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问你安好

时间:2020-03-20   作者:根柯 录入:根柯  浏览量:129 下载

又是一个三月,春回大地,草长莺飞。可这是地表上的繁华初露,地下是什么?至亲至爱的表弟,我……问问……你可安好?蛰伏在土里的虫豸是否惊醒,憧憬着明天的艳阳和红花绿叶,它们是否惊扰了你的睡梦。你早是地下的一堆白骨,可再也不用接受那白色恶魔的摧残和折磨,再不用戴着精神的枷锁和镣铐痛苦地挣扎于人世间。

你知道吗,当下新型冠状肺炎肆虐全球,比2003年的非典SARS更似嗜血的魔鬼。为什么说到这件事,因为死亡,它让我再次深感死亡如此接近自己,接近自己的亲人;如此让我看清它的黑面、獠牙和滴血的嘴唇。15年前的三月,你一个人栽倒在小小的针筒旁,没留下任何遗愿。这就是你离开我们,给我的直觉。面对死亡,说实话,我怕,但不惧;我哭,可并不全为自己,也为你。我在庙里跪倒在佛像前祈祷,只要你能重生,我愿把自己的一些阳寿赠送给你,把自己的精气输入你体内,就像电影中的桥段。我有时觉得没能帮你浪子回头,我没料准会有死亡,我没尽力履哥哥的责任,甚至有敷衍了事的嫌疑。现在,泪盈满眶,也孤独无助,像在医院听到噩耗瘫坐在长椅上的病号。

你知道吗,二舅舅、二舅母、小弟弟都很好。上次到县城,看望亲戚。二舅舅正好和小舅舅从乡下回来,看到你的爸爸(二舅舅)从小车上下来,颤颤巍巍的。我大吃一惊,忙上前扶稳。扑面的酒气,酡颜满面,原来二舅舅是喝醉了。一颗心才落了地。我反复地劝说;小舅舅也带刺地笑说你爸爸就好这一口。只要好就行,你别担心,现在他戒酒了。可是二舅舅老了,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曾经抡斧耍刀的木匠臂力也没了。你妈妈还是老样子,老态中还是操心一切,还是有那样和善的笑容,还是有那和蔼的话语,仿佛一切都很好的老样子。你的弟弟当兵回来有了事业单位的工作,如今组建了和美的小家庭,有贤淑美丽的妻子,两个可爱的女儿。特别是你的大侄女,那伶俐的口才,涛涛的话语诉得我们这些长辈难接话茬。还有你曾经的女友,至今还把二舅舅、二舅母当作家人,逢年过节、家有喜事都亲自登门送礼看望。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听说她爱人挺疼爱她的,你不必操心。我还清晰记得她曾经叫我“哥哥”的嗓音,那么清脆响亮,却又充满扭捏—羞涩的她是不主动的,都是你下命令式地折磨她。那时你还在……泪,打着旋儿溢出眼眶。

你可安好,这在心底发出的呐喊,在我嗫嚅的嘴唇中却只字难吐。空白的脑海里,没有碧海蓝天,没有微波涟漪的舟港;有的是刹那间的想起你,引起的悲痛的海啸,那激起的汹涌波涛,随时吞噬一帆孤舟的我。15年了,自从2015年的10月《一封寄往天堂的信》写下和发表(不少地区和单位作为禁毒宣传的材料),加重了我的心病。一个月总有那么一天,夜深人静,独立窗前,眼前的一切仿佛地狱的门敞开,群魔乱舞,恶鬼哀嚎;此时心沉重得像一块顽石,没有一息呼吸和跳动。一载,丽春牵头,后是酷夏,接着是丰秋,寒冬结尾,周而复始。一转15圈,你在冰冷的地下,是否有感知四季的冷暖变换、春华秋实。夏夜,田野聒噪的虫鸣是否惊扰了你的甜梦?冬日,皑雪冰霜是否冻僵了你的手脚?还有,还有那亲人思念的泪水,你是否感知!

想你生前从不饮酒,就算是在亲族的喜宴上;我酒量也不甚。在我的记忆里,我俩从没推杯换盏。当下,我不愿对酒当歌,也不愿把酒问青天;我想的是木桌矮凳,浊酒花生米,我们兄弟俩面对面小酌小饮,不体味荣辱成败,只喝出百姓小民的小滋淡味。我面对的是不惑之年的你,你有了大肚腩、有了眼袋、有了皱纹、有了人生的感慨……可你却永远定格在那削瘦、年轻、无知的模样上……泪,滑过脸颊,浸入口中,咸而涩。

清明将近,我双倍的悲伤思念,一份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一份是送给你。可前者的逝去,后人挂清,祈求庇佑后辈,是“好事”;而你英年早逝,冤死不能下葬祖坟,怕损了族人的福祉。在这里,我深躬祭拜你,祝你安好!

至亲至爱的表弟,姑姑、叔叔、哥哥姐姐们都很好,我们的下一代都在茁壮成长,你不必牵挂。你可安好?我面对玻璃窗对着黑夜大声地问话,却挤进满眼的黑,那么的沉重、悲凉和可怖。2020316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背影 下一篇:久违了,达活泉公园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