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雨中漫步看徽州

时间:2022-06-08   作者:逸鸿 录入:逸鸿 文集:雁踪马迹 浏览量:33 下载

    早就听说过徽州的大名,特别是徽墨歙砚遐迩闻名,但还是有些掉以轻心。原因很简单,经济的发展是文化最好的促进剂,近几十年来,安徽在全国的地位不敢恭维,虽然在改革上曾有过惊人之举,但始终还是在内地贫困地区的边缘上徘徊,所以人们的目光不是关注京城就是展望南粤,再不然就是巡视东南沿海,很难回头一望。本人自然也未能免俗,于是对徽文化也是一片空白。

    五一期间,先有老同学提及黄山周边的自然人文景观,后又逢友人相邀,不由心动乃至行动,终于拔腿而去。……由此方知,徽学以它徽派古建筑、徽墨歙砚、徽菜徽剧、徽州民俗等为特色,与敦煌学、藏学并驾驰名,为我国三大地域文化显学之一。                  古徽州自宋以来就开始兴旺,领歙、黟、绩溪、休宁、祁门、婺源六个县,元明清三朝沿袭未变。解放后,婺源划归江西,但整个徽州地区民风民俗及徽派古建筑依然。古徽州最有特色保存最完好的当数歙黟二县,而黟县最具代表性的村落就是宏村和西递了。

    节后我从武汉经黄山直奔黟县的宏村,仰头看天,晚春的小雨绵绵不断。天也是有情的,仿佛知道我要东去皖南,先就给了一个烟朦朦雨濛濛的意境……      

    宏村的特点是水。村前一片大湖,湖边绿柳,湖中戏鸭,远山云蒸霞蔚,近处小桥横卧,给人静谧与纯净之感。村里处处见小渠,声声听流水,村中心一口半月形的池塘象各路水系的司令部,听取来自山野的汇报,又将它们派遣出去。据当地人介绍,这整个村庄象一头卧在山间的水牛,那绕屋过户、九曲十弯的水渠与池塘形如牛肠和牛胃,村边的湖泊就如牛肚了。若能像孙悟空驾起跟斗云向下俯瞰,牛的图腾跃然而出。这种别出心裁的科学的村落水系设计甚至得到当代建筑学家贝聿铭的称赞,因为它不仅为村民解决了消防用水,而且调节了气温,为居民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方便,创造了一种“浣汲未妨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良好环境。 

    西递的特点首先就是村前的大牌坊,它显示了西递人目光高远,心有所求的气质。继而是近300幢连片的明清时代的古民居,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不愧为“中国明清民居文化博物馆”。向内看我们可领略它著名的“三雕”(砖雕、木雕、石雕)和“三绝”(民居园林、祠堂、牌坊),向外看开门见山,开窗也见山,活脱脱是一遥远的小山村。 

    不论从宏村还是西递,其建筑特点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以我外行人的眼光来看,用四个字概括:深、高、密、斜。第一是院深,进了大门,首先是个大天井,主要作采光和透风之用,房间极少窗户。中堂为客厅,两边有房,里面曲里拐弯还有楼上,多为小姐的绣楼。别以为这就是全部,当你转过厅堂之后,会发现里面又有一个天井,又有一套中堂。有钱的人还会向纵深发展,这种格局会有三四套之多,使人不得不疑惑地问道:庭院深深深几许?第二是墙高,不论在院里院外,要想见其全貌非仰视不可。据当地人介绍,有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男人多出去经商,家里主要是老人和妇女。且不论这民谣有几分辛酸也有几分自豪,它却是高墙的附注,墙高好防盗啊。那飞檐走壁的梁上君子,在北方的房顶上可挥洒自如,在这里就不是那么好玩的,一失足就成关门打狗之势。另外还有一层含义,就是防止春光外泄红杏出墙,徽州的贞洁牌坊不少,如果说牌坊是徽州女人守活寡的见证,这高墙就是几百年来女人们虽古犹存的桎梏,即使是现在,男人要求女人们出得厅堂,下得厨房,但心里却暗暗祈祷:最好不要走出高墙。第三是房密,每栋房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空间,村里都是一人来宽的青石板小道。这里地处丘陵,土地有限,靠土地难有大的收获,所以男人们才纷纷出走另谋生路,建房紧密也是对土地的一种珍惜。第四户斜,就是说各家的布局没有门当户对的,这样邻里之间避免了干扰也避免了纠纷,大家相安无事关系融洽。建筑不仅是建筑学上的技术,也是当地社会的一种人文景观,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文化”。

    在民居的室内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不论富贵贫贱,中堂的书画楹联总是少不了的。特别是书法条幅,多是为人处世的警句,且楷书行书为多,草书难有一见,在浓浓的耕读氛围中,表明农商之家也是极看重文化的。当然,这里也可领悟徽家思路的精细和拘谨。在中堂的台上,必不可少的有四样物件:自鸣座钟、古式花瓶、台镜及瓷帽瓶。据当地介绍,钟、瓶、镜是取其谐音“终生平静”的寓意,那帽瓶是专门放男人的小帽或官帽的,也就是说帽瓶上有帽,说明男人在家,你可进来聊天、谈事、串门,若帽瓶上无帽,则请望而却步,否则即有心怀叵测之嫌……人到了歙县,雨却没有停的意思,想怪老天不够意思,老天似乎哭丧着脸道:我都泪洒江南雨了,还要怎样够意思?也罢,看在徽州府的面上,接着沐浴江南雨吧。歙县自秦建制,古称新安,坐落在黄山脚下千岛湖上游,历为徽州府治。一下车,一位热情的小伙子驾着装璜精致的三轮小轿车为我们充当导游,第一站即到徽商之源——渔梁古埠。渔梁是古徽州昌盛数百年的水路码头,交通要津,至今仍保持着古代街衢、水埠和码头的风貌,是徽州商业的发源地。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代水利工程渔梁坝横卧练江之上,坝长138米,底宽27米,顶宽4米,全部用青一色的坚石垒砌而成,为我国现存仅有的古代石质滚水坝,可蓄上游之水,缓坝下之流,无论灌溉、行舟、放筏、抗洪,都可兼而利之,为整个古徽州的“水口”。沿江看去风光果然秀丽,当地的导游小姐信口说道:生在苏州,死在柳州,葬在徽州。“前两句倒是听说,这后一句是何道理?”我问导游小姐。小姐笑答:这里风水好啊。我哈哈大笑,心里却赞叹:真是一个绝妙的杜撰!途中碰到两位新加坡的老画家,聊了聊,知道是专程来此觅景,有些感动。中午的农家饭,品尝了就地取材的活河虾,别有风味。

    歙县最有名的景点是棠樾牌坊群,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牌坊成堆牌坊排队的景观。作为封建社会最高荣誉象征的牌坊,古名“绰楔”,创自唐代,它原是建在里坊入口处,旌表孝义的建筑,并以此作为衡量人们道德行为的准则。这里是鲍氏家族的牌坊和祠堂。众所周知,祠堂是不准女人进的,有趣的是这里不光有男祠堂,还有一个女祠堂,专门供奉着鲍家历代的烈女节妇,这里的男女终于在有限的范围内“平等”了一下。一个牌坊一道圣旨,一个牌坊一个故事,延续了四百多年,无非是“忠、孝、节、义”的内容。故事有感人的地方,也有陈词滥调,从现代的文明理念来看,精华与糟粕并存,真情与荒谬同在,确需要一番去伪存真的清理。可是导游小姐却满腔热情地在讲她们自己也不感兴趣的故事,这也是经济和文化挂钩的结果。听带路的小伙子讲,当年江泽民等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来过徽州一带,评价很高,很多著名景点都有他招手的巨幅笑容,于此同时,门票也立马翻了一倍,由过去的25元变为50元、30元变为60元不等。真是抢救文化遗产,更抢救了经济收入。

    去年去过山西平遥古城,加上这趟徽州之行,颇有收获。在近代,徽商和晋商为我国雄霸明清商界的两大派系,但风格各有千秋。晋商玩的是金融,办的是钱庄;徽商流通的是物资如茶叶、木材、盐业等。晋商讲究的是管理,自定成规;徽商注重的是文化,潜移默化。当然,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要有“红顶子”作保障的,这与我国封建社会长期“重农轻商”的国策分不开,“商”是附庸而被主流社会所轻视,另外也和传统的“官本位”意识紧密相连。徽商的社会生存策略很明确,叫作“以商从文,以文入仕,以仕保商”,很有一番道理。不少人早年读不上书,等经商有钱了,总要捐个几品官当当,光宗耀祖,以成正果。

    徽州地区经济并不发达,但民风淳厚,吃苦耐劳,崇尚书画,温文尔雅,历朝历代表现出来的都是做好人,出好官,理想是“终生平静”。同一个安徽,皖北又是一番天地,生活条件更为恶劣,却出了曹操、朱元璋、陈独秀等一批历史上风流人物,真是一方水土一方人哪!

    该走了,很多重要的景点还没去,雨仍然未停,反而越下越大,俗话说:人不留人天留人,是要留我吗?但是我还是该走了。老天如此多情,我终于感冒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读《古小说选》之一 下一篇:家有靓女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