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受教(20)

时间:2024-02-11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文集:秋色也绚丽 浏览量:206 下载
(20)受教
    当处长后,我跟首长出差的机会多了。
    跟老首长出差,其实是一种近距离观察、学习的机会,学习老革命的思想作风、工作经验和我党我军光荣革命传统的好机会,如果没有跟这些从枪林弹雨中过来的老首长出过差或近距离接触过,实在是一种遗憾。
    跟林忠照副主任去闽南,是我当处长后第一次随首长出差,至今印象很深。这是一个1930年参加革命的闽西老红军,开国少将,文革时期是江西省军区政委。那天下午返程途中,我们车子路过某部营地附近,他吩咐司机道:“听说机炮连现在的菜种得好,猪也喂得肥,我们便路拐进去看看。”
    车进营区,我们先看了绿油油的菜地,又看了猪圈,除了有几头存栏大肥猪,还有大小不等十几头猪。“真不错,一茬茬能接上。”首长看了挺满意。我们正准备离开,早有眼尖的战士看见我们便报告连部了,连长、指导员迎了上来,说:“欢迎老首长来检查指导工作”。首长说:“今天可不是来明察指导,而是暗访,听说你们农副业生产搞得不错,我突然袭击来看一个究竟。”我们被迎进连部,不一会营长、教导员也过来了。晚饭时间,我们和首长就在连队食堂同战士们一起吃了个晚餐。
    这里距福州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饭后立即上车赶路。车开出营区后不久,首长突然问我:“小陈,交伙食费了吗?”
    “糟糕,走得急我把这事给忘了。”
    “掉头,回去交伙食费。”不容置疑的口吻。那时候,陆军士兵灶的伙食标准,一天四毛五分钱。一餐饭,就一毛五分钱,四两粮票。这位红军时期参加革命的老首长竟如此认真对待,这种言传身教,真比我听一堂政治课更受教益。老领导廉洁自律的思想作风、吃苦敬业的精神和优良品格,我们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铭记心里。过去在部队,经常听领导说要搞好“传帮带”,一级带着一级干,一级做给一级看,老首长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不就是最好的传帮带吗。
    许多老首长的身上,都保持着老红军、老八路的优良传统和作风。1984年,我有幸跟军区张显杨副司令出过一次差,去江西吉安干休所调研并参加一个老同志的追悼大会。张显杨副司令是1933年入伍的四川通江籍老红军,他曾当过朱德的警卫班长,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第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是邱少云的师长。
    这个老首长,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说事情一二三四、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记得他有一次来政治部,就站在办公大楼前给大家讲过一次话,内容是为人民服务方面的,不到十分钟,他讲了“三课”,讲话很有自己的个性特点。
    来到吉安干休所,他对安置在这里的红军老战士特别关心。大清早一起身,就要领着我往干休所跑,说是看看老同志去。我说首长,你也太早了,老同志有的还没起床呢,很多人家恐怕连门还没开,找个时间去开个会,不都看到了吗。
    “小陈,都是看,但不一样啊!”张副司令说。我领会了领导的意图,自己不好意思了,赶紧跟在首长后头,一起去了干休所,果真有不少人家还没开门。这里家家门前都有一小块菜地,起得早的就出来在自家院子里伺弄花草、菜蔬。有认识首长的,就惊喜地说:“司令员这么早就来看我们了”,不认得的我就上前做个简要介绍,首长看望了七、八个早起正在打理院子的老同志,和他们攀谈、聊天,也看看院子里的花草、瓜果,老同志很高兴。
    回酒店的路上,首长对我说:“开会是会见,上门才叫看望,你说那个好呀!”
    “首长这样做当然很好,上门看望老同志更有人情味,更体现出领导的关心。”我说。
    “要记住,对老同志多上门看望、多为他们服务。”张副司令语重心长。
    记得在这个干休所还看望了一户,老两口都是老红军,有趣的是女的是副团职务,男的是正营级职务,在家里女的有时候“欺负”男的,奚落她的丈夫没有用,职务还没她高。我们到这家看望时,男的除了反映自己的职级太低,还滔滔不绝向首长诉说他在家遭受的“委屈”,女的则在一旁窃笑。男的要把女的撵走,不让她听自己给首长汇报,女的不走,男的就恳求首长要批评教育他的老伴,逗得首长和我都笑了。
    “首长,她打打针、拿拿药还是团级,我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身上都吃过子弹,还是个营级,这不合理。我不跟别人比,就跟她比......”
    “跟我比,你比得上吗?每天早上见到我也不敬个礼!”当着我们的面,她开玩笑奚落自己的老伴。
    “首长,你听听,她……”他被老伴激将得气呼呼的。
    “你就别再故意气他了。”首长笑着对他的老伴摆手说,女的这才不说话了。
    “你的问题我带回去,怎么解决,这里不好讲。你放心,我记住你这个事了。”首长安慰说。
    离开他家,首长说,一个井冈山时期入伍,参加过五次反围剿的老红军,现在还是营级干部的待遇确实过低。干部离休了,职务没办法给他提升,但可以提高他的生活待遇,交代我回去后,就这一问题专门给军区党委写个报告,建议提高其生活待遇。张副司令对老同志、对下属如此关心,对子女要求却很严格。他在家常对孩子们说:“你们不要跟人比这比那,跟牺牲的烈士们比,我们很好了。”回到机关,我按照张副司令的指示办理。不出一个月,报告就批复下来了,让他享受副师级干部的生活待遇。看到批复那一刻,我为这位在家备受自己老伴“欺负”的老红军战士感到高兴。
    那些年,我还跟军区的朱绍清副司令、张力雄顾问去过赣州、南昌等地出差、跟龙飞虎副政委虽没有出过远差,只在福州地区的一些单位转转,我从对这些老革命、老领导的近距离接触和观察中,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那种已经深入骨髓的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龙飞虎老首长、政治部的曹普南主任兴趣来了,也爱喝点小酒,但他们车上都自己带着酒,不费公家半文,也不劳别人为他准备。我在独立二师的时候,师领导也是这样。我跟王金俤副政委下基层调研多一些,他都跟战士同吃一锅饭。他是山东人,忒爱吃大蒜头,吃饭时连队都会为他准备一小蝶,只要看到山东籍战士的餐桌上没有,他就叫指导员撤走,说自己不能搞特殊。自带酒水、撤走蒜瓣,这些看起来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可正是从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小事中,处处彰显了这些老革命、老领导廉洁自律、官兵同甘共苦的光荣传统。
    我接触过许多师以上的军队领导干部,他们不是一个两个人这样做,而是大多都如此,这是一个群体的精神风貌,是老一代革命者的优良作风,是共产党人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看在眼里,牢记在心里,应当世代继承并发扬光大,优良的革命传统千万不能丢。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调学(21) 下一篇:妈妈的相亲经历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