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游览神奇峡湾

时间:2019-10-12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166 下载

    峡湾国家公园,从东北向西南绵延230公里,最宽的地方80公里,它不仅是新西兰的最大公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公园之一。公园里有几个峡湾,40公里长的神奇峡湾虽然长度不排第一,但深度无出其右,421米是当中最深的一个。

    神奇峡湾,得名于库克船长,当年他来到这个峡湾入口,见水道狭窄,雾障弥漫,不敢贸然进入,说这是个神奇峡湾。神奇峡湾,有何神奇?带着悬念我们离开因弗卡吉尔这个地球上最南端的小城,车行两小时,就到风景如画的玛纳波里湖(Lake Manapouri)了。游神奇峡湾,只有这一条路可进入,先坐车到游神奇峡湾。

    峡湾国家公园,从东北向西南绵延230公里,最宽的地方80公里,它不仅是新西兰的最大公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公园之一。公园里有几个峡湾,40公里长的神奇峡湾虽然长度不排第一,但深度无出其右,421米是当中最深的一个。

    神奇峡湾,得名于库克船长,当年他来到这个峡湾入口,见水道狭窄,雾障弥漫,不敢贸然进入,说这是个神奇峡湾。神奇峡湾,有何神奇?带着悬念我们离开因弗卡吉尔这个地球上最南端的小城,车行两小时,就到风景如画的玛纳波里湖(Lake Manapouri)了。游神奇峡湾,只有这一条路可进入,先坐车到玛纳波里镇附近的珍珠港湾,然后坐半个多小时的小艇越过玛纳波瓦湖到达对岸的西湾,再换乘观光大巴,走威尔默特通道,穿越原始的低温带雨林,到达威尔默特隘口。站在这里,可远眺湾内美景,难怪导游要大家下车在这里“看一看”。之后,我们又坐上车到深湾码头,再改乘游艇继续三个多小时的峡湾水面之旅。游神奇峡湾,还真不容易,车倒船,船倒车,车又倒船......

    再次登艇,我们乘坐的是一艘名为“帕蒂亚探索号”(pateaExplorer)”的现代、宽敞、设备齐全、免费供应咖啡、牛奶和饮料的豪华双体船。登船时,后面有人惊叫“这里的水怎么黑乎乎的?”,我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水是墨色的,白色的游船停在黑越越的水面上。游船缓缓开动,一段优美动听的音乐播过后,就有了中、英文的导游介绍、解说服务,对于许多人不解的墨色水的问题做了一个解释。原来峡湾里的水分为互不混合的上下两层,下层是大海里倒灌进来的咸水,上层是山上流进峡湾约有三米厚的淡水。由于山上流入峡湾的水含有大量的腐殖质和泥土,透光性差,如果天气不好,浓云密布,没有阳光照射,峡湾里的水就更显墨色浓重。峡湾一向以其丰富的野生动物而闻名,它的深水区域生活着各种毛皮海豹和宽吻海豚,正是因为峡湾的水透光性差,造成了这里近似深海的水下环境,深海动物常在峡湾内嬉戏、溜达,黑珊瑚也在这里的浅水区生长。船长发现左前方有宽吻海豚的身影,便通过广播告知大家,许多人涌上甲板拍照、观看,我清楚地看见一群海豚在水里追逐、翻滚,不时有一、两只跃出水面,便引来大家一阵喝彩。能在这里一睹宽吻海豚的芳姿,真是幸运。

   “刚讲过墨色的水,现在再给大家讲讲白色的水。各位,请看看前面山崖上飞泻而下的瀑布......”船行峡湾,大家顺着导游所指的地方看过去,有几处飞瀑从天而降,婉如一匹匹白色的绸缎垂挂在崖壁上,是那样的飘逸、灵动。据导游介绍,到了雨季,瀑布是峡湾里最为壮观的一道自然景观,只要连着下几天雨,峡湾内的山崖上,就会有几百、上千条大大小小的瀑布轰隆作响飞流而下。导游说“瀑布,大家都见过,但这么多的瀑布在一起,肯定很多人没见过,不来这里是看不到的。”是啊,我后悔自己来早了,真应该等到三、四月雨季开始了再来。站在甲板上,处在此情此景之中,我双手紧紧扶着船首护栏的栏杆,闭上眼睛,开始在脑海里冥想山崖上千瀑飞泻、万钧雷霆的壮观景象。

    峡湾的神奇当然不止是白瀑、黑水和生活在这里的深海动物,还有瞬息万变的气候和许多很有本土特色的植物。峡湾地区,一年有200天是下雨天,有些时候,一天当中就会经历从夏到冬的气温变化,刚才还夏日炎炎,一会儿就浓云密布、寒风凛冽,想穿上冬衣了。峡湾地区的导游大多都会忠告游客,那怕作峡湾一日游,也要做足晴、雨、寒、暑的准备。虽然导游介绍说峡湾地区有超过700种的珍稀植物,但我们在威尔莫特通道,穿越原始的低温带雨林时,见到最多的是树厥和一种叫做山毛榉的榉树,山毛榉品种很多,有什么银杉山毛榉、山地山毛榉等,据说各式榉树占了雨林中树木的七到八成。山毛榉树形高大、枝杈很多,树干树枝上都生长着厚厚的一层青色苔藓。苔藓植物是峡湾地区生态的基础,它极能吸水,可以轻松吸纳自身重量25倍重的水分,在多雨的峡湾地区,它对低温带雨林气候起着重要的调节作用。

    树崩,也很神奇的。我过去只听过山崩、崖崩,还真没听说过有树崩的。树,怎么个崩法?原来这边的山头上,远古时期都是冰川,而峡湾正是冰川在海岸刨蚀山体和陆地,形成峡谷致海水倒灌形成的,没有冰川的运动,也就没有峡湾。经冰川运动刨削过的山头和崖壁,本是光溜溜的,寸草不生,虽经长年的风化,土壤也极少,土层很薄。许多树木的根系发达,盘根错节,相互缠绕在一起,形成薄薄一层布满了苔藓和地衣的网状结构的“土壤”,才使得榉树和树厥等树木能在峭壁和山崖上“抱团”生长。但是,崖壁上的树木根底浅,只要有一棵树因病或因风雪等外力作用倒下,就会造成山体滑坡,倒下一大片树,这就是树崩。石头山上要长出树来,可不容易。但我们的自然向导却轻松地说,树崩是雨林保持生态平衡的一个自然过程,这里的生态系统已适应于通过树崩使树木“推陈出新”,山体滑坡树崩后,地衣、苔藓和其它灌木会迅速覆盖裸露的山体和岩石,这有利于新树木和植被的再生。

    当然,最为神奇的还是这么一个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的好地方,居然人迹罕至,与世隔绝,过去几乎从未进行过任何商业的开发和利用,直至今天,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雨林、这里的蓝天和空气,仍如天地混沌初开时那样自然纯净,一切都是原生、原始、原汁原味且万籁俱寂......“帕蒂亚探索号”行至峡湾深处,船长熄火关闭了引擎,请全体游客务必保持三五分钟的安静,好让大家于寂静中闭上眼睛,仔细辨别山中的溪流和禽鸟的鸣叫声,在神奇峡湾感受来自天籁的声音。我的耳朵因为有些重听,虽无缘于此地的天籁之音,却也感受到一个沉寂静默的神奇世界,真静寂得有些恐怖和可怕。导游对我们说,冬天的峡湾大雪纷飞,到处都是雪,但不可用“白雪皑皑”来形容,因为这里的雪是淡蓝色的。为什么?因为这里没有汽车废气,没有工业粉尘,也没有pm2.5,甚至还没有牧人的篝火和农家的袅袅炊烟。一直以来,新西兰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片土地,如今,世界各地想到这里来看看的人虽然很多,但为了保护自然纯净的优美环境,每天只能进入450人的上限是绝对不能突破的。

    神奇峡湾,峭壁耸立,雨林茂密,还有蜿蜒隐蔽的美丽水湾......旖旎风光,自然纯净,鬼斧神工,浑然天成,没有任何刀劈斧斫的人工痕迹,这可真是一片远离了文明喧嚣的令人神往的净土啊。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