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南京大屠杀(四十二)

时间:2019-02-25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26895 下载
     跑进来的鬼子看到:两个小姑娘,一下淫欲难熬。其中一个鬼子早川伸出手,一把把姥爷怀里的16岁的大姐拉出来。  
;"不能这样。她还是一个孩子,不能……”姥爷喊道,他知道眼前的鬼子要强暴自己的外孙女,就一边极力说,一边把自己才16岁的外孙女抱得紧紧的,他想极力护住自己的外孙女,用自己平生最大力气不准鬼子把外孙女糟蹋。  
粗野而无耻的跟强盗般的鬼子小队长白石就喊叫起来:“八格牙路!”  
看来,一个要死的老头敢拦住他(他们)的好事。  
早川就强行要枪去她的大姐,她姥爷知道尽管自己无能为力,他还是极力要保护自己的外孙女,尽管这是徒劳的。  
早川一下暴怒了,他满脸露出无赖的强横霸道,一个恶棍显得的残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因为,对手是没有武器的平民。  
这个瘦脸的早川,端上刺刀,猛一刀对着姥爷胸部急刺了两刀,才从姥爷的手里把夏淑琴的大姐抢过来,抱着她大姐,强行把她大姐的衣服撕烂,猛把她大姐强奸了,然后,四五个鬼子轮换着强奸她大姐,最后,一个鬼子刚强奸完,就 用刺刀把她大姐砍死,头都砍落了,擅长别出心裁的鬼子用她姥姥的手仗插进她大姐的下身。同样的事已经在鬼子打死了姥爷后的几分钟内,夏淑琴的姥姥也被鬼子打死:两个鬼子打死了极力护住夏淑琴二姐的姥姥,把她打死,又令人惊心地强暴她二姐,最后把她二姐也砍死了。  
当鬼子进房前,夏淑琴被她姥爷抱在床上,用铺盖盖着,希望自己的另一个外孙女能避开鬼子的祸害。在铺盖里的8岁的夏淑琴听到了家里人的被残杀的惨叫声,还有日本鬼子的凶恶叫声,一个八岁的女孩能明白什么,或知道什么?处在 懵懂无知的年龄的小女孩夏淑琴吓的直哭。她的哭声吸引了刚把家里亲人杀的差不多的鬼子注意。继续作恶的鬼子,极度歹毒残暴的早已散失了人类良知的鬼子中的一个依田,一脸凶光,心毒手狠地的急步快到床前  
把已经弄开铺盖、坐在床上急哭的也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威胁的小女孩夏淑琴背上刺了三刀,8岁的夏淑琴马上就昏死过去,令人惊心的哭声在昏死中中断。  
看到这家的家里人都弄死了,六七个脸皮厚、极度卑劣无耻的鬼子如干完一件杂耍而无足轻重的愉快的事扬长离开。  
……  
“早川君,你干的不错!把一个支那女孩和她妈刺死了,我想干,都没有时间了。”依田君边往前走,边兴致颇浓地说,好像他还没有搞安逸!  
“对,早川君,你杀起支那人来非常的厉害无比,挺专业的!我要向北村中队长跟你请功。”鬼子依田说,显得他挺羡慕早川似的,该抢先多杀死中国人。听到依田夸奖自己,显得略腼腆的早川君,依旧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转脸说,  
“我还没有杀尽兴。”  
依田马上说:“你比我杀得多,我后悔没有抢在你前面,多杀一个支那人。”  
就是这个依田是一个面善内心如毒蛇的鬼子,他在昨天,还把被抓的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国军人战俘的肚皮划开,把战俘的肠子拿来和着日本的清酒吃。  
“有的是机会。”  
“是呀,我才睡了几下花姑娘,还不够。”依田说。  
“如果那两个支那的小姑娘没有死,才好。”一个叫户田的鬼子说,他带着讨论的口气。  
“那你(日语什么)?”早川问。  
“这样我们就可以把这两个姑娘多玩,后,再把两个支那的小姑娘送到军营里做慰安妇。”户田以多么抱憾的口气说。  
白石小队长说:“这个主意妙,可惜我们已经弄死她们了。”  
……  
然后,他们边走边聊,离开这里的街道……  
    不知过了多久的、被鬼子在背上刺了三刀昏死过去了的小女孩夏淑琴,被一声惊耳的十分悲切的尖声哭喊声惊醒了。  
“妈妈呀!妈妈一一,妈妈一一”  
她听到了四岁的妹妹坐在暗淡的地上哭着。就从流有血的铺盖上,睁开眼睛看到:就这样一直哭着的妹妹坐在地上,在其身边离门口边的带有陈旧木房子的气息里,自己的姥爷仰躺在地上,身着灰布长衫的胸口上有一块血,顺着他腰间  被他身子挡住的阴影地上积了一摊殷红红的血,她的姥姥侧扑在阴冷的地上,是背对她,看不到血。在房子东边的、被门外灰白色的光线照到的木墙下一张也是半旧的红木床上,夏淑琴的16岁姐姐裸着已经冰冷的雪白的身子,下身是血  ,一个脸被砍得有一道进人她头里的血糊糊的,还看见白色的脑浆夹着血流到了脖子上的刀口,血还流到头下边的花铺盖上;她的二姐也是裸着身子,下身是血,两个姐姐被六个鬼子轮奸。8岁的小女孩夏淑琴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姥姥、姥爷会死,发生了什么,两个孩子都太小,不懂得发生这一切的与自己有什么关联,她俩哭着:  
“妈妈!妈妈!妈妈呀!”都想找妈妈,都想跟以往一样让妈妈抱抱自己,哄哄自己……  
可是,很久了,连妈妈都没有看见。  
但是,她俩看见眼前地上的,已经死了很久的姥爷、姥姥跟躺在那里大睡起来了似的,还有房东侧边木墙下的红木床上,大姐二姐的血肉模糊的僵硬的遗体、  
……  
看见四岁的妹妹一个嫩红红的哭的眼泪都布满白净的脸颊,有时还哭的抽噎,八岁的小女孩夏淑琴也哭着。她不管自己背上的伤口痛,就下到地上,走到妹妹身旁,和自己妹妹一起哭,都想要看见妈妈,可是,不管她俩怎么哭,就是看  
不到自己妈妈一眼。  
“姐姐,我要妈妈!”  
夏淑琴也不知道。“妹妹,我也要妈妈。”  
“妈妈,妈妈呢?呜呜呜……”  
两个幼小的女孩就哭得更伤心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哭的妹妹,眼皮都哭的红肿了,晶莹的泪水充满了她又圆又时不时眨闪发亮的眼睛,流到她红扑扑的在哭时不断抽泣的圆圆脸上。“姐姐,饿!饿!”  
她妹哭红肿了眼睛,鼻涕都流出来,哭时,还时不时打了一个隔。  
8岁的夏淑琴还明白点什么,就去灶房找吃的,终于找到了些锅巴、炒米,就拿些来。“妹妹,来吃过吧!”  
说完,就拿了点炒米放进她妹妹红润的小嘴里,妹妹才没有哭了,就把姐姐拿跟她吃的炒米嚼了起来。  
渐渐地妹妹不哭,可能是饿了的缘故。看四岁的妹妹吃了,姐姐夏淑琴又把炒米放进妹妹的嘴里,妹妹就乖地嚼了起来,后夏淑琴才自己吃起炒米来……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