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婚礼

时间:2021-07-03   作者:艾浩喆 录入:艾浩喆 文集:春风吹拂 浏览量:216 下载

一个月前收到朋友老王的一个电话说他儿子要结婚请我参加,并说电子请帖发到我的微信上了。

我打开微信只见微信的电子请帖写到:您好,我儿王晓刚与儿媳李晨晨兹定于某某年10月1日晌午12点举行结婚典礼,地点:阳光餐馆一层金色厅,诚挚期望您携家人参加,非常感谢您的祝福。

富丽豪华的阳光大酒店的婚礼大厅,早就布置精美。大门的上面,挂起了一块彩色屏幕,上面新人的照片剪刻成爱心形,排成一颗大爱心形,旁边围着的一圈小彩灯,灯一闪一闪地,十分美丽。屏幕两边,还各有两块连接电脑的大屏幕,“祝王晓刚与李晨晨新人姻缘美满”“欢迎亲朋好友光临”等字样的男内容显示在液晶屏上滚动播放。大门前新人及亲属正在迎接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

在大门一侧设有接受礼金的登记台,我和老王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便走到登记台,我上前看了一下,有五百的,八百的,还有一千、两千的。我递上礼金登上姓名便向大厅走去,来到大厅,那里已是高朋满座。我和明艳正在找位子,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寻声望去,一看是大志、德强几个老朋友在喊我,大志热情地说:“等了你们半天了,早就把你和嫂子位子站好了。”我一看,果然他们那桌还空着两个位子,我便和明艳向着老朋友们所坐的餐桌走去,来到餐桌,大志的妻子董丽丽喊妻子:“明艳姐,到我这边来”,说着拉着明艳的手让明艳坐在她的旁边,我也在大志旁边坐下。我侧头看了一下董丽丽,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有机玻璃纽扣西装,和妻子的粉红色有机玻璃纽扣西装正好红白相搭,相互陪衬,优雅而得体,把她们两个显然是那样的高雅和知性。大家坐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大家正谈的正欢,听到婚礼主持人正讲话:“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大家中午好.......”

我抬手一看手表,正好是中午十二点一十八分整,婚礼开始了。

大家都向婚礼的主席台看去,只见美丽的新娘在爸爸的陪伴下进入了婚礼殿堂。

钢琴曲《梦中的婚礼》缓缓响起,婚礼主持人走上舞台用特有的童话的故事的开场请出新郎:传说中,王子用深情的吻吻醒了沉睡的公主,而在同时,世界上最美的玫瑰也开满了他们生命中每一个角落。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的我们将一起见证一段美好爱情,也许在很久很久已后,我们已忘了具体的时间与地点,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对新人的甜蜜誓约,以及幸福永伴…………

现在有请我们今天的王子闪亮登场!

只见新郎王晓刚带着笑容从容地走过来,全场无声,只有音乐还在忘我的飘荡,当新郎王晓刚在全场人面前问道:李晨晨,你愿意嫁给我吗?的时候,世界静止了,所有的耳朵都在等待着地毯那一头的回音。

“我愿意!”简单的三个字,却承载了所有的诺言,公主的微笑在这个时候换来了全场的掌声。

在赞美歌的旋律下李晨晨挽着父亲的手臂踩在小天使为她撒下的花瓣上款步走向象征幸福的鲜花拱门。

当新郎王晓刚从新娘李晨晨的父亲手中接过新娘时,深深的一个鞠躬代表了千言万语。

公主挽着王子的手,也挽着她一生的幸福,踏着铺满幸福的花瓣走向婚姻的舞台。人们欢笑着,欢呼着。我也中氛围所感染,也沉静在喜悦的气氛中,我的思绪随着大厅里的音乐思绪万千。我的思绪像长了翅膀一样飞的很远很远。我想到了三十年前我和明艳的结婚的时候。

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大家的工资收入也不高,一个月也就是几十块钱,那时双职工不多,很多家就一个人上班,不到一百块钱,却要养一大家子人,家家都是省吃俭用,衣服是大的穿旧了就给小的穿,小的穿破了,就补一补,在穿,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在这种大的环境下,婚礼也没有现在这么奢侈豪华铺张,那时亲朋好友送的结婚贺礼也就是带着喜字的搪瓷脸盆,毛巾,枕巾、暖水瓶、或者床单。还有送镜子的,和现在动辄一千两千的,简直没法比,那时候,很多家里也不不办宴席,邀请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坐在院子里,吃吃喜糖嗑嗑瓜子,整个婚礼也就圆满结束。简单朴实,美满幸福,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新夫妻也是从单位要一间单身宿舍作为婚房,各从各自单身宿舍 把自己的装衣服的两箱子放在一起就是一个新家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是骑着自行车到学校接妻子。来到学校妻子的宿舍我看到妻子穿了一件大红色有机玻璃纽扣西装,在她的旁边有两个要好学校的同事簇拥着妻子。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我把妻子抱上自行车。推着车子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欢歌笑语,那气氛既淳朴又热闹。快到家门口,就听有人喊:“新娘子来......”

接着就听到“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音响成一片,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你还可以听到从那个年代刚刚流行起来的卡式放音机传出来婚礼进行曲的旋律飘荡在空中。

婚礼开始时我们单位的工会主席率先代表单位领导表示祝贺并表达了对我们两位新人的美好祝愿,主持人首先让我们讲讲那浪漫的恋爱过程,接着大家逗我们咬苹果,婚礼高潮迭起,妻子学校的领导也送上真诚祝福。在家中的小院,来宾们为我们送上了他们真诚的祝福,我和妻子一一向亲朋好友敬烟。在给来宾点香烟这段情节时,遇上了单位调皮的小李,妻子一连几次给他点烟都没有点着,嘴上还说:“嫂子,你近一点点嘛”弄得妻子脸蛋绯红怎么也点不着他的香烟。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弄得妻子更加窘迫,我掏出打火机向小李的小胡子点去,使得他不得不把香烟凑过来吸燃。这都是哪个是活动小插曲,有趣欢快逗乐。婚礼搞了大半天,在热热闹闹的欢歌笑语中结束了,晚上又闯来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挤满了房间,吵吵嚷嚷要闹洞房,妻子捧起糖块一把把地撒给他们,喧闹的风波才算平息......

到我们结婚那时候,我们的结婚证终于不需要再对着毛主席宣誓,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的隐藏副本还是存在的!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在哪红色闪闪的时代,他们的结婚誓言他们要向毛主席誓词:我们坚决相信着“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那个年代的婚礼和现在比是非常简陋和单调的,没有更多花前月下的浪漫和海誓山盟,但它培养了我们在长期生活中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品质,那是用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精神财富。多年来我深深地体会到,就算有再多的金钱,他也只是一道单向低矮的阀门,是永远无法积聚起爱的情感的洪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生活就是幸福,虽然贫困却一样耳鬓厮磨,怡然自得。

如果你要把那个年代那些故事,讲给现在的年轻人听,孩子们一定以为那是无异于是天方夜谭的事。我浮想联翩,看今朝人们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像开花的芝麻节节高一样,生活内容,风俗礼仪,也都与时俱进,今天人们的生活与那个时代真是无法比拟。

大志的一声:“大家,快请动筷子吧”的喊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此时桌椅的摩擦声、酒杯碰撞声、人们的说话声代替了刚才的乐曲声音。一会我看到我们这桌的德刚是吃得最多,喝的最多,也是脸红的最多的人。

婚礼宴席上的人们渐渐散去,我和明艳,大志和董丽丽一起走出了餐厅。仰望外面的蓝天白云感觉一切真好,我又在想:现在婚礼虽好,我却依然怀念哪个年代的婚礼。现在也有人想要将婚礼现场打造出复古气息,但复古不一定只是旧的意思,它代表着特定年代的特有风格。一件摆设,一首歌,或是一组配色,都有可能勾起人们的复古情怀。

弹指一挥间,年华似水,回眸,近四十年的春秋已经悄悄掠去,昔日那个年代,我们的婚礼已经成为历史的记忆,更是我们人生最珍贵的记忆。而我们的那一场婚礼,如生命中一颗宝石,在我们的生命中永远熠熠生辉。

作者简介:笔名:兰天、艾浩喆、爱好者快乐,男,汉族,四川人士,生在燕赵大地,成长于天府之国,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先后在市建校、河北新闻与写作函授学院、《四川工人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人民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攀枝花大学,四川省委党校学习。在国有大型企业长期从事宣传工作。2012年聘为中国煤炭新闻网编辑。有百余篇文学作品散见于《阳光》、《当代矿工》、《编采之友》、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报刊台网站。

上一篇:符号 下一篇:初冬感怀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