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南京大屠杀(二十九)

时间:2019-01-17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614 下载
    过了十多分钟,朝香宫鸠彦看到在街边的所有中国南京平民被打死了,才心满意足地和中岛今朝吾走了。刚才,他看到南京平民在惊恐中如兔子般急跑,眼看着就要跑过日军的视线,朝香宫鸠彦脸都气青了,他担心这些南京平民一眨眼就  跑没有了而急得直跺脚,心都悬在嗓子眼上。他一阵发急,害怕南京平民跑没了,这样,日军就不能把他们全杀掉,结果或直到中岛来向他汇报,看热闹的南京平民一个不剩地被打死了,朝香宫鸠彦才一颗心落到肚皮里,一会,他发青着急的两个颧骨突出的苹果形脸红润起来。  
走了一会,朝香宫想起什么,他在心里想道:现在的时间很宝贵,浪费哪怕一秒,都会让城里的所有支那人苟活下去,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马上站住,对走在身旁的、如一条狗非常乖好的中岛说:“中岛君,”他不直接喊他的官阶,“马上,带上你部队去南京城里的每一间平房每一栋楼,记住:任何在南京城里的每一个微小的角落都不放过,把你们看到、搜到的支那的  
男女老少都抓起来处死,就是一个婴儿也要杀死。”  
“阁下,我会谨遵你的意思办事。”中岛说,非常恭谦地在朝香宫面前鞠了一弓。  
“拜托了!”朝香宫鸠彦把他如鲨鱼般的嘴巴一张:“对,你一定要杀光所有的支那人,婴儿都杀。”他几乎又交代一番,仿佛担心中岛忘了或不彻底地执行屠杀南京军民的大事。  
“哟西。”  
然后,他看到中岛已经领命而去,似乎又想起什么喊道:“回来,中岛君!”好像他跟他情如兄弟。  
“什么事?”  
“我说的话只能你知道。”  
“哟西。”  
……  
     晚上了,中岛今朝吾在白天把他一个师团的如厉鬼的鬼子都对着南京城放出去了,如撒大网般一个不漏地把南京城搞得天翻地覆,把他们看到的、搜到的每一个南京军民如从地底抠出来般一个不留地枪杀。  
归来后的中岛一脸津津有味、眉飞色舞地向朝香宫鸠彦一双眼睛放光,一个壮实的身子几乎对着朝香宫前倾心满意足讲述道,可是他刚要讲,朝香宫鸠彦早就没有耐性,先开口:  
”怎么样,你把支那人弄死了吗?”朝香宫迫不及待地问,他把他如  
铁石的白净的苹果形的尖脸抬起。  
“我们把五百多个支那警察押到长江边上,用轻重机枪打死。”  
“哦,这是胜利的荣耀。”朝香宫说,一听到这个消息令他非常提气。他把他苹果形的、因听到这个消息尖脸就放亮、身子往上一挺,把他戴有因严寒的冬天太冷的白手套的双手振奋地一拍,就马上听中岛狂妄的又说,他还注意到中岛 对于屠杀中国军民有杀不够的感觉,还没有在中国军民身上干完美。  
“我还,”中岛还带表演的得意的不得了的神情,眉毛一挑,两眼发亮,红晕的大嘴一翻继续讲述,“亲自上去,用机枪打死了几十个警察。”中岛马上把他长马脸一杨,眉毛飞舞炫耀道,十分舒爽地、津津有味地诉说:  
当我看到站在眼面的多个一脸太邋遢的警察脸,胸部,身着破烂的黑警服里的棉絮打出血来,我就浑身热血沸腾,“他说到这里,长马脸被房里面的灯光照得十分豪迈得意的发亮,他两只鲨鱼的眼睛放出冷寒的凶光,仿佛此时处在屠杀  现场。  
……
     听到了他讲述,朝香宫听得眉飞色舞,时不时还用右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阁下,你怎么不上去参加杀支那人?”中岛今朝吾有点不解地问。  
“我是天皇的皇叔,要显得文明,”朝香宫假假惺惺地说。他在心里想道:要是我是一个士兵,我会第一个弄死更多的支那人的。  
中岛听了说:“阁下,你就只管对我发布命令吧,毁灭支那人的事由我十六师团全干。”  
“哟西!”  
中岛在朝香宫面前表现的乖好的样子,一副对阁下言听计从的模样,他知道在自己面前的阁下是日本天皇裕仁的叔叔。攀附他对自己将来的前程有更大的好处。  
……  
      第二天,就是12月14日。是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部下的,  
第九联队第三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和同一联队的少尉野田毅带着自己一百多名鬼子,从南京城的一些街上的房楼的住家,把藏在那里的,在撤军时丢弃自己枪的、以及因为没有过成江到江北去的很多国军只好返回城里躲起来的国军很多 官兵从空的家里搜出来有近三两百人。  
在他俩的命令下,三百人被押到一个被炸烂的房子边的大地坝上。  
看到这么多中国国军战俘,向井明敏就如看到这么多无人管的鸡鸭一样,就恨不得自己像一只猎狗向他们飞扑上去,就像蝙蝠一样,把双脚踏在他们的头,背上,把他们的肉肆无忌惮是撕咬,  
但是,他马上想到他和野田毅在来南京的路上,路过杭州的一个山村,进行的一个杀人的砍头比赛还没有见分晓,他记住:他俩分别砍死了56和55个中国男人,野田毅比他多砍死了一个中国人,他当时就更不服气,决心在攻占了南京城 后,两人再拿中国军人战俘和平民男人的头来决胜负。这事过了近一个月,他还耿耿于怀。什么他妈的杀了支那人内疚,抱歉,滚他们蛋,我就是要杀掉干掉劣等的支那人,他们为什么拥有这么大的土地,丰富的资源,我们日本为什么 这些都匮乏。嗯,就是上面不喊杀光下贱的支那人,把他们灭种,我也要这么干的。想到这里或在这样的思绪下  ,向井顿时在心里涌起一股勐杀中国军人战俘的巨大冲劲,他到现在心里都忍受不了,为什么野田超过他就比他多杀一个支那战俘,他觉得自己的面子在自己部下因中国战俘丢尽了,他当时就感到脸上无光,就像一个在赌桌上的赌徒,不  
能容忍自己输了,这是没有面子的事。  
此时,向井把他光润的长团脸就对站在那边和两个部下说话的野田毅喊道:  
“野田君,过来!”  
野田过来了。  
“你一定还记得你我在那场斩杀支那人的比赛中,你领先了我。”  
“不就比你多杀一个支那人吗?”  
“你以为你就获得了那瓶葡萄酒吗?”向井说,把他依然非常光润的长团脸昂起来,用两只“永不服输”的猎狗眼睛瞅着野田,就像盯着赌桌上的钱。  
“这样,我们两个从56个支那人开始,谁杀到了一百个支那军人,谁领先,谁就赢。”野田无所谓说,反正都是拿支那军人练习砍杀比赛,又不是拿他自己,他的利益和家人。他一脸的高傲而豪迈得不得了!  
“为了那瓶红葡萄酒,我赢定了。”向井把他脸一扬,如一个志在必得的狂徒嚷嚷道。  
“我也不会客气相让的。”野田不客气地把他嘴一翘,慨然应承。  
“我一定会多砍杀支那人的!”向井把他眼瞪了那些中国军人。  
“快,各拿60个支那军人分为两排。”野田朗声喊道。  
“哟西!”  
几分钟内,各有60个中国军人战俘被十多个鬼子押过来,分别站成两排。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安徽站长招 的评论
我原担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