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阳粉

时间:2017-02-12   作者:阿呆鸟L.canus 录入:阿呆鸟L.canus 文集:彤舟有爱 浏览量:1201 下载

    昨日确定了回国日期,即春分之后。这次春节,由于工作的原因,没能回去陪家人度春节。阳历四月初就是清明,计划这个时候,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还要去祭祖。

   每次回老家,母亲都会准备不少我爱吃的家乡特色小吃及菜肴。我很少主动说想吃什么,因为母亲做的,哪怕萝卜白菜也是美味佳肴。这次却很奇怪,老想着吃家里的年糕,勾起我儿时的一点回忆。

    回家一定先要吃一碗年糕。年糕,我们那的方言,叫它“阳粉”。这个阳粉,和糯米粑粑不一样,是用一种杂交水稻为料做出来的。小时候,父母主要靠做阳粉赚钱,抚育我们姐弟四个。这个阳粉怕高温,不易保存,一般当年国庆节至来年五一劳动节,温度不太高的大半年光景,才适合做它。小时候,母亲每天凌晨三点就要起床去烧水,比鸡鸣还要早两个钟点。水烧上了,母亲就要往大盆里倒米,捡去里面的杂物和石子,再用凉水冲洗一遍。等水烧开后将其缓缓倒入大盆里,浸没大米,高出三公分的样子,因为大米浸泡会发胀,然后扣上盖子闷一刻钟。掀开盖子,手捏着大米,易碎,就可以用漏勺将大米捞出。捞出的大米和着温水,一勺勺的往石磨孔里舀,姐姐握勺,我和妹妹推着磨,米浆从磨里渗出,沿着石面蹒跚的流入盆中。磨出的米浆入锅蒸之前,还需要加水调和均匀,阳粉做的好吃不好吃,全凭握着瓢的手的感觉。蒸锅隔层铺上纱布,放入调和均匀的米浆,大概要在煤炉上蒸一个小时,才能出锅。小时候,家里总有推不完的磨,洗不完的纱布。

    做好的阳粉,第二天一大早父亲用自行车拉到街上去卖,有散买的,也有饭馆要的。小本生意,一家人全靠这个糊口。每次卖完阳粉回来,爸爸一屁股坐在石头门槛上数着零零碎碎的钱;望着爸爸满足又得意的眼神,妈妈会心一笑。偶尔父亲会剁点肉回来,晚上母亲就可以炒阳粉给我们吃,肉丝加小白菜炒的阳粉,味道好极了。

    逢年过节的时候,总有不少人来我家买阳粉,他们都说我家做的味道最正宗。在小镇上,大家都知道他卖的阳粉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我读初中的时候,有天早读刚下来,就有同学喊我,说你卖阳粉的爸爸给你送包子来了。有个卖阳粉的父母,也是件很骄傲的事。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还有同学会问起他来。在我老师们的眼里,父母是很了不起的。每当我读书稍稍退步的时候,老师总要说一句,你这样不上进对得起你那在家起早探黑的母亲和冒风顶雪卖阳粉的父亲吗?

    现在我们姐弟四个都已安家立业,他们年纪渐大,家里不再做阳粉的买卖了。最可惜的是,家里那扇石磨废弃了。曾经令我无比憎恶的石磨,回想起来,已是美好的回忆,有爸妈,有姐姐妹妹,也有坐在婴儿车里的弟弟。

    妈妈,回家的时候,给您儿子做两碗阳粉吧。

上一篇:石岛印象 下一篇:寄梅梅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言为心声 对 立冬 的评论
犹恨岁月太匆匆, 转眼不觉又..
冗讯 对 清风 的评论
欲乘清风访明月, 却把歌舞醉..
言为心声 对 打工谣 的评论
打工苦,打工难, 打工之人餐..
致远 对 随笔 的评论
之前对孩子过于严格了,现在上..
言为心声 对 意醉 的评论
经年笔墨未成诗, 我为寻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