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南京大屠杀(二十八)

时间:2019-01-04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663 下载 入选文集
     自从12月12日黄昏,由于国军的大撤军,让日本侵略者轻松地占领了南京城,大量的日军涌进中国的首都南京。  
一进城,到了南京的总统府里,朝香宫鸠彦对于日军轻松占领南京城,马上对日本东京陆军总部和天皇他的侄子裕仁发去电报:  
我大日本军队和支那军队经过三天的战斗,终于打败了不堪一击的支那军队,光荣地占领了南京城。  
……  
夜晚了。要到20点了,一个是他部下来说:“阁下,吃饭了。”  
此时,朝香宫鸠彦想到的是:不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势,发出处理中国南京军民的命令,那就是一一杀光在南京城里的所有支那军民,老少不论!  
只要能及时而准确发出屠杀南京军民的指示,他根本就不关心吃饭的问题,也不会让吃饭耽误自己的计划。  
看到此时的稳呆着的朝香宫鸠彦没有答应,  
这个部下就走了。  
过了一会,满脑子都是弄死中国南京军民的强烈渴望的朝香宫鸠彦马上拿出纸,一张看似白净的长脸而内心十分恶毒的他在上面写道:  
绝密  
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从明天起,你必须在南京城里,派出自己的部下对看到的、搜出来的支那军民除掉,全部杀掉,如果是一个小孩和婴儿照杀不误。注意;看后即毁掉。  
写完了这道屠杀命令,他马上又写了同一内容的十多道带有绝密的命令。  
写完了,他才如干了一件重活而如释负重般浑身舒畅起来了,他才让随从把饭菜跟他端来。  
他非常悠闲地、跟平时一样还喝了白兰地(他曾在英国呆过,喜欢白兰地),吃了十多分钟,他心里再次涌起了即刻让日军部队枪杀中国南京军民的巨大冲动。他又气得十分抱憾想道:哎,可惜现在是晚上,只有等明天了。对了,明天我军要举行占领南京城的庆典仪式,在那个时刻,就是设施对下贱的支那军人屠杀的时候。  
明天,你怎么不快点来!  
他叫人特地把中岛师团长喊来。他决定一个个说。过了一会,刚吃过饭的一个非常光润,长条形白净脸的中岛今朝吾来了。  
“亲王阁下。”  
“你坐。”  
然后,中岛今朝吾坐下。  
“这次,我们大日本皇军终于攻占了支那首都南京,正是我们大日本的辉煌。我相信,照这样的气势发展下去,在未来的几个月半年,灭亡支那的宏伟蓝图是一定会现实的!”朝香宫说道。他从心里不想再说没有用的话,而是想把屠杀中国南京军民的恶毒想法当即实现,尽管现在是夜晚了,只有明天才能做。  
“亲王阁下,你说得对。”中岛说。但是他知道阁下叫他来,就是要他着手处理南京城的治安问题,也就是让他把留在南京城里的军民都弄死干净。他说,“我的士兵为了这次攻击中华门,死了几百人都不了。”  
他说到这里。一副为自己部下的死亡非常痛惜的样子,差点要当场把他的蛇眼抛出几滴热泪,他把他白净的像两个老鼠那窄窄的鼻孔的鼻子抽了一下,好像非常的心痛部下似的。  
“我知道,你对你的部下是关爱的,他们为天皇献身是光荣的!”  
“我的部下,在几日的与支那军人的作战中,身心受了极大的伤痛,十分的累又苦,需要有点来安慰他们的身心,这样对他们为天皇征战是很有益处的。”中岛说,一副显得令人怜惜的样子。他极力把他长条形的白净脸对着朝香宫,好像在需要阁下的恩准他去做什么事。  
“我当然明白。从明天起,你将带着你的士兵把南京城里的所有男人、军人、男女老少都弄死杀掉,这是对你部下的最好享受和安慰。”朝香宫鸠彦明白他的意思,用一种好像在南京城里的军民都是需要灭绝的完全是剩余没有用的东西的恶劣口吻说。  
毫无疑问一一一朝香宫鸠彦充满怂恿和致使部下通力杀死中国军民。  
他在说这话时,就直接把他签署的残杀南京军民的命令交到中岛的手里,仿佛再不交到中岛手里,就没有机会了似的。  
中岛一看,就明白了。  
并非常心领神会地、两眼放出无限得意的、也非常清楚朝香宫鸠彦意图的、有一种在心里憋了多年想烂杀别的民族人的野性恶毒来,并拍手赞扬说:  
“我求之不得……”  
获得了日本皇叔的指示,中岛今朝吾赶快跑回他的部队,他马上把他的多个高级指挥官喊来开会。  
他直接说:“明天,就要进行入城庆典仪式,你们做好准备没有?”  
“嗨,师团长。”  
他和朝香宫一样,对庆典的具体信息没有一点关心,他主要关心的是一一一怎样杀死痛宰南京军民,把他在和中国军队的打仗中,所受到的惊吓难受尽情地发泄出来。  
他大嘴又一张:“明天,你们可以随意打死支那人,老少都杀,连婴儿都杀,不用负责!”  
“纳尼(日语:为什么?)”部下都不解地问  
“把支那军民杀绝了,这是灭绝这个劣等民族的必要手段。”中岛满脸自豪大声说,好像嫌部下没有听清似的,好像他才是日本的最优越的天子。  
“哟西。”  
说到这里,中岛想道:我要亲自享受打死支那人的乐趣和韵味。这几天,我和支那军人打了多次仗,心里非常苦涩,不舒服,现在正是我要让支那人来安慰我这非常苦闷的心……  
     第二天,全部的日本高级军官都参加非常隆重的、热闹的进入南京城的入城仪式。  
朝香宫鸠彦和中岛今朝吾骑马走到一起。  
面对走在后面的一长队全副武装、扬威耀武的日军,朝香宫鸠彦仅仅是看了看,他非常淡漠,他想道:与其在那里炫耀,还不如弄死几个支那人。  
他在心里想的同时,就看到前面城里的街边,站有许多的南京平民非常感到新奇的神情在观看日军正在入城的嚣张情景。  
朝香宫就用他鲨鱼般的眼睛瞪了一下。  
过了几十分钟,庆典仪式结束了。  
朝香宫鸠彦立刻对身边的中岛说:“中岛君,快把在街边的看热闹的支那人干掉。”  
处于一个心思、在自豪地非常热衷于观赏日军威武入城气势中的中岛,听朝香宫这样说,好像才想起什么来,马上对他身边的部下喊道:“快,打死下贱的支那人!”  
于是,他部下们就向街边看热闹的南京平民急开枪,顿时,多个中国人被打倒打死,其它人惊慌失色地在街上乱跑,被急忙追过去的如追鸡鸭般的日军打死。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