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苦情26

时间:2017-08-26   作者:琼玉 录入:琼玉 文集:苦情 浏览量:596 下载

晶莹赏雪玩性大发   勇国巡视飞来横祸

晶莹怎能忘记那个雪花飞舞的冬季?

大雪铺天盖地地下着,整个矿区如山的煤堆渐渐隐去原来的黛黑色。先是墨黑,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地与天同色,像一副让人充满无限遐想的水墨山水画。天刚亮,晶莹推开门一看,阳光照耀下,整个煤堆仿佛是座银光灿灿的山头,真的是分外妖娆!眼前的亮光直挺挺射向四面八方,试图遮挡人们的目光,但那冷嗖嗖的寒气却提醒了你,这是雪!冰雕玉砌,晶莹透亮!真美啊! 放眼望去,四周的土墙头顶着一顶松软的蛋糕似的帽子,仿佛获得了金冠,高高矗立;高高低低的厂房被雪裹了个严严实实;矿区那弯弯曲曲的小路早已隐藏了踪迹。“唰、唰、唰……”,一阵扫雪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随着扫帚的摆动,地上出现了一条从未有过的干净的土黄色的小路,像一条硕大的毛毛虫在地面上蠕动。路的两旁被扫起的土与雪堆积在一起,仿佛昨夜从宇宙太空坠落的陨石,又仿佛翻滚的乌云垂落在人间。接二连三从房子里走出了勤快的男人,各自手拿一把扫帚,“唰、唰、唰……”,小路唱起了歌,不断延伸,从这间宿舍到那间宿舍,从宿舍到厂房,从厂房到井口,从井口到绞车房……瞬间,矿区地面出现了四通八达的小路,一条条小路如同一条条网络线将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此时,你不得不佩服小路的妙处!不知何时,宿舍的门打开了,厂房的门口站了好多人,饭堂里的风葫芦响了起来,烟囱直直地把浓烟准确地送入天空,“一咕嘟、一咕嘟……”不断喷射。浓烟在天空长牙舞爪,似乎是刚从地狱潜逃的妖魔鬼怪。继而饭堂飘来一股肆虐而诱人的香味,无声无形,在矿区的上空向四周渐渐扩散,入门忍不住多吸几口,心里只期盼着赶紧用餐。孩子们在雪地上兴奋地跑着、跳着、闹着,雪白的小狗不知所措地跟在小主人后边摇着尾巴,傻愣愣地看着。操着不同口音的女人们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似乎在谈论昨夜下雪的情景。

晶莹伸了个懒腰,洗了把脸,就迫不及待地沿着冷飕飕的小路裹紧衣服一路小跑,昨天勇国拉着她的手还有余温,脸上还有那抹不去的笑靥,一想起来,她的心不禁“突突”直跳。她想第一眼看见勇国!昨夜的雪好大,勇国门口的雪掩埋了晶莹半条腿,“咯吱咯吱……”雪地上留下她高高低低的脚印,更确切的说是穿着靴子的脚印。她不禁哑然失笑,为自己的新发现--穿着靴子的脚印。她此时兴致大发,像个小孩似的玩起了雪。两只脚呈外八字步,一脚挨紧一脚,一连串脚印叠加,雪地上很快留下一条清晰的“车辙”。

“懒虫起床!”她一边往里边走一边喊道,一股热气从嘴里呼出来,化成丝丝薄雾,“大懒虫,大懒虫!太阳晒到屁股上了!”

“咦”,推开门,晶莹探进去半个头,屋里怎么没人?她诧异地向四周张望。明明没有人出去,地上没有脚印啊。“吱--木门门轴转动发出的声音。“晶莹!”勇国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晶莹。

“吓死我了!”晶莹笑着直嚷嚷。

宝贝,怎么?想我了?勇国转过晶莹的身子,双臂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着,嘴里的气息迅速融化了刚才还嚷嚷的晶莹。

“谁想你了?”晶莹嘴里不承认,可脸上飞来的一抹红霞暴露了她的小心思。

  “铃铃铃”井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打铃声。他们知道,该上班了。

“我上班去,乖乖地在家呆着。嗯?”勇国很不情愿地放开怀里的晶莹,双眼深情地望着她,眼里满是恳求。

“那好吧。”晶莹撅着嘴答应着,刚见面又要分开,她开始有些讨厌上班了。

勇国利索地换好马靴,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一边走一边回头打招呼:“等着我!”声音在偌大的矿区传得好远好远。

晶莹望着勇国渐渐模糊的背影,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

约莫过了半小时,“快,快”从井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出事了!只见人们齐唰唰地涌向井口,仿佛乌云来临前的蚂蚁一样黑压压地迅速聚集在一起。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迅速凝重起来。晶莹忙跑向井口。人群里外三层挤在一起,看不清里面的人。

“妈x的,疼死我了!”听得出来是勇国撕心裂肺的声音。晶莹努力豁开人群,眼前的景象顿时让她头脑一片空白。她浑身打着颤,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抬起来,抬起来,叫医生!”声音短暂但很有力。

工友们你扶头,我抬脚,他抱身子,数不清有多少手,看不清是谁的手,大家前呼后拥地将勇国抬起,伴着勇国的“哎呀,哎呀,疼死我了!”人群迅速向宿舍移动。晶莹跟本插不上手,只能干着急。

等待医生来后,工友们才长出了一口气。勇国咬着薄削的嘴唇一声不吭,脸色蜡黄,眉头紧锁,看到晶莹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

“疼吗?”晶莹看着勇国那紧皱起来的眉头,关切地问。

“不…………”勇国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晶莹的眼泪唰唰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低头擦眼泪的时,她发现勇国握紧的拳头。“太疼了!要是我能替他多好啊!”

工友们得知消息,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探望。晶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股暖流在心底回荡。

趁工友们嘘寒问暖时,晶莹偷偷溜了出来。她深一脚浅一脚一个人走出矿区,看到不远处有一辆卡车往县城方向开去。

“等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到车前,挥手示意司机停下来。“你跑那么快干吗?”司机从车窗探出头。

“哦。是你!”晶莹喜出望外。国字脸上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还能是谁?这不是建刚哥吗?

“我还以为是谁呢?”建刚哥打开车门。

“我们单位的一个人被石头砸了,我想帮他去买药。”晶莹简单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她和你什么关系?你急什么?”建刚哥有意问道。

“朋友、同学、……”晶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还哄我!”建刚哥笑了笑说,“坐好,我带你去。”

“还好,没有为难我。”晶莹抓好扶手,一心只想着早点买到药减轻勇国的痛苦。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言为心声 对 立冬 的评论
犹恨岁月太匆匆, 转眼不觉又..
冗讯 对 清风 的评论
欲乘清风访明月, 却把歌舞醉..
言为心声 对 打工谣 的评论
打工苦,打工难, 打工之人餐..
致远 对 随笔 的评论
之前对孩子过于严格了,现在上..
言为心声 对 意醉 的评论
经年笔墨未成诗, 我为寻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