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母校的回忆

时间:2021-06-25   作者:艾浩喆 录入:艾浩喆 文集:春风吹拂 浏览量:330 下载

1980年我高中毕业,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全国实行统一考试的第三次高考,我以总分仅一分之差的成绩与大学失之交臂,被一所市属中专学校---市建筑工程学校工民建专业录取。我还想复读准备再考大学,由于家里经济原因,母亲坚决不同意,15岁的我改变不了家长的决定,等到报道时间母亲带着我来到学校,我也只好带着万般的不舍来到市建筑工程学校去报道。

这是一个依山伴水的学校,学校的后面是一片的稻田,稻田的后面就是湍急的碧绿江。学校的前面隔着一条公路就是一座巍峨雄伟绵延几十里的大山。这个学校并不大却很别致。这个学校是三个合署办公,除中学有单独的教学楼之外,建校和技工学校公用一所教学楼。他是在原中学的基础上改建的,她的建校部技工校部创建于1978年,在我入校时她的建校只有5个教学班,1978级招了一个班1979级招了2个班,我们这届又招了2个班,技工校是两年一届,79年80年每年招了四个班也只有8个班。学校共有六座大楼,一座教学楼,一座实验楼兼办公楼,一座食堂大楼和大礼堂。一座就是图书馆。两座宿舍楼,男女宿舍楼各一座。我们男生宿舍楼在东面,女生宿舍楼在西面,那时大多数女生都穿着有机玻璃纽扣衣服,当时已经进入了改革开放年代,所以有机玻璃纽扣衣服的颜色品种也比较多了,所以红色、黄色、绿色、蓝色、粉色、紫色、白色、黑色、卡其色等各种颜色的有机玻璃纽扣,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当她们穿着各中颜色有机玻璃纽扣衣服从女生宿舍楼走出就像一个个美丽的西施飘然而至。引来一双双青春懵懂少年的目光注意,想着工作娶那位西施做自己的爱人。也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女生所住的西面宿舍楼便被男生们戏称为“西施楼”,除了这六座大楼有一座两层小楼和两排小平房,两层楼是教师宿舍楼,而那两排平房就是教师的家属房。实验楼前面是一个很大的操场,操场的西周种着还不太粗的杨树,操场分为有篮球场,羽毛球场和球场,还设有乒乓台和健身器材。学校的四周长着很多高大的树木,有桉树、柏树和树、那些桉树已经长很高,那粗壮的树干和老厚的树皮透出年代感

三十多年前的这个季节我到了那所令我终生难忘的学校,在那里我度过了我最天真,最快乐,最充实年。我将青春留在了那里,带走的是可以回味一生的记忆。这些记忆如同电影一样,时常在我的脑中回放。

今天我想将记忆中的影像变成文字,以纪念我那逝去不可回的青春……

“百川到东海,何时复西归?”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白驹过涧,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我们早已进入了中年的队伍

每想一件事,都会将怀念加深一层。记得那天,毕业的那天,我哭了,舍不得离开老师、同学、母校。最后一次看校园,是毕业那天。所有的同学都走了,只剩我一个,徘徊在花园里、草地上,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是那么熟悉。在夕阳下,母校显得那么静,那么美,那么亲切。我多么想再听一听那熟悉的广播操的声音,看一看操场上同学们嬉闹的身影。想一想永远也不能来这学习了,我眼前又是一片模糊。

我多想再去一次母校,多望一眼母校,再打扫一次教室……这里有我成长的足迹,有我青少年的欢声笑语,有带我进入知识殿堂的老师。

怀念母校的深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岁月如歌,建校的三年生活,仿佛昨日的云彩,真美;仿佛一杯淡淡的苦瓜汁--苦尽甘来……

我的老师、我的同学、我的教室、我的课桌都让我难以忘怀;年的生活是他们陪伴我过来的。不管是三年中的风风雨雨,还是到毕业那天和同学老师深情的告别,走出校门,脚上像灌满了铅:母校再见!

我还能回忆起那天我们在母校最后一节课叮铃铃,上课铃响了,老师给我们讲着明天考试需要的东西和注意事项,老师要讲的这些事情,不知讲了多少遍了,而这一次,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说着。以前每次听的时候,总是觉得,我们都不小了,老师是不用讲这些的,我们心里都明白,而现在我们却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老师永远都不要讲完。我们像小孩一样认真的听着,老师讲的这些仿佛比童话故事更让我们着迷,“祝同学们明天考个好成绩。希望你们不仅仅是拿个毕业证,而是带着你们三年来学到的知识和本领来报效社会,祝你们走向社会后每个人都成为社会建设的栋梁。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从来也不会忘记……”

当风在朗诵夏天的时候,建校时光一去不复返了,除了点点滴滴的回忆,什么都没有留下,但是时间冲淡了一切,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就像我,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在记忆的深处总是空空的,好像很熟悉,却记不起来,而就在这一天,我来到了我的母校,今天是星期天,校园里充满了灰色,显得特别安静,先在我眼睛里出现的是一棵挺拔的松,它变了,变得挺拔多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这时的我,又好像想起什么来,向操场旁边的一棵标有记号杨树跑去,在它下面用手使劲挖着,这一刻的我,已不再有什么感觉,知道我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那是一个盒子,里面有一个玻璃瓶,玻璃瓶里面有好多五角星,那是我和同桌在星空的见证下,所叠的五角星看到五角星,我突然想起:“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大声喊,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你知不知道!”而这,就是我所遗失的美好。

随着点点滴滴的回忆,我仿佛又记起了什么“还记得那个夏天,就在昨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友谊肯沉淀。风依旧在吹,秋天的雨跟随,心中友谊的热却不退,仿佛,继续闭着双眼,熟悉的脸又会浮现在眼前。蓝色的思念,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空气中你的脸,不会更遥远,冬天,又仿佛不再留恋,直到下一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朋友们,老师们,同学们虽然我们毕业三十年了我们期间岁有过相聚,但也是聚少离多,我们建设在祖国的各个地方,但是,请不要太悲伤,让我们把这一份份美好的回忆珍藏起来,等到四十年,五十年后,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我一定再回来看母校的。

初稿写于2013年秋

修改于2021年春

作者简介:笔名:兰天、艾浩喆、爱好者快乐,男,汉族,四川人士,生在燕赵大地,成长于天府之国,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先后在市建校、河北新闻与写作函授学院、《四川工人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人民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攀枝花大学,四川省委党校学习。在国有大型企业长期从事宣传工作。2012年聘为中国煤炭新闻网编辑。有百余篇文学作品散见于《阳光》、《当代矿工》、《编采之友》、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报刊台网站。

上一篇:回乡偶遇记 下一篇:小偷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