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我当代理新闻干事

时间:2019-11-04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43 下载

    干了两年不到的电影队长,领导让我当宣传干事。

    职务上提了,压力也大了,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能不忧吗,宣传科的老干事们哪个没有几把刷子,哪个不是能说会道的家伙,叫我当宣传干事,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任职命令下了,到这个份上,也只得硬着头皮干,而且只能干好,不能干差了。

    开始叫我搞教育这一块,还能对付过去。记得那次师党委决定对部队进行“三视”(仇视、鄙视、藐视美帝国主义的)教育,派孙云盛副主任领着我去抓一个教育试点,让我先准备三堂政治教材,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读了一些书,也翻了不少资料,总觉得鄙视和藐视意思相近,很难分成两课来写。冥思苦想大半天,理了个思路:仇视,主要讲美帝国主义的战争罪恶、惨无人道;鄙视,主要揭露其虚伪,打着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旗号,却干着侵略的勾当,到处做坏事,在越南无恶不作;藐视,主要讲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朝鲜战争打破了美帝不可战胜的神话。我给孙主任一汇报,没想到他很肯定这个思路,说“可以,就按这个思路准备”,试点是在四团五连进行的,讲到第三课“藐视”时,恰逢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我们又把这一内容结合进去,更增加了大家必胜的革命信念,试点很成功,教育很快在面上铺开,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过了不久,我们科里刚上任的新闻干事被送到省报代训一年,其间的工作交由我接手,让我代理新闻干事。其实,接什么手啊,实在无啥可接。因为文革开始后,部队宣传文化工作也受到很大冲击,通讯报道工作几乎没有了。新闻干事刚任命,还不懂新闻为何物,所以送去报社见习、跟着干,以干代训。我接手时,全师的报道员队伍还没有完全拉起来,一切得“从头越”,要白手起家。

    这个压力可大了。我明白,当务之急我有两件事,一是尽快拉起报道骨干队伍,进行培训,建立通联网络;二是我自己要多写文章,尽快见报。对于我来说,这都是难事啊。拉队伍,因为当时师团领导重视还不算太难,难的是培训,老师在哪里,谁能来上课?!我本想请军报、军区《前线》报社的记者来授课,可当时这项工作刚刚恢复,各级新闻人才奇缺,谁也派不出人来帮忙,无奈,我只好问他们要了些新闻写作方面的书籍、材料回来,打算自己先学习、消化,然后备课、讲课,即便赶鸭子上架也得自己来上。

    我深知,自己必须在军、地报纸上先发表几篇文章,我在新闻报道培训班的讲课才有说服力,否则,我的课讲得再好,也没人信服,即使报道骨干们当面不说,心里面也会想,你讲得头头是道,怎么没见你报上发表文章啊。

    要在报上发表文章,谈何容易呀!这可不同于给领导写讲话稿,你说不行,总得给我说哪里不行吧,我也好修改。修改后你还说不行,我再改就是了,所以写讲话稿相对容易通过。如果碰上难伺候的,只说不行、又不说哪里不行的领导,我也有办法对付,取回稿子,再检查一遍,只要没有错误,就故意压稿子、拖时间,等到领导要讲话那天,再把讲话稿恭恭敬敬地递上去,那时候没有时间再修改了,自然不行也行。给报社投稿,从来没有不行也行的好事,不符合报社的报道思路,文章写得再好也不行,或者说虽符合报道思路,文章质量不行也不行。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想在报纸上一篇稿子,那时候一点取巧的办法也没有。

    我必须下功夫学习,拿出真本事来。可是,一、两个月过去了,我一个字也没有见报,自己压力山大,内心也很焦急。那段时间我可刻苦用功了,我日采素材,夜研范文,毛主席亲自写的《中原我军解放南阳》这篇著名的新闻稿,我研读了无数遍,从导语、背景材料直到结尾,一段段分析、解剖其写作特点,全文都能背诵了。每天夜里,当住在外间的几个战友鼾声如雷、汇成交响曲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还在里间挑灯夜战,直到下半夜。由于那段时间睡眠太少,一次在礼堂听完报告回办公室的路上,我走着走着突然就倒下了,科里的同志吓坏了,马上将我扶起并立即叫来了医生。真没想到我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晕厥,竟发生在我二十郎当岁,生命力最强盛的时候。

    功夫不负苦心人,不久我陆续在《福建日报》发表了《海堤哨兵缉私记》、在《前线报》发表了《林政委野营路上授传统》和我师野营拉练注重练走、打、住结合的一篇新闻稿。有了这三篇文章,我就觉得自己有了当老师讲课的底气了,我经过认真地备课,反复地修改讲稿,一个人唱独角戏,既当培训班的班长,又当授课老师,办了为期一周的通讯报道骨干培训班,我讲了《怎样写新闻》、《怎样写小故事》、《怎样写一事一议》和《怎样采访、发现报道线索》四课。因为事前通知过,每个人都必须带着报道素材来参加培训,我安排了两天的时间集体讨论大家带来的素材、然后分别写稿,并要求培训结束一周内,每个人必须向报社发一篇稿子,以检验培训的效果。半个多月后,参训骨干有三分之一的人文章见报了,那几天,骨干们纷纷高兴地打电话向我报喜。我们师里一下子上了四、五篇稿子,初步改变了我部队此项工作落后于兄弟单位的面貌,师领导也很高兴。这事还惊动了集团军的新闻干事晏金根同志,他打来电话表扬了我这个代理新闻干事,夸我代理得不错,那时候年轻、虚荣,被人夸奖我自然也高兴坏了。

    虽然我是个代理新闻干事,但不代则已,代了就一定要代好。代好的关键一条,我不能有代理的想法和临时的观念。什么代理呀,既然叫我负责,哪怕暂时性的,也是我的工作,就要全力以赴,真正地负起自己的责任来,不能有半点的敷衍和马虎。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