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呐喊

时间:2019-11-08   作者:根柯 录入:根柯  浏览量:112 下载

近几天是初冬难得的艳阳天,凡属地上的都被照晒得锃亮。

周二在白色的晨曦中,我开着车,赶着去上班,脑海里清除着昨夜的倦梦。随着车流向前奔驰,不知搭错了哪根筋,电光一闪想一到所里就看看车辆引擎上有没有污油黑印,从而判断是否渗油。更进一步,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别忘记了。

一路“远行”,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没人知道我,也没人认得出我的轩逸。我知道自己就是在百万人流中的普通一员;可我爱家乡,特爱阳光里的这座城市。

一到单位停稳车,我就用手挠了左下的两个按钮(我还想去尾箱拿包烟)。“嘭”的一声引擎盖打开了,我下车走到车头处,“咔嚓”支起引擎盖,俯身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很是满意。随后落紧引擎盖,又走到车尾处,一抬尾箱,怎么是紧的,没开?刚才是按了按钮的!没什么,再按尾箱钮,也没多想,拿了烟就去办公室了。

同样的工作,同样的同事,同样的时光,再加上同样的“慢条斯理”。等到太阳偏西,430分时,我和刘三姐(我给她起的绰号,因她姓刘,排行老三;不过其实她比我还小些。)提前下班溜走了。

一路上宝庆东路,新华隧道,新华南路,再右拐上立新路,我俩说说笑笑,很是有下班的惬意。可拐弯不到一分钟,忽然车后传来一阵一阵清脆的喇叭声,是不是我车速有点慢,哪个路怒症又在怨天仇地。但是同样有点路怒症的我骄傲地抬了抬头,没有一丝加速的想法,倒有为难后面车的思想。

我虽没变,可后车有了行动。

后车在超车,他并排着我行驶,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并向我大声呐喊。这突来的言语,使我们一时都没听清楚,还以为他在怒骂,心里有点不乐意了。

“加油盖开了!加油盖开了!”他更加大声呐喊了,而且满脸堆笑。瘦小的脸加上戴着眼镜,笑容显得格外突出和鲜明。这回我听明白了。一股热流涌上心田,刹那间自己也明白了早晨打开的是加油盖,难怪尾箱盖是紧闭的。

我来不及道谢,他已远去。忙打右向灯,靠边停车。下车重重盖上加油盖。心里一阵紧张,被人偷油是小事,安全是大事啊。

上车继续融入在车流人海中,我和刘三姐一路盛赞那路人司机的美言美行。西行正好挡风玻璃对着夕阳,我瞟了几眼这天上的“神”,它仿佛把闪亮的金银洒满人间。冬日浅蓝的天,在眼里仿佛是碧波的海洋,那依稀的浅浅的游荡的白云,仿佛是湛蓝的海洋上波涛荡漾起的白沫。最美妙的是那海涛的巨响,正如刚才的他的呐喊,激荡起人的豪情和美意!

这一天,是我受人恩惠的一天啊,我多想在冬日里去握住一双冰冷的手!2019117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