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乡村的雨

时间:2024-06-07   作者:九满 录入:九满  浏览量:14 下载

午后,我静坐在书桌前,如痴如醉地游历于文字间,像儿时游历于母亲的故事里一般,小小的陋室,似乎也在无尽的思绪中海阔天空起来。

突然,天空中,乌云翻滚着,奔腾着,从四面八方漫过来,整垛整垛地堆积,越来越密。刚才明亮的天空转瞬暗了下来,一阵狂风吹过,乌云将承载不住的水分,瞬间撒向人间。雨点打在并不宽大的门窗玻璃上,声音急切而果断,近乎是奏乐的起板。接着,阳台上的洗手池、墙角的花盆、连同倒扣在外面的铁水桶全都噼里啪啦地跟着响起来,坚硬而乏味,既无灵性,也没诗意,更没有感人肺腑的那种韵味,我陡然就想念起了乡村的雨。

也是这个季节,从云缝间滚落一串串低沉的轰隆声,擦着屋顶磨着树梢,在雾蒙蒙的田间撒播着。恭候在村外的凉风,回应雷声的呼唤,霎时旋进村庄,树木狂舞着,把夹杂着湿气的土香,撒落到田间地头,输送至家家户户。然后,一切都沉静下来,如同音乐大厅座无虚席,鸦雀无声,期待那酝酿已久、即将到来的一曲经典。

噗嗤噗嗤,那豆大的雨珠在乱窜的风中毫无顾忌地猛砸下来,每一滴都恨不得把地面砸出一个坑来。雨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地面的水与天空的云融为一体,仿佛这宇宙又回到了混沌之中,再也无法分辨天地之间的界限。

老屋的屋面,似乎是专为雨而设置的弹奏乐器,平日里它闷不作声,支撑起满屋的阴凉,一旦雨滴降临,它便兴奋起来,褐黑的茅草上蹦出一个个欢快的音符,奏出一首首动听的乐曲。悉悉簌簌,悉悉簌簌,这声音虽略显沉闷,但空灵神秘,又令人倍感熟悉。

这时,我喜欢坐在阳台上,看如诗如画的乡村雨景,倾听雨的歌声,欣赏雨的舞姿。穿过那些透明的水珠,我能望见门前的池塘、园子里的瓜果、小路上的花草……一切都毫不掩饰地敞开了。花朵怒放着,树叶鼓着浆汁,禾苗露出欣喜和渴望,蔬菜荡漾出陶醉和笑意,整个大自然都呈现出勃勃生机。

屋檐成了一条条瀑布,水哗哗地流下来,滴落在麻石台阶上,如一个个灵巧的手指敲在琴键上,叮咚叮咚。雨丝从天堂到人间,从宇宙到大地,一朵朵大水花开成稀稀落落的无数小水花,溅开的那一刻,我的心也跟着猛地一颤,那种感觉简直美妙极了。道路上,雨点汇成一股股激流,奔腾而下,它们追逐着、嚎叫着,去占领一切可以占领的阵地……那种万马奔腾的声音,那种轻风吹过耳畔的声音,伴随着沁人肺腑的清新,在空气中舒展、扩张着。

雨,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急。狂风把庄稼吹得摇摇晃晃,不时地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树木的枝叶呼号如一头头发怒的雄狮,它翻滚,它旋转,它歌唱。藕池河怒吼着,掀起顶天立地般的巨浪,排山倒海似地向岸边卷来,啪啪的发出阵阵巨响,此情此景,我脱口吟咏起毛泽东同志的诗句:“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我的心情也随之舒缓畅快起来。但我时时担心,雨会突然停下来。我潜心默祷,祝愿雨声长久响下去,响下去,久久不停。

下雨天,大人们一般都不下地干活,或待在家里,或串串门,东家长,西家短,天南地北地聊着八卦。清爽的雨雾气息被风刮进来,一股股一团团,润润的,湿湿的,把丝丝凉意带进人的身体,让人融进雨那平静、清新的雅境。激情处,总有人放开嗓子吼几声京剧,唱一首流行歌曲,或者来几段酸溜溜的原汁原味的湖南花鼓戏名段享受难得的轻松和温馨。对大人来说,毫无理由的闲着是件奢侈的事,或者说是一件不太荣耀的事,可是因为雨,一切都顺理成章、心安理得了。雨带给他们安宁,他们很少再对我们吆五喝六。

不知不觉间,雷声渐远,风速渐缓,雨声渐小,乌云渐散。太阳从云朵后边露出来。远处,鸟儿开始啼啭起来,仿佛在倾吐浴后的欢悦。近处,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球继续往下滴着,滴落在路畔的小水洼中,发出异常清脆的音响——叮咚叮咚,仿佛是雨的余韵。人们纷纷打开门窗,走出屋子,感受雨给乡村带来的凉爽、清新、湿润。孩子们趁机跑出家门,在雨水里奔跑嘻戏,故意将雨水溅起老高,释放童年的天性,尽情享受雨给他们带来的愉悦和情趣。

我的心也收了回来,收回到了城市,收到了这个陋室里,收到了自己的脑子里,室外噼啪如故。我踱步到阳台上,雨砸在水泥地上,扑在柏油路上,只有零零星星细弱的声音,许多声音都被汽车的喇叭覆盖了。那林立的楼房板着千篇一律的呆板面孔作背景,眼前不是车辆冲冲就是行人匆匆,车鸣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哪里还有欣赏雨景的心境呢?唉!城市的雨不仅比乡村的雨少了一种灵气、一分诗意,委实还多了几许无聊和焦躁。

作者简介:我有空时会写写文章,并且我相信,这种陋习会持续到我生命最后的日子。我写着一些很琐碎的心情,故事,故乡,故人,但我不会把不属于我的套在我的身上。

上一篇:人到中年泪点低 下一篇:故乡的麻雀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