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 >> 内容
内容

加拿大的苏格兰节

时间:2019-06-17   作者:苏内河 录入:苏内河  浏览量:178 下载

    周围突然响起和Farewell to Govan相似略带凄凉的风笛声。我坐在志愿者签到的帐篷下四处张望。

   一对穿深蓝色调格子裙的红发母女在离我不远处合影留念。给她们拍照的男人也穿着一样的裙子,他们在交谈着什么。当我对着他们发呆的时候,一个举着自拍杆的父亲突然走过来问周围有没有喷泉可以给他儿子喝。我说,帐篷里有瓶装的,你想让我给他拿一瓶吗。音乐声太大,他弯下腰把耳朵偏向我,我又问了一遍,你需要我给他拿瓶水吗。说话的瞬间我们的距离近到我能看到他高挺的鼻子上密布的黑色小点。他笑着说,是的,谢谢。他自拍杆上的手机旁边还有一小只灰色的毛茸茸的话筒。我拿来两瓶。他戴帽子的小儿子接过去一瓶。他看着另一瓶,脸上露出惊讶,转而一笑,哦,这瓶是给我的吗。谢谢你。

    音乐一直继续,不时走过穿军装戴深绿色软帽的男人,令我想起美国士兵;一位面色白净,戴宽边帽子,穿松垮衣服和窄靴子的吟游诗人被人领着,脸上显出无辜的柔弱;穿着藏青色紧身上衣和淡朱砂色长裙的女人领着她那胸前系带正在脱落的小儿子。很多表演bagpipe和敲鼓的男人穿着不同颜色相间的格子裙,到小腿的外翻长筒袜和黑色系带皮鞋,正装衬衣和蓝黑色背心。他们的风笛被绑在腰上。一个裤子上绣着大象的女人,牵着两条和狼一样大,四肢瘦长的狗走过,它们身上的毛像云石蛋糕一样黑黄混杂。

    我的时间和空间观念被模糊。时而在二战的营地,时而在苏格兰蔚蓝天空下的大片绿草地,时而在中世纪的某个有着关于龙的传说的古老城市。总是这样虚无。

    风笛被有节奏的鼓点代替了。周围的人稀稀落落鼓掌,一场新的表演开始。被围在风笛中心的肥胖男子,胸前竖着一个和他肚子差不多大的鼓,两手拿着白色的,外型像棉花糖的鼓锤,每敲一下,两腿就稍微弯曲两下,灵活的随着节奏摆动身体。一个格子裙下面绣着黑色蕾丝,双腿结实健康的女人走过。几个舔着冰淇淋球的女孩子,穿着夏天味道的淡蓝色背心裙。用格子紧身短裙把自己裹住,显出小肚子的金发女人拉着她相貌平平的男友。一位身材高大,灰白头发变成一条长辫子的夫人,拄着一根细长的,底端有托盘的红色拐杖向前蹒跚。她长裙背后亮眼的颜色呈现出螺旋形状。 站在不同据点的风笛和鼓还在不定时演奏,恍惚觉得和中国北方农村里的某些庙会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空气中突然飘来一股酸面包的味道,我想起了初中时那个和我约会的男生。其实我没有真正闻过酸面包是什么味道,只是有个女生说他身上的味道像酸面包,我就记住了。我现在是喜欢这种味道的,可是以前一闻到它却有一种对情欲的沉溺无法逃脱的淡淡的绝望和羞耻感。可能是这种感觉给我心里留下了印记,有时候闻到它会立刻心生警觉。 

    我的思绪又飘回那个在一天夜晚里听了117次Farewell to Govan的寂寞女人那里。

作者简介:自己人不是不多,简直是没有。

上一篇:随笔 下一篇:赞父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火炎焱燚 对 联系我们 的评论
发表的文章什么时候审核..
文思儿 对 励志歌;拼 的评论
希望各位诗友努力加油。..
文思儿 对 迷人的秋天 的评论
这些文章是的我刚刚学电脑时候..
文思儿 对 弟弟,姐姐 的评论
只是我写我弟弟,我弟弟在我结..
文思儿 对 美味爱情 的评论
只是我以自己做菜时候想的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