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嫂子(第五十六章)

时间:2017-08-21   作者:潇潇瘦竹 录入:潇潇瘦竹  浏览量:603 下载 入选文集

风很大,麦苗缩头缩脑的在空旷的田野里瑟瑟着,稀稀拉拉的几堆柴草垛像一位位久经风霜的老人,各自守护在自家的庄稼地头。

我迎着他走上去,想着反正自己已经结婚了,他还能说什么呢?大家同学一场,曾经又互相喜欢过,躲躲闪闪反而不好,不如坦然些。这样想着,我已来到他的面前,主动招呼道:“你怎么又在这儿?”很显然,我还是说了句废话,他分明就是在这儿等我的。

“你怎么对自己能如此不负责任呢?”

看着他仍然乱糟糟的头发,“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我很清楚我做的一切。”原本想好好和他说说话的,但不知为什么话一出口就成这样了。

他毫不在意我的语气,“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就这样随随便便把自己嫁了,这难道不叫不负责任?”他直视着我的眼睛。

我把头扭向一边,“我考虑得很清楚了。”

“真的?你当初真的考虑清楚了?我是哪里不如杨军田吗?”他一脸受伤的样子。

我仍旧把脸别向一边,“不是你不如他,是你太好了,我高攀不起,也等不起。”想着这几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着他,没有一天不盼着他回来,这些他是不知道的,而且永远也不会知道了,眼泪瞬间就不争气地涌出来。我使劲地仰了仰头,忍住了。不能让他看见我还是喜欢他的。

张晨阳怔住了,“难道好也有错吗?”

我没有说话。他是不会明白在我的心里,爱是需要条件的,只有在各方面综合起来互相对等的情况下,爱才不至于使一方深陷于自卑而变为畸形。我想要的是一种能肩并肩平视对方的爱。像舒婷的《致橡树》里所写的一样。这也是决定嫁给杨军田时才想明白的。

我吸了一口气,假装很轻松地笑了笑,“没有什么不好啊,至少你现在是我们的父母官了啊。”

他唇角微微扬起,这次,我真的笑了,仿佛又看到了上学时他那神采飞扬的样子。

“你不知道,这几年每次寒暑假,我都在千方百计找理由回这儿来,可是,我爸妈总会有比我更充分的理由把我留在北京。这次回这儿工作,他们也只给了两年的时间。花,你就真打算这样和杨军田过一辈子吗?”

我来不及细思量他竟然叫我小名,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了。”

“你们不会幸福的!我知道,你们不会幸福的!”

我看着他,忽然有点来气,“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会幸福的?你对一个昨天才结婚的人说这样的话合适吗?”

他毫不退让的说:“你并不爱他!”

“可笑,你怎么这么自以为是呢?你能知道我爱不爱他?”说着,我瞥了他一眼。

“你不要骗我,更不应该骗自己!”

在他的直视下,我有点心虚,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坚决的样子,“你知道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知道爱能当饭吃吗?你知道即使没有爱的婚姻也一样可以白头到老吗?”

他低下头,良久,才低低地说了一句话:“难道你也甘于屈服这传统的婚姻里?”

“我不是屈服,这是我自己选的。”

一阵沉默,他转过身去,“好吧,祝你幸福!”说完,转过身大踏步地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站在大槐树低下陷入了沉思。

“杨丽花,你回不回家?”不远处传来杨军田粗声粗气的声音。

一看他的脸色,我就明白过来,他一定是看见刚刚离开的张晨阳了。

我没有理他,径直从他的身旁走过去,他跟在我后面,也不说一句话。

回到嫂子那儿,我们俩又没事似的一起和欢欢他们吃过饭,直到他一个人回家去。在我们这儿,出嫁女回门后是要在娘家住一晚上的。

第二天刚刚回到家,一进我们的卧室,杨军田就黑着脸问道:“你们说什么了?”

我一愣,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只是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开始收拾着沙发上放的几件衣服。

“你没听见我在问你话吗?你们昨天说什么了?”他加重了语气。

“这也需要向你汇报?”我还是继续着手中的活。

“杨丽花,我在和你说话,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问题?无聊不?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提高了声音。

“你不要忘了,现在你是我媳妇,有事必须向我汇报。”

我白了他一眼,“我还就不给你说,怎么了?”

他两步跨到我跟前,冲着我说道:“好,算你有本事,你不说是吧?”他紧握着拳头,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好像又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只好愤愤地转过身朝门口走去,边走边说:“我去找张晨阳问。”

“你敢!”我厉声喊道。

他止住了脚步,“我怎么不敢?我今天就非要去告诉张晨阳,你杨丽花现在是我的媳妇,让他今后离你远点儿。”

看着他那副不讲道理的样子,我气得咬着牙强忍着怒火。“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我们能说什么,你不嫌丢人现眼啊?”

他迟疑了片刻,摔门而去。

我呆呆地站在沙发前,心里恨恨的,想起张晨阳昨天说的我不会幸福的这句话,一丝悲哀掠过心头。如果杨军田真去找他,让他知道我们才结婚两天就吵架,岂不是被他言中?在他面前,我可怜的那点尊严岂不是全毁了吗?我真想追杨军田回来,可是这样有意思吗?难道要追着他去吵架吗?我的心里更加生气了。

晚上,杨军田回来了,他没有说一句话,走进房子后看都没看我一眼,拉起被子就睡了。我也没有理他,在沙发上睡下了。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