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 >> 内容
内容

时间:2018-02-15   作者:张小姐 录入:张小姐  浏览量:583 下载 入选文集
    这些天被回家的刷屏信息搅局了,得红眼病,急得红眼,只想走。只是回不了娘家了,大部队已经开往永城,孩子和老刘。嫁出去的女儿是妈妈丢失的孩子,再想着妈妈,方向还是婆家的柏油路。成家这么年,心里最惦念的还是妈妈家的路,熟悉温暖亲密。认识老刘的时候,千里遥远,妈妈噙着眼泪喃喃的说“有恁远哩,以后怕是回来不方便吧?”我们曾经承诺过,一轮一替回去过年,今年永城,明年南阳。只是兑现过一回,孩子奶奶后来跟我们说,孩子爷爷在宾客散席后偷偷抹泪,别人的孩子都在身边,他因孤寂落泪,随后的几天,吃喝也很少,给他打电话,孩子甜甜的叫着“爷爷”的时候,他又高兴的笑了,夜深人静,接着抹泪。自此也没再回妈妈家过过年。嫁出去了,这辈子,刘家就是方向。孩子爷爷宰鸡杀鸭,他乐意,天天合不拢嘴。他在后院里种满了果树,柿树,梅树,他念着果子熟了,孩子们就回来了。他有盼头,也给孩子们留点想头。
    妈妈家有很熟悉的人,比如说前院的老三娘,我一回去就去找她玩,我喜欢听她的大嗓门,喜欢看她唾沫乱溅着捋着头发问我叫“小女”,我们那里的老土话,用文字无法描述的,意思是很亲很亲的小闺女。她四个儿子没闺女,打小就把我当亲闺女一样疼。她包容我的恶作剧和乱打闹。妈妈家边上是条小河,她蹲在河边石板上洗衣服,我和其她孩子们在河里洗澡的时候老往她身上瀖水,有时候扎猛子,扎到她身边,把她衣服偷走,一会,憋不住气了,连人带衣服又浮上水面来。她嘴上气呼呼的说着“你这小女咋这样哩?我跟你妈说晌午不让你吃饭。”我们嬉笑着,朝她瀖水,堵着她的嘴。她不搭理我们的时候,自己倒无趣了,不再瀖了,小伙伴们结伴游玩去了。妈妈家有我很多成长的欢乐记忆。现在一年比一年回去少了。少年已不在,各自走着各自的路。
    刘家庄子的人也慢慢熟悉了一些,虽然感情压根无法和妈妈家相提并论。但刘家有一条很好,过年的气氛很热烈,庄子里的人相互拜年,长幼尊卑有序。老刘家辈长,初一的一大早,六点钟左右,门口已经人群蜂蛹了,拜年声此起彼伏,叫老爷爷新年好,老奶奶新年好的,也有年长一些,重礼仪的,真跪地磕头,扑通往水泥地上一跪,两手伏地,头往地上一扎,感人。孩子奶奶便赶紧起身去扶,围着桌子嗑瓜子吃年糖,邻里长短,官职升迁,账本贷款,七七八八,唠个没完。这也是年年回去的原因,郑州家里冷清,老家热闹。
    到站,再见朋友们。没出嫁的好好珍惜和妈妈在一块的美好日子,出嫁的,美美想念曾经陪伴妈妈的欢乐日子,也美美享受在婆家被照顾的幸福日子。
    情人节快乐!不负这美好春光的Ladies and gentlemen!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新年 下一篇:流云逝水,想恨见晚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一段缘 的评论
这原本就是一首很火的网络歌曲..
冗讯 对 别问我是谁 的评论
赤子之心,跃然纸上..
冗讯 对 端阳小吟 的评论
钱多国外游,钱少省内游,再少..
冗讯 对 一段缘 的评论
谁能为此首谱上曲,绝对会唱响..
冗讯 对 七律 叩千 的评论
当时若是水淹没了淳安的话,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