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苦情22

时间:2017-07-30   作者:琼玉 录入:琼玉 文集:苦情 浏览量:653 下载 入选文集

父女警局邂逅心心相惜 爷孙阴阳相隔息息相通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晶莹告别一再挽留的月儿,恍恍惚惚走出矿区。她唯一的念想就是想方设法见勇国一面。怎么办?怎么办?谁来帮帮我?可怜的晶莹低着头独自一人蹲在路边,泪流满面。此时的她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想起自己不禁蒙着头“呜呜”地哭出声来。路上行人很少。晶莹索性放声大哭,浑身哆嗦着,像秋风中的落叶。不知何时竟睡着了。醒来时才记得今天她来干什么。赶紧去警局!

偌大的门牌映入眼帘,晶莹不禁打了个寒颤,想想自己的心上人,她硬着头皮跨进警局。还好,警察是个看起来较忠厚的人,“勇国偷了别人的自行车,这件事正在调查中。现在谁也不准见!”晶莹亲耳听到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千真万确!勇国真得受到牵连,而且自己无能为力。现在只能祈求上天保佑这可怜的人,只希望有一天能水落石出。勇国啊勇国,你这一去竟然进了警局。你知道吗?为了咱俩的的婚事,我费了多少心思?你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难道真的是“情人眼中出西施”?还是你有意瞒着我?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谁能证明你的清白?

一出警局,晶莹一眼看见远处的公路上,爸爸骑着自行车正上坡。此时,她急忙闪到电杆后。她可不想让爸爸看见自己在警局露面。

“爸爸,爸爸”,爸爸飞身下车,恍惚间听到女儿的喊声。要知道这可是他的心肝宝贝,他唯一的女儿,怎么会在这儿?迎着声音,他看见女儿躲在电杆后,忙紧走几步,“你叫我?你什么时候来的?他本想问来这儿干什么,可,这不明摆着吗。他立刻转过话头。

“你刚才是叫我嘛?我咋听到你叫我呢?”爸爸疑惑地问晶莹。

晶莹诧异地看着爸爸,她怎可能叫爸爸呢?说实话,她可不想让爸爸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她知道爸爸一直反对这桩婚事,每次回家都吊着个脸,弄得她不敢说一句话。如今爸爸竟然这样和蔼,她有些接受不了,“爸爸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还是察言观色,仔细点,小心挨骂!”

爸爸怜惜地看着饱受折磨的爱女。她目光游离,浑身慵懒,完全没有了以前爱说爱笑的活泼劲。说实话,他真地不愿意女儿卷入这件事中。可女儿自小就倔强,偏喜欢和男孩在一起玩。他曾警告过多少次,就是不听。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没上几天班,竟然谈恋爱。按说也到年龄了,可偏偏找了个深山老林的小伙子。小伙子看起来倒不错,可……那啥地方?到处是山石瓦砾,一两架子车都无法拉过去。为了这事,他亲自坐飞机了解情况。想起这些,直到现在他依然心有余悸。现在倒好,碰到南墙上了!他心里不禁暗自高兴,轻松了许多。毕竟只有一个女儿,他才舍不得嫁那么远呢!

父女二人心照不宣地回到家。爸爸安顿好晶莹,又上班去了。

在家的日子非常漫长,一日三秋,难熬呀!晶莹浑身无力,不想吃饭也不想干活,满脑子都是勇国的身影。一家人看到这副模样,谁也不想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怨恨:这小伙子,好好的路不走,偏与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如今,害得我娃……奶奶不知偷偷抹过多少泪。家里从此少了几分欢笑与热闹。

不久,爷爷重病染身。晶莹的心思全在爷爷身上。要知道,爷爷为了这个家付出的太多太多。他从来不偏袒任何一个孩子。两个姑姑家的孩子也好,自家的孩子也罢,每个孩子他都疼在心里。家里再苦再穷,他从来没有让孩子受半点委屈。晶莹知道爸爸一向重男轻女,自己上学爸爸不知停过几次。经常是上了半个月还不交学费。经济困难是一方面,而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是晶莹是女孩,他才不愿意做这笔赔本生意呢。唯有爷爷,每次在她上学临走前,都要避开家人揣给她一点钱。她也知道钱来之不易,根本舍不得花。如今爷爷病重,她哪里都不想去,她才不舍得离开爷爷呢。

爷爷一天天日渐消瘦,整天坐着趴在被子上气不接下气,睡觉也不能像常人一样平躺着,真可怜!他的哮喘病愈来愈严重,呼吸愈来愈急促。妈妈停几天炒些面放些糖给爷爷喝,以此充饥。谁料到,爷爷满口牙竟一个一地掉了下来。

爸爸工作在外,为了能支撑起这个家,一个人打两份工。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爸爸的工厂倒闭,一个人在外谋生,到头来也勉强一日三餐过得去。俩个哥哥又是娶媳妇又是生孩子,爸爸还要盖房,累的真够呛。记得自己上高中时,爸爸经常买一块大头菜回家,切成细条,泼些辣椒就着馍吃。想起这些,晶莹不禁眼里充盈泪水。

晶莹懂事地挑起家家庭的重担,毅然决定独自一人摆起了小摊。为了招揽生意,她每天想办法吸引顾客的注意力,力求能多赚些钱来补充家用。瞧:她的小摊前面的横幅这时就吸引了一些围观者。“干吃面,真方便;味道香,品种全;南来的,北往的;看一看,瞧一瞧;鸡蛋面,人人爱,葱花面,闻着香,牛肉面,有营养,酸汤面,真得爽。”

“真有意思!”人群中有人啧啧称叹,“唉,可惜喽!”

晶莹听到后,红着脸埋头继续招揽生意,心里嘀咕,我家哪有钱来供我上学?

晶莹在进货时也是绞尽脑汁:颜色艳丽的,价格低廉的,样式奇特的,质量合格的。就如她所说:顾客需要物美价廉的商品。我就应该随他们的心愿。

才一星期,晶莹明显感到自己小摊前的顾客增多,钱袋里的钱翻倍增长,她的酒窝里满是笑意。旁边的小摊老板纷纷投来敌视的目光。晶莹明白,自己的服务态度又好,商品价格稍低,童叟不欺。难怪惹他们嫉妒怨恨?

在外奔迫的爸爸最近回家的次数明显增多,看到晶莹脸上洋溢的笑容也放下了心。可是,看着老人家身体每况愈下,他的眉头又紧缩在一起,自己已经六十岁了,家里没有什么积蓄,看病需要钱,而且,老人家的病看来也不轻,估计是老病。唉,上有老,下有小,这日子真的难过!

看到爷爷病成这样,爸爸不禁自言自语:“我老了,谁来照顾我?”

“别担心,”晶莹劝爸爸,“两个哥哥对待爷爷都那么孝顺,对待你肯定更好。”

那天,轮到二姑照顾爷爷。睡觉前,爷爷双脚蹬着晶莹的后背,他没说什么话,但晶莹明显感到他对死亡的恐惧。也许他已知道死神降临。不等天明,晶莹感到爷爷蹬晶莹后背的脚突然没了力气,她的心咯噔一下。奶奶似乎觉察到不测,忙喊二姑起来。二姑慌忙坐起来,用手轻轻触摸爷爷的鼻孔。晶莹分明看到爷爷的胡子一动不动。平常爷爷只要一呼吸,那上嘴唇的胡子就一翘一翘的。时间似乎一下子停止了。爷爷的脑袋在晶莹的视线中垂下。决堤的泪水喷涌而出。陪伴晶莹二十多年的爷爷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一星期来,吊丧的人很多,他们细数着爷爷的种种好事。葬礼那天,来为爷爷送行的人漫山遍野。人们都想亲自目送爷爷最后一程。冥冥之中,晶莹仿佛才第一次真正明白:人应该怎样活着。

爷爷离开人世,晶莹感到更加孤独。面对突如其来的一连串的事情,她不知如何是好,“总要做些事情。”她对自己说。奶奶整天盘腿坐在床上,面无表情,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些现实。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