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读书(14)

时间:2024-01-13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文集:秋色也绚丽 浏览量:399 下载

(14)读书 

    1973年8月党的十大后,全党学习、研究时代问题。

    其时我是师宣传科的理论教育干事,也兼任党委中心组的学习秘书,每周都参加党委中心组成员的学习活动,做好领导们学习发言的记录,可能的情况下也做些学习“辅导”。说辅导,其实话说大了,我一个小干事,哪有这个理论水平去辅导师团首长,只是领导们偶尔叫我先发个言讲上几句,介绍一下所学书目或文章的历史背景,或解释一下书中难懂的语句和词汇而已。为了较好地应对这样的“偶尔”,我总是笨鸟先飞,每次中心组学习前,我都要找许多参考资料和辅导材料来自己先学先看,平时还抽空读一些欧洲史、欧洲哲学史一类的书,下功夫争取对马列原文多一些理解,以便需要时好在党委中心组学习会上现炒现卖。为了提高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师里领导多次送我参加上级机关举办的读书班、理论培训班学习。

    当年十月,总政决定在军政大学开办一期理论干事读书班,专门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这回师领导又推荐我去北京参加学习,九月中旬我就获悉了这个好消息。

    能去首都北京看一看、到军队的最高学府去读书学习,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又是多么崇高的一种荣誉啊!对于我来说,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些日子,幸福和快乐陪伴着我,彻底驱散了我的失恋之苦。国庆节后,我就高高兴兴地去了北京学习。

    那期读书班,福州军区去了八、九个人,由南昌陆军学校的程部长带队。说是带队,其实他另有任务,要在我们军区去的这些参训人员中暗中物色两个人到学校去担当理论教员。据说我也被他看中了,因为学习回来后,陆校方面拼命要人,二十九军和我们师里又不愿意放,大区干部部便居中调停,说你们别争了,这个干部我们要了。多年后季副部长跟我讲起这件事,当时因为成立直政处需要人,秘书处又成天找,干部部只好“发扬风格,先人后己。”就这样1974年夏秋之际我就调到了直政处工作。

    《帝国主义论》一书,是列宁1916年在苏黎世写成的。这是一本“小册子”,全书不足九万字。别看书不厚,字不多,它可是我这辈子费时最多,读得也最为细致认真的一本书。费时多长呢?三个月,脱产学习。认真到什么程度呢?除记了一大本的听课笔记,我在书页的空白处几乎写满了旁注、眉批,原文下面,还画了许多的红圈圈、蓝线线。这本看似文字浅显的书,还比较难读。当初列宁为躲避沙皇政府对出版物的严格检查,“书中只做纯理论性的经济上的分析”,政治表述“极其谨慎”,常采用“暗示”的方法。我辈自小生活在计划经济下,那时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难以理解资本主义社会的许多经济现象。

    但毕竟读了三个月,还是很有收获的。通过列宁对资本主义的经济现象的深入分析和论证,我懂得了生产的社会化与资本的私有化是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调和的矛盾,懂得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腐朽、寄生、垂死的资本主义,也懂得了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

    当时西方社会还貌似繁荣,社会上对帝国主义是否已经“垂死”还存在种种的质疑,有人说帝国主义“腐而不朽”“垂而不死”,但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世界所发生的深刻变化,无疑更加证明了列宁对帝国主义论断的正确性。一场新冠疫情、一届总统选举就把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搞得乱糟糟的,今天这城示威,明天那城骚乱,种族歧视、经济衰退、通货膨胀、危机四伏、困难重重。美国成了全世界疫情最严重、新冠病人确诊和死亡人数、排队领取救济金和食物者最多的国家。而社会主义中国,风景这边独好,不仅有效控制了疫情,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也是世界的“优等生”。曾经甚嚣尘上的“过时论”、“不如论”(“东德不如西德、北越不如南越、大陆不如台湾.....)早就销声匿迹了。世界已经看得很清楚,资本主义社会许多问题积重难返,帝国主义已日薄西山,美西方霸权正在衰落,美帝想继续称霸世界已力不从心。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毫不掩饰地哀叹:“西方霸权正在终结”。

    三个月的脱产学习,除了理论上的长进,还有一大收获,就是参观学习。我们看了彩色电视的试播、激光切割钢板的演示、参观了北京燕山石化总厂、大栅栏地段的地下人防工程,当然还去游览了八达岭长城、周口店的猿人洞和卢沟晓月等景点,乡巴佬进城,我真是开眼界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