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六章:农民工的乐观人生

时间:2019-01-06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1528 下载 入选文集

何春光跟队长请了两天假,他想好好陪陪李婷,他们第一天在宾馆里缠绵度过了。今天他带着李婷来到他们真正的住的地方,这是用钢构搭建的简易房,就是这简易房也不能一个人一间房,一个十来个平方的房子内至少要住五六个人,有的一个房间里都住十多个人,除了床就没有什么空间了。

何春光住的房间还算是好的呢!两对夫妻和他共五个人,三张床交叉放着,有两张床是用雨布围着的,而何春光睡的床是那他同屋住着的贺师傅听说李婷要来,特意从工地上捡来的废木板用钉子订在一起,隔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房间里还有一个液化汽罐和一个简易,碗筷和刀具都在一张用废木板搭成的桌子上摆放着,虽然很简陋他们摆放的很整齐,不像别的工棚一样一进屋臭气熏天。

他们在一起住的贺师傅夫妇两人有五十岁左右,贺师傅手艺很巧,房间里的好多用品都是他废物再利用做出来的,贺大嫂也是个非常勤快的一个人,每天下工回来,不论有多么累,总要把屋间打扫一便再休息。同房住着的还一对年轻的夫妻男的贺国强二十一岁,女子徐梅才二十岁,别看他们年轻,他们也是工地上的老人了,他们在这一个工地上已经干三年了,比何春光还早来一年,他们结婚早十六岁就结婚了,当年徐梅就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儿子,他们都是农村人,儿子刚半岁就交给家里的婆婆来代养,他们小两口就来工地打工了。

李婷听了何春光给她介绍他工友的情况时,她的眼睛变模糊了,她感到自己跟他们比自己还是幸运儿,她还有何春光疼着,没有像他们这一样住着简陋的房子,干着超负荷体力劳动。她至少还能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家宽广的席梦思床上,看看电视,听听音乐,不用站在高温40多度的太阳下暴晒。

李婷还在沉思着,何春光喊道:“来吧!这就是咱们的住处了”。

李婷迟疑了一下说:“你们就这样住”。

何春光很自然的说:“对啊!我们一直都这样住,我不比他们来的晚几天吗?别的房间都住满小了,我就跟他们挤这一个房间了,我们这个屋里的人都很好,由其那个贺大嫂特别勤快,有时我们没有时间,我们的衣服她都帮我们洗,这房间都是她来收拾”。

李婷没有再说什么,她掉头跑到外面四处看看,在用铁皮隔着的对面工地上,农民工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有一个工人在五六层高的楼上,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在钢管搭起的架子上走来走去,如果一脚踏空将就是粉身碎骨,他在上面自由自在的走着,让在下面看着的人都为他捏一把汗。

李婷再看其工棚是什么景相,有一个女工人正在自来水管前洗澡,她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裤已经全部用水湿透了紧贴在身上,上身就一戴着一个胸罩光着膀子,她不时的往身上泼水。从她的体征来看,她大概就三四十岁的样子,她在洗澡不远处就有两个男工人在树下玩牌,他们各人做着各人的事情,谁也不关注谁。在他们居住的工棚另一侧用铁皮搭成的两个简易厕所,女厕所铁皮上面用黑漆写个女字,男厕所什么标志都没有,男女厕所上面都没有封顶,站在不外处正在施工的楼上,一眼就能看到两个厕所里面的全貌。就在这时一个女工人大大方方的走进厕所里去方便,不远处的工地楼上几个男人正往这个方向看呢!而走进厕所的女子跟本不问这些,她还是大大方方的毫无遮拦的宽衣方便。

何春光见李婷掉头跑了出去,认为她不能适应这住处呢!他也跟着跑了出来,看见李婷站在工棚前四处看着,像是在寻找什么,又只是到处看,他猜不透李婷要干什么,何春光没有打扰她,他只是在门口默默的看着她。

何春光见李婷在阳光下傻站着,于是他喊道:“婷婷,你在找什么呢!在太阳下太热了,你还是来屋里来吧!”。

李婷对他说:“我没有找什么就是想看看你们工作的地方”。

何春光不解的说:“这工地有什么好看的,快进屋来吧!”。

李婷在何春光的再三催促下,这才回到工棚里。这个工地上的老板对工人还算得上仁慈的,工棚里虽然住得人多一点,但每个房间里还给装上了一个空调,劳动了一天晚上能在空调屋里安稳得睡上一夜。

何春光对李婷说:“咱们还是住宾馆吧!住一个低档一点的也比这里强,这里条件太艰苦了”。

李婷往床上一坐,对何春光说:“今天我就住这里了,你都能住,我什么不能住”。

她欣赏着何春光的床部,“这贺师傅的手艺就是不错,用废料做出来的像一个小房子,还装个门呢!”,李婷夸着贺师傅的手艺。

何春光补充道:“那是,贺师傅是我们这里的最有名气的木工师傅,贺师傅的手艺在他老家还小有名气呢!”。

何春光和李婷正聊天,这时徐梅和贺国强回来了,贺国强是泥工,他只负责工地上的砌墙的活,徐梅跟他打个下手,搬个砖,拎个灰等干一些杂活;贺师傅是木工,负责支模板,贺大嫂也是跟着他干个零活;何春光在这个工地上是钢筋工,他主要负责折钢筋。

何春光见徐梅和贺国强回来了,忙问:“徐梅你们今天下班这么早”。

徐梅埋怨道:“吊机又坏了,砖吊不上去,我们再上面也是等着,干不成活”,她和贺国强砌砖是包工计算的,每砌一块砖给三角钱,所以徐梅埋怨吊机坏了。

徐梅接着说:“贺师傅他们估计也干不成,我们刚下来时,看见他们的木料还在下面方着呢!”。

“哎!春光哥,这是嫂子吧!你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徐梅埋怨何春光说道。

何春光连忙说道:“忘了…忘了…忘了跟你们介绍一下了,这是我媳妇李婷,婷婷,这两位就是我刚才跟你说得贺国强夫妇”。

徐梅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一个女孩,由于天天在工地上劳动,她的皮肤被太阳暴晒得有些发黑,但也挡不住她年轻的美。她向前就对李婷说:“嫂子,你真漂亮,怪不得春光把你天天藏在家,我叫徐梅,那是我丈夫贺国强。哎!我光跟你说话衣服都忘了换了,你等一会我换个衣服咱们再聊”。

她快速得钻进用雨布围起来的床上换衣服,贺国强端着洗脸盆到外面打洗脸水。不一会儿,徐梅就换好了衣服钻出了雨布围账,当她出来时,把李婷吓一跳,她完全像变了一个人,除了脸上还留有一点泥巴没有洗掉外,她活生生的就是一个美少女,短裙配着高根鞋,披着白色的轻纱,像一只白天鹅从雨围帐里钻了出来。

这时贺国强也打来了洗脸水,催促她道:“快洗洗脸吧!给你的洗面奶……”。

徐梅通过简单的洗漱,又拿出她的化妆盒,自己快速的整一下容,另一个徐梅展现在了李婷的面前,单从徐梅的着装和打扮上来看,你什么也想不到她就是一个整日在工地上滚打的农民工,她的打扮比这个大城市里的女孩打扮的还漂亮。

李婷正看得发呆,徐梅突然蹦到她面前,说道:“李婷姐,看我这样打扮漂亮不”。

李婷还没有回答,贺师傅夫妇从工地上回来了,还没有进门就听见他说:“谁又有里面臭美呢!”。

徐梅不高兴的对他说:“贺叔,我这叫美丽,咋叫臭美”。

贺师傅一进门就看见李婷在床上坐着,忙说道:“这就是何春光的媳妇吧!长得真漂亮,春光经常跟我们说起你,你还是个大学生,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个文化人,你以前就叫我老贺、贺师傅都可以”,老贺是个爽快人,一进门就认出了李婷,不用别人介绍自己就介绍完了。

她又喊着门外的贺大嫂,“老伴,快过来,看谁来了”。

贺大嫂刚进房间,老贺连忙介绍道:“老伴,这就是何春光的媳妇李媳”。

老贺的媳妇也连忙跟李婷问好:“弟妹,你来了,小何天天盼着你,今天终于把你盼来了......”。

徐梅按耐不住了,打断她的话说:“婷婷姐,吃过午饭要不咱们逛街去吧”。

李婷爽快的答应了,“那好啊!贺大嫂下午你也去呗!我还真是第一次来杭州呢!”。

这时贺国强说话了,“要我说下午咱们都不上工,咱们都去逛街去”。

老贺第一个赞同,“国强提的这个建议好,反正下午都没有事,大家一起出去转转多热闹,我来杭州都一年多了,我还没有去过西湖转过呢!下午咱们就逛西湖怎么样”。

大家都表示赞同,贺大嫂连忙说:“我这就做饭去,吃过饭咱们就出发”,李婷要给她帮忙,她说什么也不让李婷下手。

今天中午贺大嫂做的是鸡蛋面,他们为了吃饭能节省一点钱,他们几个结合在一起做饭吃,他们在一起干任何事情都是按人实行AA制,平常都是贺大嫂负责做饭,徐梅帮助打个下手,老贺负责采购,他到菜市场像寻宝似的,每次回来都能淘到一些好东西,每天花不多钱还能吃到新花样。贺国强和何春光他们两个也就是帮忙洗涮一下,打扫个卫生,干个杂活等,他们谁干了多一点少一点都没有什么怨言。

正直放暑假,游西湖的人还真不少,何春光他们虽然在杭州已经打工两三年了,但他们每天除了工地就是工棚两点一线的生活着,他们很少有像今天这样专程出来游玩过。

他们三个家庭,三对夫妻,三对恋人,在一起游览西湖,他们欣赏着西湖的美景,享受着快乐的人生,听着李婷跟他们讲许仙与白娘子的爱情传奇,他们对白娘子千年寻夫爱戴有佳,对法海拆婚毁缘恨之入骨,他们殊不知白娘子是蛇妖,法海才是人,而他们爱戴和憎恨并非人和妖,他们爱戴的是正义,憎恨的是邪恶。纯朴的中国劳动人民对爱和恨是不分人和妖,正义的妖他们一样爱戴,邪恶的人他们也一样憎恨,这就是中国劳动人民的纯朴所在,他们只认公理,不认人,爱与恨是不分性别、国家、地域、种族和肤色,只有正义与邪恶之分,这就是中国人的本色,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包容之心。

他们奔跑着,狂呼着,欢笑着,打闹着,他们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在这个社会上他们的物质生活获得的并不多,但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是充实的,他们热爱生活,他们笑颜是灿烂的,他们的笑声是纯真浪漫的,他们进情欢笑,他们自由的奔跑,在他们心里明天的阳光永远是最灿烂的。

徐梅跑到断桥上对着西湖高声喊着,“西湖我来了”。

徐梅又拉着李婷,让她对着西湖也喊一声,李婷有些害羞的喊不出来,她又给李婷示范了一遍,李婷还是不愿喊出来,徐梅这时急了,“婷婷,这里的人除了咱们几个都不认知咱们,喊一声谁问谁,高声喊出来特别爽快,对了,你有不愉快的事吗?喊出来马上就好”。

李婷疑惑的问:“不开心的事,喊出来真的马上就能好”。

徐梅点点头,“真的…可灵了,我那天不开心了,我就找个空旷的地方,大声的喊,喊到我累得喊不动了,我的心情也就好了,要不你也试试”。

李婷对着西湖喊道:“陈……”,刚喊一个字下面就没有声音了。

徐梅在一旁鼓励道:“很好,喊出来就舒服了”。

这时李婷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放开嗓门的喊道:“陈豪…我恨你”,她一连喊了十几遍,她的眼睛里还蹦出了两滴眼泪。

在一旁站着的徐梅关心的问道:“婷婷姐,你没有事吧!怎么还哭了呢!”。

李婷赶紧擦一下眼泪,辩解道:“我…我没有事,就是喊的声音太大了挤出来的的眼泪,徐梅,你说的这个方法真的挺好用的,我的心情真的好多了”。

她们继续沿着西湖漫步,徐梅好奇的问李婷道:“婷婷姐,你刚才喊的那个陈豪是谁,他对你做什么了,你这么恨他”。

李婷边走边对徐梅说:“这个我告诉你也没有什么,他就是我的前男友,但被我甩了”。

徐梅更不解了,“姐…你把人家甩了,你还恨人家……”。

李婷开心的笑了一下,“对啊!就是我把他甩了,但我就是恨他,恨他无能。好了,不说他了,有时间我好好的再跟你讲。看…那有船,咱们划船去吧!”。

李婷对着西湖大喊了几声,把多日沉积的心疾展示在阳光之下,此刻她的心情真的清爽了许多,她的笑声也比过去清脆了。

她对在后面聊天的何春光、贺国强他们喊道:“春光、国强你们快点,这边有船,咱们划船去吧!”。

何春光他们追上她们,徐梅已经跳到了船上,老贺夫妇怕晕船,在岸上看着他们划船。何春光和李婷一个船,贺国家和徐梅一个船,两对夫妻,两对恋人,驾着轻盈的小船向湖中心划去。

李婷用手画着湖水,轻盈的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那清脆的歌声在西湖的上空荡扬,徐梅也随之唱了起来,他们随着歌声的飘扬,像是又回到了童年。他们天真烂漫的笑着,时不时拨起那清凉的湖水向对方泼去。他们忘记了工地上的炎热与酷暑,他们忘记了心酸与忧愁,他们忘记了仇恨与冷酷,他们只为此刻的欢乐而大笑,他们只为膝下的温馨而陶醉,他们沉醉于欢乐与幸福之中。

老贺夫妇在岸看他们玩的那么开心,他们岸上欣赏了一会风景,就在老贺的带领下到菜市场寻宝去了。西湖的美景再秀丽,他们也只能偶尔偷窥一下,他们最多的时间还是为了生计奔波。

作者简介:笔名:冰川河南商丘人,诗人、小说家。现写作诗歌三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四季之歌》荣获省环保诗词大赛二等奖,著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彩礼》等十余部。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