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余温之心的深深处

时间:2017-09-14   作者:菌染 录入:菌染  浏览量:631 下载 入选文集

    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因何因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题记

    从小到大,我们历经许多人事、踏过许多渡口、又在一个个渡口、毫无缘由的、走散,风吹过一粒粒尘埃,雨打湿一层层灰尘,无尽的苍穹,逝水无痕。

    也许昨天我们还在和挚友亲人围炉夜话,而今天便是一个人、一座城,也许昨天我们还沉浸在温暖的家乡的呵护中,而今天便只一个人的担当、一个人的成长。

    我一直以为影子是最懂我的,有伤心的地方就有它的陪伴,它从来不打扰开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眼泪也是身不由己的,原来哭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原来慢慢的长大,时间改变了一切最初的模样。

    有时候,很想问为什么,后来我发现生活中的为什么永远问不完,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所谓的答案。许多的许多,看在眼里,听到耳中,明于心间,何必多言,纯属找虐,可我还是想问为什么。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快乐时,全世界陪着你笑,伤心时,你便独自挨着,人们就是这样,没人愿意看哭丧脸,谁又会在意红尘之外额一粒微尘?有时我们总是伤疤合了撕,撕了又合,总是撞了南墙摸着头哭诉不愿离开,而终究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一个人的落寞,一个人的坚强,旁观者不懂、罢矣,当局者懂得、足矣。原来请别人为自己的失意买单,没几个人是愿意的。

    转眼散场的一切,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懂得了,到了最后是不是只有自己和自己是不陌生的?是不是只有自己不是自己的旁观者?谁又知道这世界无限的循环由何而来又何时是尽头?拥拥攘攘,电影散场,就像捧不住的月光,各安天涯……过客匆匆,相逢有期。回首多少次离别、多少次相逢,相见时难、别、甚易。再也寻不到曾经曼妙的声音,还是那辆车,还是那片景,无奈人走茶凉,车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陌路天涯而已,只愿清风捎去心中点滴……然后说声再见陌生人、不再见、后会无期。

    生命,总是在一场邂逅之后或分外清冷、或格外妖娆,在一场相遇相知后或索然无味、或遍地萧寂。原来每个人都有为某个人、某些人点燃的微光,而当你心中的人渐渐远去,灯光一盏盏幻灭,你忍痛把一盏又一盏废弃的灯扔进火坑烧掉时,便知该如何走下去。留恋枉然,尘起尘逝,缘聚缘散……

     稚嫩的年华,也许我们心中藏着难以言说的朱砂痣,也许我们曾挥洒毫无杂质的友谊,也许曾经一场人数最多的聚会之后我们渐行渐远各奔东西,也许随时间流逝,遗忘成了我们曾经相识的记号、却也是我们忘记伤痛的最好方式。渐渐地,我们长大了、懂事了、见识了许多、明白了许多,因为懂得,所以沉默,所以当我们再遇到愤愤不平的事时,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懂得,所以无言,原来许多的许多不是我们所能改变转移的;因为懂得,所以当一次次的针刺进心孔时,我们仍会下意识的痛,直到修炼的最高境界:毫无知觉。有人说不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青春谈人生,可是即使有资格谈了又能如何?仅是多了一份阅历?多了一份资本?那么若要以这些换来一场心痛,我宁愿不要。

    一切的一切没有结局,只有故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只是故事的情节不同、曲折不同、深度不同、吸引力不同罢了。

    转身、天涯陌路,过客匆匆、有时,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我们都曾说过友谊地久天长,喊过永远不分离,而之后,那一切,都如尘埃般吹散天涯间。

    我们在一个个阶段踏上一条条陌生的路,领略不同的春夏秋冬,收集点滴雨雪风霜,一个人体验一切风景,何时起,我们也开始爱叹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少人闯入你的世界,给你上了一课;多少人走进你的生活,却又匆匆离去再也不见;又有多少人活在了你的记忆里,而最终就像泡沫、不触就破了。走着走着,我们渐渐失眠,于是有时我们也开始爱赏月亮和星空,睡梦中的人当然不明白睡不着的人的夜城,他们当然不明白许久未现身的月亮突然出现时是多么惹人心,可有几人又真正赏过它们,那么多人只爱太阳耀眼的光芒,没错,没有太阳世界便永远笼罩在黑暗中,可刺金烈阳却常常刺伤人、折煞本已被雨滴穿的千疮百孔的心。而深夜,照亮孤独之人温暖孤寂之心的却是月亮和繁星。渐渐地,我们习惯了,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习惯了睡不着就爬起来吹凉风,习惯了时时找不到月亮和繁星的空寂与茫然,习惯了对着万千灯火交织成的夜遐想,习惯了夜深人静时把心敞向无人评判的黑夜,习惯了对着星月用心呐喊然后把所有伪装的坚强卸去,原来坚强是装不起的,原来哭完以后你发现几乎你所有的委屈都坦诚给了月亮和星星。走着走着,我们逐渐清醒、成熟,可却总还是想智者一样安慰别人,想白痴一样自虐,总是明知有些事插不了手却还是要介入、总是明知善良的人最先受伤却还是要百感交集的当着傻子。于是我们都变了,谁又会替记忆守住原始的直觉?渐渐地,我们懂了:原来厌恶不一定一辈子,承诺何曾有过永远,昔日童言无忌,谁又会在意,就像玻璃,什么都很脆,轻轻的,就碎了一地。渐渐地,我们发现,原来我们也总是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原来你侃侃而谈的道理在自己身上好像永远都不适用,好像到最后你对你自己也设了一个需要重重密码的访问权限。因为懂得,所以无语无言,纵心痛心碎也要独吞苦水。一个人默默的撑起所有的支离破碎,有时也许我们的世界真的别人不懂、没人懂、也许真的不需要别人懂。心情若发烧,总是忽冷忽热、兴致似星辰,总是忽隐忽现。 踏过一片片灰尘铺成的地面,原来、烟花易冷、冷暖一霎。

    是啊,这尘世间又有谁不是谁的过客?染指流年间,我们看的最清的、见的最多的、也许就是那么多那么多旁观者姿态诠释的社会了。生若梦,我总失眠、人生如戏,我太如戏。沿路的积雪对飘过的蒲公英说:风飘过,灰尘飘飘洒洒,雨落无声霜满叶,道不尽、尘世间。对于我们而言,每段回忆都无法回去,每段回忆都带着特定的感慨,都刻着只属于你的印记,一切都会过去,不管谁伤了你,

    每段时光都会刻上皱纹,不管你怎样的想把它挽留。一切的一切都似尘埃,一散而过。昔日被遗弃街角的瓷娃娃,你如今又在哪?那时我用心观摩你时,你已被无数的路人踢得脏乱不堪,被那嬉戏的孩童涂成了调色板,我多想把你拾回,恢复成最初你摆在超市的模样,多想,去火山一角取颗红得发白发烫的琉璃心为你装上,可叹我在冰山一角、冰火不相容。我多想分给你一丝所剩无几的余温,可叹风吹过、指尖余温、散尽。……

    那个冬天,池边一角被玩耍的琉璃珠一颗颗被针划破了,净无杂尘的清水流出,结成了冰……我将琉璃珠尘封在暗箱里,可小黑箱竟盛不起一小颗琉璃珠流出的水。什么是这,什么是那,什么不是这,什么不是那……何为伤,何为乐。解不开的心结,伤不起的琉璃,尝不起的汁墨,划不起的冰片……湖水再清,遮不住砂砾溅起的黯磷,风景纵美,掩不了风过叶落的尘埃。懂、不懂、放下、放不下。当灰尘飘了一层又一层,轻轻擦去一层,风过无痕,又深深落了一层……头顶仓皇的天,脚下混乱的城……身边所有的色彩混在一起调成无声的黑白色调,谁的心是永远不过期的。也许最后只是只身步步海天涯、路、无归,也许最后只愿忘却昔日,静静的、书写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叶、一池水、一方天......

    最后,"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和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微尘逝水,无言、无痕,雾霭茫茫,一个字、两个字,道不尽、混乱的结……收拾收拾心情,继续走,依旧不吵、不闹、不争、不强。一个人,一座城,一片天,就带着抛不去的心伤和观念默默坚强。

    回忆沉淀了你只想尘封的一切,渐渐地、淡淡的,我们开启了相似的人生模式,而今,当我们想寻找无暇的纯时,才发现,原来那只是相对的,原来那种相对也随着时间愈行愈远,而心中认知的点滴、愈演、愈烈……

上一篇:求人不如求己 下一篇:尧山杜娟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