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春秋

时间:2017-11-15   作者:木一 录入:木一  浏览量:620 下载 入选文集

    子贡坐着马车来看老师的时候,孔子已经回国五年了。老师老了,这是子贡每天都能感觉到的。老师老了,并不是老师的额头上有了更多的皱纹,头上有了更多雪白的头发,而是一种感觉,子贡感觉得到,那已经慢慢萦绕着老师的衰老的气息。

    这种感觉是从老师回国开始有的,从车马踏进曲阜城门的那一刻起。子贡就感觉到了老师的衰老,忽然而至,毫无征兆的衰老。

    老师从前从没有这样,即便他学而优则仕却被迫离开,即便他奔走呼号却无人听从,即便他受到污蔑甚至嘲讽,即便他困于陈蔡命悬一线,他都没有衰老过,他就像一道光芒,总是乐此不疲地照耀着自己的学生,照耀着这个他如此痛恨也如此深爱的世界。

    但是当他回到自己的故乡,当他的学生学有所成被国君任用,当他自己被尊为国公的时候,他却真的衰老了,从五年前直到今天,这衰老的感觉一天比一天浓烈。

    好在老师还有一本书要修订,还有一部春秋要去写。只有当老师埋头于那厚厚竹简的时候,子贡才可以在他的身上看到那曾经闪耀过的光辉,看到那久违的笑容。

    已经是秋天了,风吹着树叶片片落下,在庭院里积了一层。天气有些冷,子贡掩了掩衣襟,向门内走去,毕竟也已经人到中年,最近也很怕风。记得前些天来的时候,老师忽然对他说“赐啊,我不想再说话了。”他慌了,忙对老师说“老师,你不说话,我们怎么办啊。我们还有什么可以传述的啊。”“老天爷说话吗?老天爷不说话,四季还是四季,天地还是照常运转啊。”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师的眼里,满是悲凉。

    老师坐在桌子前,桌上是很精致的食物。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老师的食物都是礼乐的痕迹,都是那残存在老师身上的,时代的悲歌。但是老师却只是坐着,看着那切得细细的烤肉,还有一罐改了半边盖子盖子的肉酱,一动不动。

    “老师,老师。”子贡轻声呼唤。孔子这才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得意的门生,过了许久,才认出来。子贡看到,那双眼睛已经有些浑浊。这种混浊,四年前老师的结发妻子去世的时候,还没出现。

    那一次,孔鲤为了生母的去世,哭得极其伤心,老师却在门里说着“是谁在哭啊。”大家回答“孔鲤。”老师还对着孔里说道“太过分了,孔鲤。”老师早就休掉了和自己已经没有感情的发妻,但是子贡知道,训斥孔鲤之后,老师也愣了好一会的神。

    老师这种神情的第一次出现还是三年前,孔鲤去世了。已经六十余岁的孔鲤已经不算英年早逝了。但是可悲的是,老师还活着,还要体会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幼年丧父,晚年丧子,这种悲痛,还是毫不留情地全部击中了老师。

    在那之后,老师的眼睛浑浊了很久,就像现在的样子。当老师的眼睛终于重新清澈起来,终于又可以低着头看春秋的时候。颜回去世了,那是子贡见过的,最伤心的老师。

    他记得老师对着天空怒吼,对着上苍咆哮“天亡我也,天亡我也!”他还知道,这是老师真正的愤怒,真正的悲哀。他知道只有颜回真的懂老师,他们这些学生就算得到重用,也没办法实现老师的理想,但是颜回不同,颜回是老师精神的延续,有了颜回,老师的生命就可以延续。但是,老天没让老师实现理想,也把他的生理和精神上的传人在两年之内带走了。

    子贡知道,老师的心,这一次,是真的死了。他忽然想起了老师说子路不得善终的话,脸上不禁漏出了难言的苦涩。

    “老师,节哀,仲由他,死得其所啊。”子贡恨不得狠狠抽自己的耳光,他是怎样的狠心,竟然能说出节哀这样的话,老师的哀痛又怎么能节,老师的血已流干,还有什么方法能使伤口愈合呢。

    “赐啊,子路死了。你知道吧。”老师的语调已经沉了下去。子贡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他是被人看成了肉酱啊。”老师说着,语声里已经没有了悲痛,却让人感觉像是一条干枯的河流,更让人悲伤。“这是上天在诅咒我,诅咒我啊。”孔子还在说。说着说着,那浑浊的眼睛里,终究还是留下了泪。

    “赐,我已经很久没梦见过周公了。”老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子贡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游走列国的外交天才,面对着悲痛欲绝的老师,却连一句话。

    “我说过子路不得善终的话,我希望他警醒啊,我以为我能改变他的命运,可他偏要回去,偏要为人而死啊!”老师终于忍不住,伏在桌案上,放声大哭。

    子贡后来又来过,老师坐在中厅,说着梦见自己坐在两根柱子中间的话,说着自己是殷人,这是殷人的葬礼之类的话。子贡还是没办法劝解老师,一句话也想不起来 。

    子贡出使他国的时候,听传说鲁国捕获了一头异兽,老师说是麒麟。这本也没什么,但是当子贡听到老师的春秋已经不在书写的时候,他知道,老师也要去了。

    他终于走了,离开了那个他深爱,也痛恨的世界,离开了他致君尧舜上的理想,离开了他挽救礼崩乐坏的世界的理想,离开了他挚爱的学生,离开了凄凉悲哀的一生。

    “子贡啊,你是不是已经超越你的老师了,我们大家都这么认为啊。”

    “你能透过院墙看到院子里高大华丽的亭台楼阁,但是,你能跨过日月吗?”子贡这样说。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农夫 对 今夜,借我 的评论
只学一样精,不学百事通,看来..
划船老人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谢谢农夫提醒,一字千金。..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编的真好,有意思,值一赞。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