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我的祖上

时间:2019-04-15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294 下载

    沙溪陈氏33代世孙,是相字辈的。

    我爷爷名相章(字仁泰。1895——1952),他是个可怜的独生子。生下来四个月,才27岁的父亲国安(字龙仁),就抛下他和妻子离开了这个苦难的世界。家里本就穷得叮当响,国安靠常年帮工过活,他一死就剩下孤儿寡母,生活更加艰难,我的曾祖母李氏在族人的撮合下,随了同宗同辈的小弟国俊(字简仁)为妻。(国俊是相礼的父亲、富娇的爷爷,小我曾祖父8岁)。

    我爷爷从小就放牛、割草、检粪便,跟着大人到山上干活,因为家里只有一间半土砖房,一亩七分薄地,无地可耕。十四岁那年,他拜师学习缝衣服。191824岁时娶沐江颜氏南玉为妻。当年就怀上了我父亲荣贵(金妹),后来又有了姑姑春妹俚和叔叔荣富(苟妹)。19352月,叔叔出生不久,我的奶奶就去世了。爷爷续娶江氏三娥。

    爷爷从小穷苦出身,做事吃苦认真。老苏区时,他被沙市贫农协会推举为常委之一。两年后为了生计,请假外出到袁州(今之宜春市)一带做手艺、也帮人撑船,经过多年的吃苦打拼,稍有积蓄就与人合伙买了一条小船跑运输,再有积蓄,又与人合作盖了几间房子,所剩不多的余钱曾放过一、两年的高利贷。

    爷爷虽然自己没有读过一天书,却让我父亲读了三年私塾。但爷爷是个粗人,他性格急,脾气暴,动辄训斥、打骂孩子,父子俩关系一直不太好。爷爷对我还说得过去,毕竟我是他的长孙,再说,我这个孙子都五岁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是1951年的年底被送回老家,和爷爷在一起住了些日子。冬天天气很冷,我记得爷爷头上总是戴着一顶深色的无沿无耳的小圆帽,穿着一件黑布长袍,手里一天到晚拿着个长长的竹制的旱烟斗,不时装上一斗烟,对着锅灶里的火苗,吧唧吧唧地吸上几口。那时好像是快过春节了,家里有做好了正在晒着的“拋玉”(土话指糯米粉做的茶杯口大小的薄片,放在油里煎,就会像鲜虾片一样发起来),爷爷每天都会从簸箕里拿出来三、两块,放在煮饭后灶膛的热灰里,煨得香香的,然后把灰吹干净给我吃。当然,爷爷高兴的时候也会故意逗逗我,用他那冰凉的烟斗伸进我的裤裆去钩钩我的小雀雀,然后故意逗我说:“小雀雀怎么没了”,傻傻的我总要扒开裤裆使劲挺着小雀雀,向他证明它的存在,这时的他便得意地笑呵呵地说“嗯,还在,在就好!” 对他,这大概是天伦之乐吧,对我,却是爷爷唯一留下的印象。

    转年不久,爷爷就去世了,我哭了好久。

    我的曾祖父死的时候,曾祖母才19岁,与她后来的丈夫国俊同岁,都是光绪丙子年(1876年)出生的。国俊只生一子相礼(字覆泰1906——),如此看来,富娇姑姑的父亲与我的爷爷就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记得前几年我回老家,富娇姑姑给我讲起我爷爷相章与她父亲相礼干过一架的事,说这两兄弟啊,还是你的爷爷厉害。原来,这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是这么一回事。

    我的曾祖父国安(龙仁)有三兄弟,老大国富(字友仁1862——1890),28岁殁。老三国宪(字凤仁),因为他客死它乡,家谱没有其生卒年月的记载,不知活了多少岁,只知葬于临江府的清江(今樟树)的大西门官山。国安(1868——1895)排行老二,27岁殁,比他短命的胞兄还要短命,是怎么死的,谱上没记载,老人们也没传下话来,无从知晓。“人生七十古来稀”,对于我们的先人来说,此言非虚。我认真翻阅了族谱,我们这一支,依照垂丝线上溯找了十一代的祖先,七十岁以上仅四人,只24世祖的世元活到了八十五岁(1587——1672),寿命最短的就是我的曾祖父了。令人欣慰的是,我的叔叔今年已84岁高龄,精神矍铄、头脑仍健,饭食如常,儿女孝顺,我衷心祝愿他老人家长命百岁,创造我们这一支的长寿记录。

    再上溯一辈就是我的高祖父履春了(字荣发),从族谱资料记载,只知道他是三十世祖思道(字德绍1818——1893)六个儿子中的老大,生于1832年,殁1880年,只活了48岁。关于他和他父亲思道别的情况,如今家族里,连最年长的人,也不了解,说不上一句、半句来。就连他们的墓地在哪里,好像也无人知晓,更谈不上每年清明和年节去祭扫了。好在曾祖父的墓地,我们小时候跟父亲去过几回,烧过香磕过头,知道他老人家的住址。只要我们兄弟辈在,他大概还能时不时受受子孙的香火,再下一辈就难说了。

    我的高祖父和高祖以上的老祖宗的墓地,其不受子孙香火久矣。

    他们的坟头,或已被时光夷平,或早就遍布荆棘、荒草丛生了。

    我的许多先祖除了族谱上还留下了一个我们兄弟并不熟悉的名字,他们的一切都已经飘散在岁月的风尘中,早已在虚空化作了无形。人啊,赤裸裸从虚空来,又回虚空去,财富、虚名和荣华富贵,什么也带不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个个如此。伟大如爱因斯坦、霍金这样的科学巨匠也一样,概莫能外?!

    珍惜当下、珍惜人生、珍惜每一天,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吧。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