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迟来的扬州雪

时间:2020-03-21   作者:星雯 录入:星雯  浏览量:110 下载

  南方一冬的扬州雪没有如约如期到来,却在2012年2月9日晚10点左右,雪飘洒地伴随着漫天飞舞的礼花依依的来到人间。“这是多么的神奇啊! ”我竟然激动的感叹起来。立春过后的第一场雪的到来让我感到好奇,我望着人烟逐渐稀少的马路,看着一瓣一瓣飘落的雪花 ,我不停地问着自己:“雪为什么迟到了?”我不知道雪也会在立春过后姗姗来迟的弹奏心曲?此刻我的心只想陶醉在眼前这个舞动的世界里,我情不自禁地与雪心灵相通的吟唱着,与雪相知相惜的默契着。我微笑的走入了“雪若我心,雪即我爱”的这场江南的雪——迟来的扬州雪! 

   

  (一)雪,心雪。 

   

  雪的音韵,永远是低调和震撼的,在细语声中独吟,在祥和声中撼人,轻轻的读着天空中一点一点飘落的雪的音符,音符里记载了每一个故事,记载了每一段情愫,记载了每一个心音。 

   

  雪的调和。雪依然保持着千年的色调——白色;雪依然独有着万年的品格——朴素。雪淡雅,不张扬;雪深遽,而神秘。雪默默地在诗词里流淌着,雪静静地在音画里流动着。一会儿缘起,一会儿缘灭;一会儿缘聚,一会儿又缘散。雪一滴一滴的刺穿着,雪一片一片的渲染着,在宣纸上定格住那种让人毋庸置疑的“雪晕”,一圈一圈的渗透时光的前世今生,一节一节编织起来的岁月醉梦。 

   

  雪让我不知不觉嗅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暗香”,更让我能够触摸到一种淡然的心,无声地被迟来的光阴淋漓尽致的宣泄着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二)雪,哭雪。 

   

  “雪被谁伤了,雪成全了谁?”雪,有一个心愿就是每年按期如约的找寻前世缘分中的人。雪,茫茫人海,生命流尽,它都不曾改变自己的心愿,始终找寻都没有找到,而今自己的迟来,却让雪哭泣起来。 

   

  正在走过不惑之年的我,一双黑黑的眼睛透过阳台的窗户向外凝视着仿佛可以看到雪的内心深处,一双纤细的柔弱的手慢慢地伸出窗外仿佛要抓住那渐渐流失的每一天。雪,手心的缘分,你抓的越是紧,越融化的快,无论何时,当你打开那一瞬间,你看到的真实却不如你所想,那想象的美好也不过只是你心中一种幻影。 

   

  雪的特性遇热而化,冰凉的触动着你的每个神经。那颗炽热的心也没能留住雪的本来,霎那间虚无飘渺,如幻如影,没有散去。我不甘心的继续找寻,突然眼睛一亮,发现从骨头里散发出来一种阵阵的墨香,脉脉跳动着。原来,雪已经不经意间渗入到我的身体里,与我融为一体,在血液里印上了浸泡岁月沧桑的浓淡缘分。 

   

  雪哭了,哭的是终于感触到手心的温柔。迟来的扬州雪,就这样“只取一瓢饮”与我再次相遇,我渐渐感悟的心泪流不止。我知道我不能再一不小心一个转身又将它弄丢了。它的到来唤起了自己那曾经不想再次打开的窗,伸出窗外的手有了新的体会慢慢的收回窗里,手是凉的,但是心是热的。 

   

  (三)雪,禅雪。 

   

  雪,是一种无我的境界,静下心来感知人间的沧海桑田。飘零之间,此岸即是彼岸,一丝苦意。那种苦意,是经过磨砺过后的禅悟顿悟的永恒。 

   

  雪,一种倾诉,在江南的立春里,沧桑的若有若无;雪,一种哭泣,在江南的天空里,感伤的短暂离合;雪,一种等待,在江南的生命里,弥留的回眸擦肩;雪,一种情感,在江南的梦回里,绽放生命的姿态。 

   

  夜依旧,风依旧,一夜之间恍若隔世。“人生苦短”,一种生命的懂得,离它远点是消瘦的,消瘦的“难得糊涂”,离它近点是憔悴的,憔悴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千年的雪一直嵌入到历史的一页一页里,走入你的心里,不再去碰触昨日的已阅。 

   

  雪依然下着,我轻轻地斜躺在沙发上依然看着窗外飘舞的雪,一朵一朵的美丽音符,时而呢喃,时而轻语,悦耳动听;一波又一波的心领神会,时而清脆,时而环绕,在眼前从没闲着。 

   

  迟来的扬州雪团团如絮,绵绵如花,飘飘含羞的景象是何时把我带入梦乡,我都不知。 

作者简介:季明星(笔名,星雯),企业职工(2001年下岗至今)。现为布衣诗人、网络诗人、草根诗人、人民社员,穷苦人的代言人、工人集体的形象者、弱势群体的笔杆子。

上一篇:司机小张 下一篇:帘卷春风雏菊色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