前世缘定今生。在前世,我们绝对不是擦肩而过,不是芊芊的指尖轻触依依的脉络。在前世,我们的情愫一定亘古绵长,一定携手走过风风雨雨,经历过坎坎坷坷,但却始终不曾涉足真正的爱。不然,为什么今生我们相爱的那么苦涩,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海誓山盟,唯有的是两小无猜的心,碰撞着同样的向往,却痴守着一个无花的结局,一个无奈的憧憬。

   可以说,有了她,我的童年才得到了快乐,我原本抑郁的童年,在爱的慰藉下,理想得以困苦地伸展。我的童年也是苦涩的,不能够和你携手人生,共同跋涉生命的步履。但是,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从你的眉宇间,我能读懂你内心的苦乐悲欢,从我的神态里,你能领略我心中的爱恨情愁。有爱不能爱,有情不能结缘,那该是何等的悲哀?

   自从我们结识以后,我们便成为一生一世的知音朋友。在男女同学授受不亲的青梅竹马岁月里,特别在我失去母爱的日子里,是她用呼玛河水为我洗去心灵的创伤,重新帮我树立了生活的信念。然而,命运之神还是让我们感到了什么叫有缘无份。由于父母的干预,家庭经济状况的差异,迫使我们过早地分离了,海角天涯,天各一方,就像是风筝与绳子断裂开来,风筝无力地飘落,绳子无奈地沉沦。因为,当时我们真的是太幼小了,幼嫩孤弱的肩膀,毕竟还无法承担生活的重担,没有任何的依靠,两颗羸弱的心,还是无法躲避尘世的风雨。

   就这样,我们被家庭无情地拆散了,你被迫离开了故乡,到外地亲属家去求学。分手的那一刻,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上。在我们分手的那天夜晚,呼玛河流淌着挚热的泪水,河水在一场暴雨后变得异常咆哮不定。我们默默地行走在呼玛河的河堤上,我轻轻地握了握她那芊芊细指,那种冰冷的感觉,一下子传递到我脉络的深处,那是对情愫破灭的哀怨,也是对昔日美好回忆的告别。她就这样悄然地离去了,带走了我全部的希望和永恒的爱恋。我情感的天空从此变得灰暗,没有追求,没有向往,只有落寞失意的思绪,总在夜深人静时,悄然跃出,在布满伤痕的心头,挑绣难眠的相思。她却平静地对我说:“呼玛河的河水会流入大江,而大江的水最终会流入大海,这个山区不应该属于你,你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你将来一定要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生命之海!”

   

   【三】

   她走了以后,沉默,成为我的选择,呼玛河,也成为唯一能陪伴我的小伙伴。

   每天,我都在黄昏后一个人沿着呼玛河堤岸走得很远很远。所有的语言,都随着凋零的叶片,飘向无言的结局。只有内心的祈盼,在日渐加浓的暮色中,演变成一弯无尽的相思。

   此时此刻,语言还有存在的意义吗?真的,生命总是在重复快乐和悲伤,一如流星,闪过之后,便是永久的沉默。哲人说过,人不可能两次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可我却感觉,每日都在生命的同一长河上行舟。河水有时波急浪涌,有时沉寂平静,不管我们想与不想,时间却总是每日分秒不停地前行。

   是的,无论生命多么辉煌,终究还是要走向沉默。那么,就让我们在沉默中用心灵去感受树木的温馨和山野的挚情吧。昨天的一切,已经被时光串成珍贵的回忆,今天的脚步已落在身后,那么明天该怎样的来临呢?我内心的苦闷,只能独留在心里,只能向呼玛河倾诉,除了呼玛河,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依托,可以信赖。每天,我都会折叠一个小纸船,然后放逐在呼玛河中,看着它在潺潺流水中逐渐远去,消失在视野深处。或许,每天我放逐的小纸船,能给远方的她带去真挚的问候,能飘进她甜蜜的梦乡。

   尽管我们没能牵手人生,那我也真的十分感谢她,是她填补了我童年思念中的空白,是她给我扬起了生活的风帆。长大以后,我真的离开了家乡,告别了呼玛河。正如她说的一样,离开了呼玛河,才知道了江海的豪大;告别了故乡,才领略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

   ......

   阔别几十年,我又回到了呼玛河边,当初那条烙印在我思念深处的呼玛河,已经面目全非了,只见光秃的河岸在痛苦中期盼,混浊的河水在悲伤中诉说。我在心中默默地感叹: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呼玛河。你已经找到了恬静的港湾?还有她那如梦的倩影,是否美丽依然?呼玛河变得苍老了,看到呼玛河如此的凄凉,我的心仿佛都要流血,河水依旧在,故人难寻踪。

   呼玛河呀,我要为你呼吁,为你付出全部的能量,要让你重新焕发青春的容颜。呼玛河呀,你永远流淌在我的血脉中,伴随我走过任何艰辛困苦的人生旅途。

   ......

作者简介:本人自幼酷爱文学,年轻时代从事森林诗歌创作,陆续在大兴安岭文艺,大兴安岭日报,北极光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等文章,后进入铁路部门后在加格达奇铁路电视台齐齐哈尔铁路电视台工作。工作之余在全国各类报刊和文学网站发表文学作品百万字以上,在凤凰网,好心情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站,江山文学网,风起中文网发表长篇小说、诗歌、散文多篇,中国网络作协副主席,理事,中国当红诗人,网络作家。全部作品在百度-搜索齐铁庆子。

上一篇:浅蓝的满天星 下一篇:我有一位好父亲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刘勤政 对 悼亡妻 的评论
这有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下,这首..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