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出轨(短篇小说)

时间:2017-04-21   作者:采菊东篱 录入:采菊东篱 文集:蔚青文选 浏览量:779 下载

 (一)

诸位看官,相信你也会有同感,世界上这“出轨”二字,一旦与任何一个家庭遭遇交集,必定会引发一场毁灭性的地震灾难,即使是能够侥幸脱离,也难免会脱下一层皮来。

姚根柱,这个自小在淮河岸边一座不大不小的中等城市里长大,与我一块“玩尿泥”长大的发小,就是这种不幸里的“中枪”者。

根柱生性木讷内向、不善言辞,但却聪慧灵巧,动手能力甚强。但凡家中遇上闹钟、门锁、拉链、自行车之类出了点毛病,他都不需要求人,就连他自己结婚时的钢管铁床和自家用的白铁水壶也都是出自他那双比常人灵巧的双手。他曾经自己动手买零件装配了一台袖珍半导体收音机收听广播,在那个物质十分匮乏,啥东西都显得极为稀罕的年月里,就因为这,他没少赚邻居大叔和阿姨们的交口称赞以及姑娘们向他投来的羡慕眼光。

但是憨厚耿直的根柱,自小却倔犟执著,只要他自认为是对的事情,即使三头牛也别想劝得回来,再加上因为口拙与人沟通起来有些困难,所以真正与他过从甚密的伙伴也就寥寥无几。

自从我到外地上学以后,两人之间的交往就少了很多。那年春节回家过年,正好赶上根柱的新婚之喜。妻子艾巧凤虽然个头不高,长得也还算标致,但是那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却时时透露出一股精明干练的灵慧劲儿。看得出她的性格活泼、开朗,给人的感觉是热情豪爽,应该是个有主张并且敢担当的女人。

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城工作,之后又成家有了孩子,从此就很少再回到老家去,与根柱的交往自然也就渐渐断了联系。直到几年前回去看望生病的父亲,一天下午抽空拜访一位大学时的同学,临走时同学送我到小区大门口,不期迎对面过来的一位妇女喊我的名字,原来是多年没见,如今也在这个小区居住的根柱妻子巧凤。

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给人留下的的变化确实很大,原先个子不高但十分壮实的身材,如今愈发的显得宽大有余,长短不足。唯一没有多少变化的就是那双当年给人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两只大眼睛,依然还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时时透露出一股精明干练的聪明劲儿,和一副看上去依然结实能干的身板,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动作麻利洒脱,给人的感觉依然充满热情和爽气。

当天晚上,在他们夫妻俩的热情款待之下,真有点儿一醉方休的味道。彼此争着抢着把这么些年来各自家庭里的大事小情向对方一一作了陈诉。他们夫妻俩先是生下二个男孩,巧凤一心渴盼能够再有个女儿,不想事与愿违,最终有了第三个儿子。如今三个孩子均已结婚成家,唯独老三在一年前开出租车撞死了人,买了房子赔了钱,媳妇还跟他离了婚。巧凤说起这些年夫妻俩都从所在工厂下岗自谋职业,把三个儿子养大直到成家的艰难历程,无不令人感叹唏嘘。

“你们俩能够把这三个“和尚头”给养活大,可是一项巨大的政绩工程啊!”我半开玩笑的跟他们说。

“可不是嘛,这其中的万般辛苦跟谁说去?”巧凤挥着手,向我摇了摇头。

临别时,我们相互留下了各自的QQ号,方便今后联系而能够节省下几个异地通话的电话费。

 

(二)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后的夏天,我突然在QQ上看到根柱给我的留言,差点没有把我惊出心脏病来。

“巧凤出轨,离家出走”这八个简短的不能够再精简的电报式汉字,顿时让我吓出一身冷汗。但在惊愕之余,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经过仔细盘问,才知道事情缘起最近巧凤参加过的一次同学聚会。

就在那次聚会后来家,巧凤曾经颇有感慨地说:“我这次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根柱再三追问究竟开了什么眼界了,她也没有好言回答。

几天后,巧凤突然对根柱说:“我拿定主意了。打算到外面去打工,三年内给小三子挣回一套商品房来,这辈子也就算是完成我的任务了。”

根柱心里明白,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是在老夫妻俩的资助下有了自己的住房,唯独小三子如今仍还孤身一个人租房住,巧凤的心病是,如今没有房子的男人,那个女人愿意与你成亲?所以一直为此忧心忡忡,很不开心。这事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折磨着巧凤的心,但终究还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你是神仙?能有这么大本事,三年挣回几十万来?”根柱哪里会信,自然也就根本没有上心。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我的办法。”巧凤像往常一样对啥都充满着自信。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一件接着一件让人感到费解的事情发生。

第一件事,是巧凤像打足了气似的,对家里上上下下进行了一场彻底的大扫除,把家里的里里外外打扫个干干净净。第二件事,是将柜子里一年四季的衣服全部给清理了一遍,该洗的洗、该套的套,分门别类地区分摆放,还在衣柜门的内侧用纸条写明什么什么衣服放在哪里。第三件事,也是最让人费解的就是,每当她在与别人通电话时总是一反常态地背着他,不是将自己关在厕所里轻声细语,就是独自跑到楼下院子里接听。

可是有一次根柱却碰巧偷听到巧凤在电话里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不然我就坚决跟他离婚!”

根柱再三追问她是在跟谁通电话,巧凤就是避口不答。于是两个人为了这件事还狠狠地大闹了一场,甚至到了翻脸动手的地步。

第二天根柱跑到巧凤的大妹妹家里去告状,企盼拉来援兵救火。中午被大妹夫留下来吃午饭,大妹夫一边劝酒一边劝和,直到傍晚时分方才带着醉意回到家里。进门之后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写字台上面摆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走了,你不用找我。你就是找也是白费心思。你要是觉得不能够接受,咱们就办理离婚手续。”

“她这是肯定在外面有人了,不然绝不会跟我这么绝情!”根柱在QQ里这样断言。接着他又说:

“尤其是她临走的时候还把家里那张唯一的十四万元存单给带走了,如果不是要跟我彻底绝情,她能够这么做吗?”

我劝他说:“不会的,你不要多想,我看巧凤她不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跟你在一起,你能不了解她?”

“世上啥事情都是会变的。全都是那个该死的什么同学聚会闹的鬼,不然人家都说: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

我无言以对。

“自从她参加过那次同学聚会回到家以后就表现反常,事先我不让她去非要去,结果怎么样?现在这种事情还少见吗?”

我说“你跟巧凤在一起几十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年轻时候都没有出过这种事情,到现在儿孙满堂了她还会有外遇?反正我是不相信。”我继续劝解他冷静下来,先不要盲目地下结论,等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了再说。

根柱不服气,“人都是会变的,同学聚会就是专门拆散家庭的。”

 

(三)

半年多之后,我接到根柱打来的电话:“巧凤出车祸了。髋骨粉碎性骨折,正在医院里抢救。”

听到这个消息,我更加难以接受。记得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一个骨科专家的讲座里说,髋骨骨折对于人生来说可以称之为“最后一次骨折”,这并不是意味着人遇上这种骨折以后就不会再骨折了,而是指已经没有机会再骨折了。为此我真替巧凤的不幸而捏紧了一把汗,便匆匆与老伴赶回老家去看望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巧凤。

在医院里,巧凤拉着我老伴的手,连声说“我真倒霉!我真的很倒霉!”当时,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倔犟好强了一辈子的巧凤,眼角里流淌出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到头下的枕头上。

下面的话是巧凤让我终于揭开了这次事情的全部真相。事情的原因还真的就是在那次同学的聚会上引起的。

那次聚会,许多毕业后一直都没有机会见过面的老同学见面了。很多年不见,彼此的变化还真的很大。其中不乏事业上面比较成功的人士,通过相互之间对个人奋斗经历的交流,确实让巧凤感到既新鲜更好奇,让她感慨不已。

巧凤心里想,自己这么多年来与根柱使出浑身的本事努力打拼,结果在人家面前简直就是自惭形秽。生性好强的巧凤第一次感到自己这一生失败得很。

当天聚会的发起人之一,是一位叫齐大海的同学,当年在学校期间确实是实实在在的暗恋过巧凤,但是由于他生性内向胆怯,每当靠近巧凤身边的时候,总是被她身上那股天生的豪爽劲头所畏惧。所以直到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只是存放在心中的一种美好愿望而已,而巧凤对此也自始至终不得而知。

这次在同学聚会上,巧凤才知道大海大学毕业后接替了父母的家族企业,这些年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如今已经是身价过亿。巧凤感觉大海变化最大的地方就是现如今大海已经不再是当年那生性胆怯内向,不善言辞的小男孩,言谈举止之间大方有致,热忱和善,令人尊敬。

在随后的唱歌活动中,两个人得以近距离谈话。

“你的事业真的不错,很让人羡慕。”巧凤不无钦佩地说。

“你所看到的只是我外部的形象,世上的人是一家不知道两家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接下来大海告诉她,虽然他在人生的事业上做得有声有色,但是家庭遭遇的变故却让人难以承受之重。去年他父亲因心脏病突发过世,母亲多年罹患老年痴呆症在一次上厕所时摔断脊椎,完全丧失行动能力。曾经高薪聘请过几任保姆护理,都因为人家干不了先后辞去。

“世上的事情真的是难以十全十美,”巧凤打从心眼里深表同情。

“要不然让我来试试看咋样?”

大海一听几乎高兴地要蹦起来,一时间竟忘情地拉住了巧凤的两只手说,“那我太求之不得了。待遇上你说了算。”

巧凤不动声色地从对方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那你就说说都有些啥条件吧。”

“啥条件都没有,只需要二十四时不能离人就行。”

于是商定巧凤每月一应的生活费用全由雇主方包下来,除此之外工资报酬一万元。专职负责照顾老人生活上的所有事情,既没有节假日,也没有休息天。

巧凤的思想很简单:不仅可以解决掉老同学的心头之患,又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挣钱给儿子买房子的机会,天赐良机,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转而想到,这样离开家庭,必然会遭到根柱的极力反对。依他的脾气如果一旦闹将起来,不仅会让全部计划泡汤,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还会“好言不出门,坏话传千里”在同学与熟人面前颜面丢尽。于是当时她确实犹豫了一番,答应回去商量商量最后再定。

接下来就发生了前面的事情经过。巧凤用从家里带走的十四万元存款为孩子缴纳了购房款首付,加上自己的退休金,余款每月按揭一万二千元,三年将本息全部还清。

然而不幸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一次巧凤到菜市场买菜时被一辆从侧面而来的电动车撞伤,使原先的一切计划全部化为泡影。

回到省城的家中,脑海里依然时时晃动着巧凤躺在病榻上那无助的身影,驱之不离、挥之不去。当天晚上我在日记中写道: 

父母爱子源千古,不辞含辛与茹苦。舐犊之情恩太重,此生不报永无补。 

2017421

上一篇:随笔小说第二章 下一篇:随笔小说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言为心声 对 立冬 的评论
犹恨岁月太匆匆, 转眼不觉又..
冗讯 对 清风 的评论
欲乘清风访明月, 却把歌舞醉..
言为心声 对 打工谣 的评论
打工苦,打工难, 打工之人餐..
致远 对 随笔 的评论
之前对孩子过于严格了,现在上..
言为心声 对 意醉 的评论
经年笔墨未成诗, 我为寻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