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我想有个家

时间:2020-03-23   作者:释然 录入:释然 文集:育才文集 浏览量:89 下载
    听父辈们说我出生的时候在爷爷的一间五个角的房子里。后来父亲砌了一间15米进深分成前后两间的土砖房子,前面是伙房兼餐厅,后面那间就是卧室,只有一张床,一家五口挤在一张床上睡觉也不知道怎么睡得下。只记得早上父母起床以后三兄弟在床上要大战三百回合,不知道扯烂了几回旧棉被,肯定挨了不少打骂,印象很模糊了,但那时候很开心!虽然家里穷,可其乐融融。
    1982年我上初中了,父亲把房子又改成了三间土砖房,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卧室,一住就是十几年。期间常见父母冷战不休,家里缺少温暖。父亲在十多里外的紫塘小学教书,要星期天才回来一次。母亲身体不太好,生产队要出工,免不了要受气听闲话,说“半边户”吃十块五一百斤的“统销粮”真划算。我身为长子,自然要帮多病的母亲做点家务。 1989年(时年我二十周岁)正月,我正在邵阳师范读书,母亲因为去邮局取钱给我筹备学费中风离我们而去,时年母亲四十四岁,从此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没有女人的家真的不完整,父亲带着三个“小和尚”生活七年一直不肯续弦,怕我们兄弟与后妈不和难相处,说等我们三兄弟成家了再找个伴。
    1993年父亲见我们三兄弟均已长大成人,要开枝散叶了,于是开始动工修建院子里第一栋红砖预制板两层楼的砖瓦房,可这栋房子一开始就多灾多难。烧砖不利,烧了两次窑,红砖依然没有烧制好。动工修建时又摔伤了一泥工,赔钱治伤,时隔半年他叫人来讹钱,还叫来黑社会要绑架父亲。房子主体竣工后,雨棚另叫师傅来做,可祸不单行,又因雨棚捣制不当,钢筋布局不合格导致没有承受力,大弟与一泥工在拆除支架时双双从二楼雨棚上跌落下来。泥工开颅大手术后才保住性命,弟弟造成手肘骨折等多处受伤。一栋房子花了两栋房子的钱,至今因怕风水不好,弟媳不肯住了 。后来另建一栋三层小洋房。
    1996年(时年我27岁)冬父亲被精神病的小弟打死,他找伴过老的愿望最终未能实现,时年父亲五十五岁。同年十二月小弟离开人世,我成了家长,和大弟组成两个人的残缺家庭,有房无家。1997年弟弟先我一年结婚成家,我参加工作住本村村小,以校为家。
    1998年三十虚岁生日头一天, 我结婚。平时住校,周末寄住在岳父家。有了家,没有自己的房子。2000年9月至2004年8月上班期间我住在杉木桥完小,周末回家。2004年9月至2008年冬在杉木桥中学任教,周一至周五住校,双休日住新邵的家。儿子读一年级时岳父在新邵县水泥厂家属区买了一套一楼的两室一厅的二手房,后来自己又花了一万多元钱在后面加了一间客厅,才算有房有家。可好景不长,四年后(2008年12月,时年我四十虚岁)离婚,又回到无房无家时代。       2009年邵阳租房半年后调入长阳铺镇梽木山完小住校,与女同事同居一年多,2011年搬进邵阳的新家,又有了家,但房子由她一人买,这时候的状态是有家无房。
   有自己的房子,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一直是我美丽的梦想。2015年冬自己独资在九龙城买了一套商住房,2017年装修入住 ,这时候是有房无家,家人不齐。2017年9月儿子考上西藏民族大学,要寒暑假才回来,2019年甚至暑假也实习不回,一个人住不叫家(时年我五十周岁)。
   我的大半辈子就在跌跌撞撞中度过,像浮萍般漂泊,始终没有停在避风港,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完整的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都经历过了,命运多舛。老婆在哪家在哪,这种状态不知道要维持到什么时候,余生恐怕经不起折腾了,娶妻安家已成奢望,什么时候才安个完整的家?难道真的孤独终老?!
   我想有个家!
   2020年3月23日再稿于九龙城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秋色也绚丽》自序 下一篇:心灵之旅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