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再走兰州

时间:2023-05-06   作者:逸鸿 录入:逸鸿 文集:雁踪马迹 浏览量:46 下载

兰州去过多次,每次都有些收获。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其文化底蕴自是深厚,然而,现在除了进城前看到一片片黄色的丘峦,从表面上却难于寻觅这座城市的特色。各地的城市建筑趋于同化,不见南北之分,难觑东西之别,不能不是现代城市建筑的悲哀。从这里折射出地域文化在流失,历史文化在消逝,黄河拐了一个弯,演变成疑似黄河。

在兰州市区的黄河边,建有一个水车博览园,是以黄河大水车为主景的公园,里面点缀了一些兰州民俗风情的雕塑。总算为甘肃留下一点地域痕迹,真是难能可贵。

周五利用空余时间,到兰州小有名气的兴隆山走了一趟。兴隆山在兰州以东约五十公里之处,有两座山峰,一座名兴龙山,一座名栖云山,也称东山、西山。据本地人讲,这里温度比兰州市区低5-6度,是兰州人避暑消夏的好去处。两座山既然齐名,我们选了稍高一点的西山,这也是陪同的小芮推荐的,因为她说从后山下来的景色很不错,称得上“绿野仙踪”。我们笑了,那得看看。

说实话,这山如果和我们曾见过的各类名山相比,并无出众之点。说是道教山,却没有古迹,只有几间现代恶俗不堪的仿造小殿建于道边,骗几个香火钱恐怕都不易。上山的路比较平缓,适合于中老年人登临,只是最后300米陡一些,但也上得去。话说回来,在偌大一片满目皆黄的高原上,能看到几座植被丰富满目苍翠的石头山,心中还是揣到一份惊喜。

兰州气候今年反常,有几日曾高达摄氏40度,创历史记录。但这时已不算热了,山中更是凉爽,走了许多路,竟没出什么汗。后山的下山路果然不同,一条笔直的台阶路直达山底,两边皆是高大的松树林,远远看去还真有点“绿野仙踪”的味道,只是预感到那种陡峭的台阶,会令小腿肌肉发生痛苦的颤抖,当时不觉得,次日当领会。果不其然,预感成真。

绿野仙踪 

下山间,远望一人路旁而坐,极像济公,不禁道:瞧,济公活佛。小芮闻言,大惊道:真是耶!走近前,见地上纸盒,内有纸币若干,方知丐帮人士是也。这样偏僻之处,哪里会得到多少施舍。于是,大家掏出零钱置于纸盒内。正待要行,不料那老者开言:我为你们唱首歌吧。说着拿出一个抱着红布的麦克风,煞有其事地唱起来。曲调有一点点熟悉,但歌词一句也不懂,经小芮翻译,才知是一首当地情歌,土腔土调,别有风味。我突然为自己感到好笑,因为当我看他拿出麦克风时,竟下意识地环视周围,看哪里藏有音响喇叭之类。马上顿悟:现在唱歌都拿麦克风,他一定以为如果唱歌不拿麦克风,是不严肃的。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便唱起第二首歌了,直至我们远去。

“济公”放歌

兰州几度行,却未去敦煌。是为遗憾。

但,会有那一天的。

未来的同行者,谁?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