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红军排长王德成(七)

时间:2017-01-26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605 下载 入选文集
     可是,女卫生员小孙睡不觉,过几分钟,又抬起脸。问:“排长,你睡着了吗?”
    “我睡不着。”还在躺在地上的王排长回答。小孙觉得既然一时睡不着,就又聊。和自己非常爱慕的红军排长王德成在一起,哪怕说说,都令小孙感到愉悦。
    “排长,我简直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山林里 过夜。”卫生员姑娘说,走在厚道十分英俊纯朴的王排长身边,坐下,她这时,已经把王排长看成是自己心上人,想挨在王排长身边,因为,她感到和王排长在一起,心里觉得安逸、愉悦,她想:如果王排长希望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排长背靠有些硬的树干上,半躺着,看着眼前一片黑越越的夜色和头顶上一片柔黑的夜空,以及身边在挨近自己隐约的树叶和看不见的、在草丛里的窸窣时不时的唱歌,他就没有注意到小孙的问话。自己都说了,还没有听到回答。小孙也看不见排长的脸,就又问:“排长,你说呢?”这时,王排长感到迷糊。“什么?”小孙明白排长可能是想别的了。就说:“我问你话。”
“什么话?”王排长在黑暗里说,他也看不太清面前的小孙姑娘。
“我是说,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在林子里过夜,要是没有你,我会害怕的。”小孙说。
“一个姑娘当然是。”王排长说。说完,有没有话要说了,就沉默起来。
“不过我想明天到连长和同志们那里,就好了,排长,你就可以继续安心养伤了。”
“嗯。”
“幸好我们的连部不是太远,远了还不知道走几天。”小孙把脸抬起往黑越越的树林上空望了下,还是觉得这样的晚上,不安逸,觉得有蚊子咬她。不安逸说。
“嗯。”王排长就这样跟着说一句,小孙不高兴了。就对着背靠在树上王排长,嗔怪道:“排长,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憨厚的王排长说:“说什么?”小孙说:“连里的事。”王排长说:“我不喜欢讲这些。”
“那你没有要说的吗?”王排长就低下脸,沉默了。之后,才说:“我们睡了吧,明天还要赶路。”然后,就睡到了地上,小孙就扑在膝盖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被山林里非常清冷空气冷醒的小孙就睁开眼睛,也冷得抖了下,身子有些偏了下。她马上抬起脸,连头发都散了些到她起细条压痕的额头上。小孙才定定神,才看到天亮了。往自己头顶上方绿色的枝叶缝隙的树林上空一望,看到了一小片的洁净蓝空,在天空那边的一片粉蓝色静静的浅云。这时,太阳还没有出来,树林间,一片的安然,静得来连躲在簇拥般绿叶青青里的窸窣,叫了一个晚上都跑去睡了,时不时从左侧或者山上吹来了一股股清新爽约的晨风,时小孙感到心情舒畅。这时,她才看看躺在身边地上、双手放在插着紧系宽皮带里的一起一伏的肚皮上的驳壳枪上的王排长,他十分英俊温厚的脸庞,向左边略侧过去,闭着的和善双眼,性感的有丝翕动的鼻翼,一串男子汉诱人黑乎乎的胡子,和温情闭着的嘴唇。
   这时,她看到:睡熟的王排长在冷的发抖。就脱下衣服,盖在王排长的肚皮上,她想这样也许自己排长就没有这么冷了。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红军排长王德成才睁开他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到卫生员姑娘小孙呆在他身边,端详般看着他。就听小孙那温和的问候般的声音:“排长,你醒了。”王排长就回答:“嗯。”这时,他就起身,才看到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知道或者粗略想起自己在睡的过程中,好像很冷,后来就没有了,才这样安心舒适地睡醒了。知道是小孙为自己盖上的,心里一热,默默地看着小孙,他想说,可又感到嗓子发干,嘴唇蠕动了几下。看到自己的好汉排长眼睛红润了,小孙知道是这件事。就沉默了。两人一时没有话说。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农夫 对 今夜,借我 的评论
只学一样精,不学百事通,看来..
划船老人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谢谢农夫提醒,一字千金。..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编的真好,有意思,值一赞。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