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你是我心海间盛开的荷

时间:2020-06-30   作者:齐铁庆子 录入:齐铁庆子  浏览量:109 下载

无论我流落到天涯海角,也无论你身在何方,你永远是在我心海间盛开的荷。你那小鸟依人的样子,还有童年时那纤弱的倩影,如今遗失在哪里?
   你是梦中蝶舞迷幻的飞翔,倒挂在云水一色的天际。在我浪迹天涯的日子里,我无从去追寻你恬静的芳踪,只是在心中留下永恒的遗憾,你袅袅娜娜地生长在我淡淡的梦境里,始终忽闪着谜一样的笑靥。每当我从残梦中醒来,你就会莹然离去,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我无数次地阅读你弥留的清新花语,从错落有致的花朵间,蜜蜂找到了知音的语言,蝴蝶发现了心仪的芳韵。而我呢,却只有蹒跚的步履,无法波及你羸弱的呼吸。
   多么渴望能够真正的做回自己,在自由的天空下,在阳光的抚爱下,绽放相思的呼唤,为你描绘多情的祈盼,一种生生死死,不离不弃的侠骨柔情。
   重逢的瞬间,那种久违的思念,在重逢的瞬间,目光凝结成相逢的欣喜。真的是你吗?那心中永远不朽的神话,一个亘古的传说,蛰伏在老街的屋檐下,积满白雪深厚的热望,静静地等待又一次生命的轮回。
   再次遇见你,我的心已苍老成无缘的云雾,漫无边际地飘去,淅淅沥沥的细雨,淋湿我心中永久的痛,划破早就麻木迟钝的神经。曾经丢失了彩色的童年,我已经无处再翻阅尘封的故事。在儿时的阡陌间寻找,昔日的森林还在重复着昨日的故事,生命依旧拔节,树木仍然增添着年轮,小鸟仍然在歌唱爱情,小溪依旧欢快地流淌着柔情蜜意,但我们却已形同陌路。是你已经失意,还是我自己陷入爱恋的怪圈不能自拔。
   与你重逢,是命运叠加的嘲讽,还是前世积累的未结之缘?我茫然不知所措,断肠的回味,丝丝缕缕,从心海间渗出,润湿不该激动的年轮。
   再次相逢,不知道我是否还是你心目中那棵刚毅的青松?那坚硬的松针,无论季节怎么变化,无论风霜雨雪,始终都是保持顽强向上的生命活力,展示了一种刚直不阿的人生姿态。
   清风抚摸着脉络中凌乱的心思,我不再年轻的心,依旧跳动着年轻的脉搏,叶脉释然凌乱的情怀,心思或许能够承受意念的重压,但清风中漂浮的思绪还是总也不能忘怀,一心只想寻找失落的往昔。
   无论是蜜蜂还是蝴蝶,翩翩起舞的只是身躯的逸景,内心冥想的是花草痴迷的情意。那种意乱情迷的痴情,那份两小无猜的渴望,遮挡在无花的季节里,依然沉声,漠然孤独。
   我真的已经老了,颤抖的指尖,已无法探寻你存在的纬度,已经虚无缥缈了太久,我纷乱的心音,早已无法经受你凌波微步的一瞥。
   一切都已经逝去,在意象的天籁间,你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影子,步履沉迷,心音落寞,想寻一片流云蛰伏无痕的日子,真的是相会无期。
   一切都太晚了,想得到的没有得到,不想失去的偏偏远逝而去,在百无聊赖间,任迟来的蛙鼓,在午夜箫声响起的时候,寂寞的心音,一点一滴地唤响生命的钟摆。在流逝的云光侠影里,回拨童年永恒的情话。
   我的青春永远不老,总是想设定一个亘古的神话,无论冬日的酷寒还是夏日的炎热,早已曦和在萌生的展望里,一切都恍若隔世,永别眉宇间眷恋的倾情。
   蓦然回首,故人已去,额角渗透缠绵的藤蔓,丝丝缕缕,爬过一段分别的日子,紧握你流泪的双手,岁月已老,留存的友情,永远不曾枯萎。
   或许在回归的残阳余辉里,洒落一片分手的落叶,慰藉叶脉的长寂。为了能够与你重逢,我已等待了整个如歌的岁月,青春已老,岁月如歌。
   我望眼欲穿,你却静默如石。
   一切都太久远了,告别了乡村的玫香蝶影,在城市竖起的钢筋水泥的封闭空间里,我期待一种乡音,一种灵魂的慰藉和述说。瞬间太长久了,冷漠太热情了,我渴望找回失落的自己。
   偶然截取的一段回忆,在心灵的阡陌间,掠过一片寒号鸟儿的啼鸣。童年,已经成为空白的叙述,没有知音的倾听,只有步伐的窥望。
   一切都太久远了,难以释怀的聆听,在纷蝶的无望的期盼里,断翅的飞翔,总会让我泪流满面。
   或许在森林里,在童年的两小无猜时,我们才是理想的伙伴。森林是永恒的记忆,森林是不老的传说,在森林里。鸟儿可以唱倦晨露和晚风,却无法挽留我失落的旧情,还有那永远的依恋。
   我生命的步履总想和你踏响一个固定的节拍,但相同的音符,却有着不同的音律。我心已老,无法拾捡昔日凌乱的记忆碎片;往事如烟,岁月如歌,你清晰的倩影,早已清晰不再。
   在意乱情迷间,我疲倦的冥想,永远为你守候相约的痴情,只要思念还在,青春的机缘就不会失落,只要蝉鸣的期望还在,情感的晚钟就会如约敲响。
   我的思念离黄昏很近,生命已经触及暮色的一角;你的祈祷距晨光太远,远得无法让人企及。
   生命久远,相见无望。蛰伏在岁月无痕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地悄然暗问自己:真的是能再次与你重逢吗?
   无论如何,那种久违的思念,已经烙印在我记忆深处,终生无悔。在我难以企及的目光里,你永远是圣洁的荷,在我的心海间袅袅娜娜地盛开,永不枯萎,永不败落。

作者简介:本人自幼酷爱文学,年轻时代从事森林诗歌创作,陆续在大兴安岭文艺,大兴安岭日报,北极光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等文章,后进入铁路部门后在加格达奇铁路电视台齐齐哈尔铁路电视台工作。工作之余在全国各类报刊和文学网站发表文学作品百万字以上,在凤凰网,好心情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站,江山文学网,风起中文网发表长篇小说、诗歌、散文多篇,中国网络作协副主席,理事,中国当红诗人,网络作家。全部作品在百度-搜索齐铁庆子。

上一篇:乡村纪事--捕鱼 下一篇:浅蓝的满天星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刘勤政 对 悼亡妻 的评论
这有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下,这首..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